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剑拔弩张,争锋相对!

太上老子听着通天教主的话,微微蹙眉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许久,太上老子才紧盯着通天教主,缓缓开口说道:

“通天,今日老夫非要与你讨论这些事情,老夫只想向你要一个人。”

“今日你若将玄都交与老夫,老夫可以将你们谋杀玄都一事当作未曾发生。”

通天教主听着太上老子的话,心中有些啼笑皆非。

让太上老子等了一会儿的时间,通天才笑着说道:“太上圣人,你怎么变得如此天真了呢。”

“第一,你弟子玄都受伤与本座弟子有何干系,本座弟子中有几个是你堂堂人教大弟子的对手?”

“第二,本座已经说过了,如今你我立场不同;你已经站在本座的对立面了,本座何必成你之美?”

“第三,你大弟子追杀本座弟子一事,本座都还没有找你要个交代,如今你却反打伤本座这么多弟子,擅闯金鳌岛!”

。。。

通天教主步步紧逼,一连串的质问竟是让狡猾如狐狸的太上老子都不知从何说起。

太上老子紧皱着眉头,心中满是疑问:这不应该呀,通天从前那么的老实,话都不怎么会说,可如今、、、

此时站在大门口的陈白,身为把通天教主变得老阴的原凶;此时正调侃着玄都,不时将囚神笼扔到天上。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太上低估了通天教主罢了,通天好歹也是六大圣人之一。

以前只是通天愿意听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子的话,如今他们勾结西方秃驴针对自己。

通天也不是傻逼!!!

太上老子皱眉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之后才憋出来一句话语:“说了这么久,那你到底是愿不愿意放人?”

听着太上老子洪亮的声音,即便是陈白都站在下面噗呲一笑。

看着笼子里的玄都元神,有些好笑道:“玄都师兄,你说你师父这话问的傻不傻?”

“难道你们师徒二人一向都是这么自信的吗?”

陈白嘴角带着笑容,屈指一弹,玄都的元神只感觉脑袋上直冒金星,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小子!你简直太过分了!士可杀不可辱,吾乃准圣后期的大能,岂容你一区区太乙玄仙如此羞辱!”

玄都元神跌坐在地上,满心怒火的死死盯着陈白吼道。

只可惜,他碰到的是陈白这个大魔王,陈白压根就不吃他这一套、、、、、、

陈白只是冷笑一声,冷眼看着玄都传音道:“不知是谁在肉身被毁时,吓得跪地求饶?”

“你!你你!”

玄都看着陈白嘴角的嘲讽,连说了几个你你你,却是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若非这是元神,玄都恐怕又会被陈白给气的再吐几口精血、、、

说到这里,玄都也只好冷哼一声闭上了嘴巴;他可不想再自己找气受了。

见玄都闭上了那张臭嘴,陈白也无心再去逗弄他。

三人纷纷将目光放到了通天和太上所在的空中。

【师父这次要是真将玄都交还给太上老子的话;这截教,小爷也就没必要呆了。】

【如今交出玄都的话,即便太上现在假和平,但后面只会和元始联手更狠。】

【玄都和太上老子可都是睚眦必报的人喔。】

嗯。

通天站在空中,回头望了一眼站在原地看向自己的陈白;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

陈白这波分析不无道理,即便本座将玄都交还于他;后续只会换来他们对截教更疯狂是报复!

陈白你小子放一万个心,为师早已不是从前的冤大头,再不会做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傻事了!

当然,陈白是听不到通天教主这波心理活动的。

不过通天运转修为的洪亮声音很快传遍了整座金鳌岛:

“太上啊太上,你还是如此自信;可惜本座是不会将玄都交还给你的。”

“他追杀本座弟子的这笔账,本座若是不算,何以面对如此之多的截教弟子!”

“技不如人,被本座弟子反杀;只能说你这个当师父的没教好。”

“如今却大摇大摆跑到本座这里要人;当真可笑,你可还记得你也是个圣人?!”

太上老子听着通天教主这一番话,一张老脸胀得通红,就像那个猴子屁股一般。

太上老子心中怒吼着:淦他娘的,通天这厮竟然还运转修为喊,简直不将老夫放在眼里!

心有所想,嘴必漏风。

太上老子气急败坏之下,也不再维持自己慈祥宁泰的人设。

一道金光闪过,恐怖的圣人威压直接覆盖了整座金鳌岛!

霎时间,截教众多吃瓜的弟子都因为无法承受这股压力而跪倒在地。

有些修为较低的,更是直接被碾压到嘴角带血,整个人直接昏迷在地!

陈白感受着这恐怖的威压,也是连忙带着云霄和玄都,一起退到了碧游宫内。

【呼~淦他娘的,事实证明,吃瓜也得有实力,不然容易殃及池鱼……】

陈白心中想着,脸上带着怒气一巴掌拍在玄都的小脑袋上面。

愠怒道:“格老子的,你们师徒俩都这么阴的吗?一言不合就动手!”

玄都的元神被陈白这么一扇,早已接近消失不见,虚弱的躺在笼子里,哪有气力回答。

陈白有些气急败坏的说着,刚刚明明在安静吃瓜;太上老子突然释放出遮盖天地的恐怖威压。

即便是陈白有挂,但是面对圣人突然的出手,也是感觉体内五脏六腑移位了一般。

喉中一股腥甜涌上嘴中……这才导致陈白狠狠扇了玄都一下……

云霄倒是要比陈白好上一点,毕竟自身修为已经到达了准圣初期,身体强度也要比大罗金仙时,强上不知多少。

看着已经快要消失的玄都,云霄连忙挽住了陈白抬起的手。

柔声细语的劝解着:“别打了,要是把他灵魂打散了,可就不好向师父交代了。”

陈白笑了笑:“师姐放心,看师父的所作所为,估计他恨不得让我解决这老小子。”

云霄闻言,也是朝着空中看去。

只见通天教主站在太上老子对面,一股恐怖的剑意释放而出,与其威压相抵消。

截教众弟子只感觉身上一轻,刚刚压迫着自己的那千万重山的重量早已消失不见。

通天这才凝眸回望太上老子:“太上道友,莫不是真想与本座切磋一番?”

“你身为圣人,竟拿本座弟子出气!”

“本座也不想再与你多说废话,三个数离开金鳌岛。”

“三个数内若还留在金鳌岛境内,休怪本座手中长剑不认人。”

通天说着,青萍剑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天翻地覆,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剑意冲霄、覆盖万里!

“一。”

“通天!你当真要不死不休吗?!”

“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