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落荒而逃,通天生气

随着通天教主嘴中的数字喊到二的时候。

恐怖的剑意横扫四方,一股强烈的威压扫过整座金鳌岛。

太上老子一时之间也是老脸通红,他当真没想到如今的通天竟然如此果断……

可是通天教主却是没有管太上老子的想法。

只是剑眉微蹙,嘴角微微张开:“三。”

噌噌噌!唰!唰!

当通天教主喊道三时,一阵劲风猛的席卷而过,千万把剑影朝着太上老子围去。

见状,太上老子哪里还敢大意,见通天已经动真格的架势。

老脸之上满是凝重,手中的拂尘猛的一甩,有如那数千万钢针一般。

每次都将剑影击碎……

“通天,你真是越发无礼!竟然真的敢对为兄出手!”

太上老子怒喝一声,一边抵挡漫天无穷的剑影,一边怒斥着通天教主。

通天却是冷喝一声,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你早已不是本座的兄长,既然你还不离开,本座就不客气了!”

听着通天教主的声音,太上老子脸色一狠:“也罢也罢,就让老夫来看看你通天本事多强。”

“呵呵呵,那你就给本座睁大眼睛看好了!”

通天教主连声冷笑,手中青萍剑不断飞舞。

只听闻嗖嗖嗖几声响起,四柄长剑,裹挟着滔天杀气从通天教主身后飞出!

陈白站在远处,也是看着云霄问道:“这就是师父最强的诛仙四剑和诛仙剑阵吗?”

只见云霄点了点头,俏脸有些沉重的看着通天:“没错,没想到师父竟然直接摆出了诛仙剑阵。”

闻言,陈白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看着玄都调侃道:“玄都师兄啊,看来你这次在劫难逃咯。”

玄都此时哪里还管陈白的调侃,心中的希望早已在通天摆出剑阵的时候,就破碎了、、、、、、

他可不觉得自己师父,会为了自己硬闯传说中的诛仙剑阵。

即便自己是他唯一的关门弟子、、、、、、

太上老子看着一言不合就摆出诛仙剑阵的通天教主,自己的一张老脸唰的一下就黑了。

通天,你特么简直不讲武德!

此时。

通天教主手握青萍剑,站在空中,脚下悬浮着四大杀剑:绝仙、陷仙、戮仙、诛仙四剑!

恐怖的剑意几乎凝成实质,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笼罩与天地之间,隔绝了金鳌岛外的世间万物!

陈白远远望着,也是不由得心惊:

【这就是圣人之力吗?!恐怖至极!现在的通天哪里还有以往跟自己的嬉皮笑脸;如今的他,就仿佛惊天剑帝一般!】

【正经的师父,还别说;真特么的霸气!】

太上老子,此时心中满是怒火;但即便是他,一时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凝眸看着玄都那期盼的小眼神,太上老子毅然的回过头去。

心中默默叹气:徒儿啊,真不是为师不救你。

而是如今的通天已经与从前判若两人,没了那份鲁莽冲动,反而多了分狡黠!

这诛仙剑阵号称非四圣不可破,这并不是毫无来由的,为师今日当真不敢硬闯了。

唉!

太上老子心中想着,容颜仿佛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岁。

挥手将浑身威压收回,负手无奈的看着通天教主。

“通天啊通天,你真的变了;也罢也罢,老夫今日也不想与你刀兵相见。”

“还望你看在玄都是你师侄的份上,不要太过为难他。”

太上老子无奈的说着,只留下一个苍老的背影,转身默默离开、、、、、、

“哟,你师父怎么一看到这四把剑就直接跑路了?难道不要你这爱徒了吗?”

陈白盯着转身离开的太上老子,回过头来看着满脸死灰的玄都嘲讽道。

。。。

【得,你还在小爷面前装高冷;看小爷到时怎么教你做人!】

【我得去找个奇葩点的元神,让你明白什么叫捡肥皂的痛苦。】

此时通天正目送着太上老子离开,嘴上呢喃道:“我淦!这太上怎么越老越怂了!”

“本座还想拿他练练手,试试自己到达圣人大圆满的实力如何呢!”

此时他也听到了陈白心中的想法,嘴角一抽,也只能选择为玄都默哀。

虽然通天不知道捡肥皂是何意思,但是他知道,陈白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想法!

不过,好在陈白也听不到通天的心声;不然通天估计又得被陈白吐槽一波:装啥呀,你直接摆出诛仙剑阵,谁敢跟你单挑!

此时,通天心中虽然想着,但是脸上依旧带着威严之色,大手一挥,一股圣光笼罩了所有受伤的截教弟子。

“师尊威武,感谢师尊!”

“师尊威武!与世无双!”

“、、、、、、”

所有弟子在通天圣人之力的治愈下,很快也是恢复了生龙活虎,纷纷大喊起来。

这时通天却是冷喝一声,一股威严之感倾泻而出,作用在截教众多弟子上面。

冰冷的声音响彻整座金鳌岛:“放肆!尔等是已经不将为师的话放在心里了吗?!”

“本座之前特意九响金钟,是如何吩咐你们的?”

“赶紧给本座回去闭关!非本座召集,擅自出关者,休怪本座不留情面,直接将其逐出截教!”

通天怒吼着说完,待一炷香之后;才挥手散去威压,令截教众弟子纷纷腿软的回家。

陈白看着通天教主的做法,也不由得暗暗点头称赞。

【唉,截教实力强的弟子都还在闭关,出来凑热闹的反倒是实力不强、天赋不足的外门弟子。】

就在陈白心中想着的时候,通天已经闪身到了云霄和陈白面前。

不曾回头看一眼,只是淡淡说了一声:“跟我进来。”

待到陈白和云霄还有玄都进入碧游宫之后,通天也是后脚走了进去,同时右手一挥,关上了大门、设下了禁制、、、、、、

洪荒大地,金鳌岛外。

太上老子黑着脸从金鳌岛出来之后,心中也是越想越气;自己这一遭可谓是丢尽了脸面。

“老夫要是弃下玄都的话,恐怕当真在洪荒大地没了往日威严,老夫还是得想想办法。”

太上老子站在原地,回头望着金鳌岛,口中冷哼一声:”好你个通天,老夫今日算是看清你了。”

太上圣人殊不知,如今的他已经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通天教主的身上。

这么一想,太上老子越发觉得自己所作所为就是替天行道、惩恶扬善一般、、、、、、

“罢了,看来老夫只能去找他们商量一番了;通天啊通天,这可是你逼着老夫这么做的。”

“就休要怪老夫无情了,希望老夫回来之时,我徒儿平安无事。”

“否则休怪老夫将你截教这群湿生卵化之徒送去陪葬!”

默默念叨完,太上老子化作一道圣光,朝着那远方高耸入云的昆仑山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