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外援果然是她呀!

通天看着四圣从四面八方赶来,手中的青萍剑斩向了元始天尊手中的三宝玉如意。

元始天尊只感觉四周在一瞬间,竟被滔天的剑气所封锁了。

连忙举起了手中的三宝玉如意,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五彩祥云!

在其绽放光芒的一刻,竟是直接搅碎了通天斩出的剑气,和布置在元始天尊身旁的剑意。

通天脸上却是也没有感到多少意外,毕竟元始也是六大圣人之一;更何况自己还得应对其余三圣。

哪有压着元始天尊打的本事、、、、、、

元始天尊身边的太上老子和准提道人还有接引道人,不知何时已经闯入了诛仙剑阵当中。

通天的目的很明确:自己必须将元始天尊阻拦在剑阵之外!

一旦四圣全部进入剑阵当中,以四圣合手之力,诛仙剑阵必然会被破。

若是到那时,自己的队友还没有赶来的话;自己真就要以身殉道了!

通天心中计划着,手中长剑一横,一斩。

瞬间掀起一阵恐怖的罡风,剑刃绵延数万里,如排山倒海一般朝着元始天尊而去。

“该死!”

元始天尊刚刚飞身跃起,想要趁着三宝玉如意的威势,一口气突破通天教主的阻拦,闯入剑阵之中。

但这时,他低骂一声,身形连忙往后暴退了数千里的距离。

只见那恐怖绝伦、举世无双的剑气,散发着青色的光芒仿佛将混沌撕裂开来。

“通天,你还真是越发胆小了,竟然连阵都不敢让我闯。”

元始天尊气急反笑,脸上的神情颇显狰狞面目。

通天闻言,却是噗呲一笑;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元始啊元始,你还以为本座跟以前一样傻吗?”

“本座可没有不让你闯阵,只是你自己进不去罢了。”

“本座也没想到堂堂三清之一的圣人,竟然连闯诛仙剑阵的资格都没有呢,是本座考虑不周了。”

尼玛!放你娘的狗屁!

元始天尊只感觉一股怒火直冲心脏,连忙运转真气压了下去。

“通天!你这简直是目无兄长,越发的巧舌如簧了!”

一时之间,元始天尊竟是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反驳通天教主,憋了半天又是将目无兄长拿出来说事。

他却不知通天因为听多了陈白的心声,脸皮早就变得厚了起来。

哪里还是以前那个老实的通天大男孩呀,现在的通天早已在陈白潜移默化的影响下,说是狐狸也不为过。

所以,如今的通天哪里还会顾及元始是自己的兄长呢。

如果说在紫霄宫割袍断义之时还有一丝奢望的话。

那么在元始联合西方秃驴逼迫自己的截教时,在如今带着三圣人,来诛杀自己的时候。

通天心中早已经对往日三清的情分化作死灰、、、、、、

“哼,紫霄宫前早已割袍断义,我通天何来兄长。”

“你元始天尊若是有本事的话,就从本座手中强闯入阵吧。”

元始天尊听着通天教主毫无感情的话语。

心中忍不住怒骂道:该死!通天这是吃了炸药吗?怎么会如此暴躁!

等到本座从他手中突破进去,太上和西方二圣恐怕早已负伤;届时还能否破阵都会成为未知数!

不过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唯有与通天一战!希望太上师兄他们可以撑住吧!

元始想到这里,也不再多说废话;浑身的气势在顷刻间暴涨起来。

滔天的杀气和圣力令这片混沌空间不断颤动。

“豁,这就恼羞成怒了吗?不愧是你元始天尊呀。”

通天不屑一笑道,眼中却是深藏着几分凝重:妈的,再不赶过来,是想给本座收尸吗?!

不消片刻,元始天尊手持三宝玉如意已经冲着诛仙剑阵之内而去!

见状,通天教主连忙舞剑而上,身旁有着无数剑气环绕。

轰的一声炸响,元始天尊便已经和通天教主激烈的缠斗在了一起。

绚烂却炸裂的法术,在两人之间你来我往,无数次的爆炸响彻这片混沌、、、、、、

与此同时,在四圣以及通天进入混沌的地方。

一名红唇性感、身材妖娆却又带着几分圣洁的红衣女子,正半蹲在地上。

美眸之中满是好奇的打量着身下的一个面容俊俏,身材修长的男子、、、

偶尔间,似乎还有人类熟睡时才会响起的打鼾声在耳中余音绕梁。

这时端正站在美艳红衣女子身旁的仙子却是轻声开口道:

“娘娘,这人我认得;这不是通天教主身旁的那名小小随从吗?”

