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通天领悟的道理。

陈白听着通天的惨叫声,只能双手合十。

【师父啊师父,弟子也是为了你日后的幸福生活;吃点眼前的苦,别怪别怪啊!】

云霄看着陈白的模样,细细思考了一下之后,模仿着陈白双手合十为师父祈祷的样子。

碧游宫内。

通天找机会从身下挣脱之后,慌乱的运转真气,连忙开辟出一个小世界。

一个闪身跳入了其中;见状,暴怒中的女娲也是连忙披上掉落在地的长袍,紧随其后。

“女娲师妹,你听本座解释呀!”

“这事情真的就只是一个误会、一个乌龙事件呀!”通天大喊着,脚踩剑云飞快往前面飞去。

“你放屁!通天你这厮当真无耻,本宫好心助你,你竟然做出这、这种事情来。”

女娲越说越气,小脸越讲越红;手上的攻势更是越说越凌厉起来。

有好几次,若不是通天有护体剑气,估计就真的被女娲给打落在地了。

但是通天也知道这次的联盟本就来之不易,何况自己这次也没理争辩,毕竟把人家洪荒第一美人给看了、、、

还是圣人;通天自知理亏,所以被女娲打几次也并没有什么不悦。

“女娲这也不像打本座几下就能消气的模样呀,必须想办法解释清楚。”

通天低声呢喃着,心中突然有了个计划。

伴随着心意一动,女娲的四面八方瞬间凸起无数道石墙,直接将其困在了里面。

女娲前进的身形随之停下,一时间被困在了里面。

轰!咔嚓!

砰砰砰!

通天嘴角一笑,刚想要向女娲解释;那巨大的石墙却是伴随着轰隆声,寸寸碎裂开来。

“什么情况?这可是本座开辟的小世界,为什么被女娲一下子轰碎了石墙。”

通天一脸迷茫的神情,十分懵逼;他根本不知道暴怒的女人有多么可怕、、、、、、

女娲没有丝毫停留,一双玉手直直朝着通天教主抓去!

“石墙,起!”

可惜通天教主这一举动根本没有什么用,那厚达百丈的石墙,到了女娲手中就如同豆腐一般。

女娲娇喝一声,玉手弯曲成拳。

随着满天扬尘,通天教主只看到石墙之上出现了一个小洞。

随后女娲身披青色长袍的身影已经来到了通天教主眼前。

通天教主瞳孔之中,女娲的双拳不断放大!随后只听到哎呦一声。

通天教主左手捂着眼睛,疼得连皱眉头。

无奈又好气的看着女娲:“女娲师妹啊,事情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呀!”

“哪样?你知道本宫心中想的是什么样?”

。。。

这。通天听着女娲的话,霎时间不知道该要如何回答了。

刚到嘴边的话也硬生生憋了回去。

“没有没有,只是本座真的只是替你疗伤而已呀!一时情急,还请师妹消消气。”

“生气?本宫没有生气呀?本宫为什么要生气,本宫谢谢你全家还来不及呢。”

听着这话。

通天额头上已经布满了黑线,心中无语万分:还能不能聊了?!

“这真的只是一个乌龙,一个误会呀!”通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重复着那句相信我。

显得是那么的苍白和无力、、、、、、

“嗯,乌龙,误会。”

看着平淡点头的女娲;不知为何,通天的心里却是更加惊慌起来。

这跟方才那个暴怒的女娲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通天的恐慌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女娲接下来的一番话。

“嗯,你该说的也都说完了,本宫可以接着杀你了么?”

女娲说着,还冲通天眨了眨眼,递了递眼眸。

还未从这巨大的落差之中醒悟过来,通天只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凉意。

连忙反身一掌打去!

“呵呵,无耻之徒,还不是朝着本宫动手了。”

。。。

通天至此,明白了一件事情:不要试图跟女人讲道理,即便是理智、超脱凡俗的圣人、、、、、、

女圣人要是发狂起来,比普通的女人更加要命啊!!!

可惜通天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晚了;女娲一掌掌不断朝着自己袭来,排山倒海、摧枯拉朽!

“女娲师妹,你究竟要本座如何做,才能够相信本座啊!”

一时间内,身为截教教主,堂堂三清之一的上清圣人:通天教主也只有狼狈至极的模样。

被女娲不断狂轰滥炸,满地图的被追杀。。。

女娲听着通天的话语,秀眉微微皱起:“都说了本宫没生气,你就不能安静的挨打吗?”

行行行!本座站着让你打,让你出气总行了吧!

通天心中一阵咆哮,做足了心里安慰之后,总算是停在了女娲面前。

看着突然停下的通天教主,女娲娘娘反而有些愣住了。

“通天,你想干嘛?”

通天闻言,惨然一笑:“本座还能干嘛,你不相信本座,本座只能让你站着打,消消气了。”

“不过你下手轻点啊,本座也怕疼呀。”

听着通天的话,女娲属实楞在原地有几秒钟。

不过很快,嘴角上扬微微一笑:“那你就承受本宫的善意吧。”

女娲说完,嗖的一声消失在了原地,一掌拍向通天的胸口处。

啪!砰!biubiu!

女娲脸色小变,玉手竟是停留在了通天教主胸口两三公分外的空中。

虽说只有两三公分的距离,但却偏偏无法再进一丝一毫。

无奈之下,女娲也只能选择往后退去。

贝齿紧咬,一字一句道:“通天!你,果真还是那个无!耻!之徒!”

“这就是你所说的,站着让本宫打?!”

通天满头黑线:本座今天是造了什么孽,触了什么因果呀;还怎么就就无耻之上再添无耻了。。。

嗯?不对!

女娲也是圣人,若她真想杀本座的话,又怎么可能破不开本座的护体剑气。

更何况事到如今,她都只是以掌攻击;并未拿出任何法宝。

莫不是,女娲当真只是想宣泄心中怒气,并没有斩杀本座的想法?

通天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了。

但是就这么解除护体剑气的话,本座就真有可能成为第一个石榴裙下死的圣人了。。。

主要是本座真的什么都没干呀!最多就是瞅到了几眼春色、、、、、、

通天一时间也有些犯难起来,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解除护体剑气。

眼瞅着女娲好不容易平静的表面,又开始有了继续怒火,似乎很快又要火山爆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