第47章 陈白,心思恐怖如斯!

眼瞅着女娲就要发怒,通天心中叹了口气。

紧咬牙关不放,过了许久才硬生生挤出两个字来:“赌了!”

本座就不信了,难不成女娲随便一掌还能将本座送走。

想完这些,通天张开双手,闭上了双眸。

这一系列动作,硬是让女娲都看的脑瓜子嗡嗡的。

“哼,以为这样,本宫就能够原谅你吗?不可能的!”

女娲圣人冷喝一声,右手往后弯曲,一掌蓄力。

随着蓄力,连女娲都因为太专注于通天教主,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玉手飞速红了起来。

细细看去,上面还不断冒着恐怖的热浪!

可惜女娲正专注于通天有没有解除剑气,而通天也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闭上了双眼。

“喝!”

爆闪,消失!

出现,啪的一声,右手击出,一掌猛的一声响,硬生生拍在了通天的胸口之上。

“咳咳咳。”

通天倒飞出去上千里的距离,身形才缓缓倒在巨石上面,连声咳嗽缓缓站了起来。

抬手擦去嘴角的那抹鲜血,通天脸色猛的一变,胸口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灼烧之感!

“嘶!”

通天原本想要强忍着疼痛站起来,但没想到疼得龇牙咧嘴了,还是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

女娲见状心中也是有些慌了:自己只是想打他一掌出出气,圣人不可能这么不禁打吧?

通天心中却是十分清楚:自己真是倒霉透了,女娲这一掌刚好打在元始天尊之前打的地方了。。。

当时因为忙着救女娲,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疗伤;然后女娲醒后又一直追着自己满地图的杀。

女娲这一掌当真是牵动了自己大战时所受的伤势,而且当通天低头望去时。

刚刚那一掌竟然烧焦了自己的长袍,隐约间还能看到里面的皮肉也被烧焦了、、、

“女娲师妹,你相信本座,真的、、、”通天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经朝后跌去。

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通天!”

女娲这时哪里还纠结那些,几个闪身出现在了通天的面前。

看着通天无奈道:“怎么可能会这样呢?我这一掌甚至都收了几分力。”

此时通天哪里还有力气回答女娲的话,只是在迷迷糊糊中说了句:“带我,去、去找陈、陈白。”

那个爱睡觉的徒弟?

女娲十分不解的看着通天教主,但是目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可是,你这小世界让本宫怎么出去啊?!”

“通天!你要是没死,就赶紧把这小世界给解除掉!”女娲疯狂的摇晃着通天。

被这么疯狂摇晃,通天还真就醒过来了一会儿的时间,趁机解除了小世界。

女娲抱着通天教主,再次出现在了碧游宫的大殿之内。

神识一释放,很快便感知到了门外静静等待的陈白和云霄仙子。

随即,玉手一晃将门口的禁制破除,又是隔空一握,将陈白直接带到了身前。

云霄仙子小脸一慌,后脚赶紧跟了上来。

陈白俊脸一愣,这是干啥呢?

“见过女娲师伯。”

“别废话了,赶紧过来,你师父让本宫带他来找你。”

“赶紧看看你师父的伤势吧。”

陈白听到女娲的话之后,瞳孔猛的一缩:“师父怎么会伤成这样?堂堂圣人呐!”

【卧槽,这不就是你打的嘛,现在又让小爷救他,你在玩啥呢?】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小爷还能不知道胸口这掌是你打的吗?九阳三仙草。】

听着陈白的话,女娲微微皱起了眉头,没好气道:“还在那废话,如今得先治好他!”

“你有没有办法救你师父?”

陈白正想说有办法,但是转头一想又不对。

【我不能暴露自己是大佬的事实。】

【而且我师父这一掌可不能白挨了。】

【师父,且看徒弟怎么给你讨要一点利息回来吧。】

心中想着,陈白英俊阳刚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老大爷般的猥琐笑容。

负手叹了口气:“没救了,找个地埋了吧。”

云霄:!!!

女娲:?!!!

“埋了吧?通天可是你师父,你竟然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语!”

云霄看着女娲满脸怒火,那想要揍死陈白的咬牙切齿模样。

连忙上前挡在了中间,开口训斥着陈白:“白猪,你在说什么胡话!别开玩笑了,你肯定有办法。”

闻言,陈白拍了拍云霄的香肩,负手走到了女娲的面前。

一副忸怩的模样:“其实吧,女娲娘娘还请别怪啊,弟子的确有个办法可以救治师父。”

“但这个办法需要女娲娘娘的帮助;而女娲娘娘乃是堂堂天道圣人,陈白不敢有所冒犯。”

“直说。”虽然女娲心中突然有些不好的感觉,但为了救这个无耻之徒,也是只能先听听看了。

陈白一听,脸上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看着身前的云霄仙子,轻声说道:“师姐,我有些是要跟女娲娘娘说,你先回碧清宫等我吧。”

云霄只是不冷不淡的点了点头,出于对陈白的信任,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娘娘有所不知,其实为了救你,师父给你服下了一株药草,名为九阳三仙草。”

“此药的药性太强,娘娘将其炼化之后,体内的炎热无法完全操控。”

“不出所料的话,娘娘那袭长裙估计就是被体内自发释放的炎火焚烧殆尽。”

“以至于造成了后面与师父的一系列误会;而师父所受伤势正是娘娘失手所致。”

。。。

嗯。

听着陈白这有些瞎扯,却又好像句句在理的话语,女娲圣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回想昏迷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似乎又真的与陈白所说相差不大。

但是陈白明明被通天设下的禁制锁在门外,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若真只是靠细节推理的话,这小子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在心思方面,当真恐怖如斯!

“本宫怎知你所说的真假。”

女娲心中虽然震惊无比,但毕竟是圣人,又怎么会如此简单就听信了陈白一人之言。

陈白只是儒雅一笑,微微眯眼:“不信的话,娘娘可将真气运入手掌,一试便知真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