仙子又是俏皮的摸了摸后脑勺,似乎在回忆什么,突然惊喜道:“对了!他好像是叫陈白吧!”

不过仙子心中却是有些疑问:这男子虽然模样有些俊俏,但是娘娘也不至于这么认真的看了一天吧?!

美艳的红衣女子却是撇了一眼仙子,仿佛一眼看出了其心思。

美艳的唇角微微上扬:“你懂什么,本宫是见其石板上的这些花花草草十分好奇。”

“有些仙草,竟是连本宫都未曾见过,还有许多也是洪荒罕见之圣药!”

美艳绝伦的红衣女子说着,好奇的打量起陈白来:“莫不是这花花草草与陈白有联系?”

嘴上说着,心中更是想起了通天之前带来的那什么绿茶,心中不免越发好奇起来。

这睡在地上的俊俏男子正是,通天教主让其在这等待救援的陈白、、、、、、

“啊!舒服!”

就在说话的仙子仔细打量着陈白的时候,陈白却是从石板上坐了起来,十分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卧槽!”

陈白这时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身边竟然坐着两个美丽女子。

主要是,这两人,陈白都认识!!!

正是三十三重天上,娲皇宫的主人:女娲圣人!还有她身边的侍从仙子:彩衣!

【卧槽!难怪我说梦里怎么会有两个美女一直陪在身旁,原来是真有两个绝世美女蹲在旁边看自己睡觉。。。】

【不对呀,洪荒不记年月,如今距离师父进入混沌大战四位圣人都已经有半年时间了。】

【为什么师父说的队友还没来呀?】

难道?

陈白有些惊讶的想着,目光放到了女娲娘娘的身上;却是刚好看到女娲娘娘看着自己露出一抹笑容。

虽说只是淡淡一笑,但是配上女娲那洪荒堪称第一的颜值;即便是咸鱼的陈白。

一时间也是有些看迷了心、、、、、、

“咳咳咳,弟子陈白见过女娲师伯。”

陈白回过神来,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连忙起身见礼。

“想必师伯就。。。”

话还没说完,女娲娘娘却是嘴角微微一勾,打断了陈白的话:

“这石板上的稀有花草,你可认识?”

呃。。。

陈白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顶他个肺啊,光顾着睡觉,都忘记把这些奖励收入系统空间了,完了呀!女娲不会发现了我的不普通吧!】

“啊?这难道不是野花野草吗?女娲师伯莫不是有些独到看法?”

“师伯有所不知,师尊因为四圣上门找事,如今以进入混沌半年之久。”

“弟子等待许久之后,看见这块石头好像不凡,花花草草甚是好看,便是在这里睡觉、修炼。”

听着陈白的话,女娲心中暗暗揣摩着:莫不是真与这块巨石有关?料想通天身旁一小小弟子也没有那能耐吧。

罢了,先将这些花花草草带回娲皇宫,日后再做研究。

如今要事是去支援通天。

想到这里,女娲也是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本宫对这些花花草草颇有兴趣,不如就让本宫带走可好?”

听着,陈白也是开口一笑:“有何不可,这花草属于世间万物,人人可得之,弟子定然没有意见。”

“这些花草能被女娲师伯看重,倒不失为是它们的福气。”

“哈哈,你这小弟子倒是颇会说话,难怪通天如此看重你呢。”女娲圣人也是女人,听到陈白夸自己,也是开心的笑了笑。

将花草收入囊中后,女娲这才再次看向陈白:“不知你师尊是从何处进入混沌?”

陈白闻言,心中了然。

【看来,女娲果然就是师父找来的外援呀,那日的混沌绿茶也算没有白费。】

陈白也不敢有所耽搁,连忙伸手指向了空中的一个方向。

毕竟通天已经进入混沌半年之久,身为他的徒弟,陈白多少还是对其有些担心。

通天虽然得了自己不少好处,有了圣人后期的修为;但毕竟是以一人之力独战四大圣人!

女娲自然也是看出来陈白的焦急,在得到方向之后,不再耽搁,吩咐完彩衣之后。

秀手一挥,一股红光乍然蹦现;直接将天空中撕扯出了一道口子,里面甚至不时闪烁各色光芒,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女娲也不再耽搁,玉脚微微用力一蹬地面,化作一道圣光飞入了裂缝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