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太上前来金鳌岛,质问!

通天教主听着陈白的话,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了一抹笑容。

陈白这小子是真的阴呀,明明本座是和他一起听到玄都追杀云霄的消息,如今却是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哈哈哈,本座就喜欢这么聪明的弟子!

看着通天望向自己的目光,陈白也是回以一个你懂的眼神。

【没办法,只有截教变得越来越好,小爷我才能咸鱼的更加舒服!】

通天自然也听到了陈白的心声,不过也并没有说什么;只要这小子心向截教就行了。

“哦?原来是这样吗?这事情到的确是挺重要啊。”

通天强忍着心中的笑意,一脸威严的开口问道:“我玄都师侄在哪里呀?赶紧让本座看看。”

看着通天教主的模样,陈白也是心中一笑:

【没想到师父还是一个老演员了,这演技拿小金人都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呀。】

陈白自然也不会拆穿通天,连忙一脸悲哀的看向云霄,难过道:“师姐赶紧把玄都师兄拿出来。”

“让师父看看还有没有拯救的余地。”

陈白说着,还顺便向云霄眨了眨眼睛;云霄也从懵懂中一下子醒悟了过来。

美艳的容颜上也是浮现出一抹悲伤的神色:“师父,玄都师兄就在我这手里面。”

说着,云霄微微张开了双手,将玄都大法师那几乎透明了的元神向通天教主直接扔了过去、、、、、、

通天看着朝自己飞过来的小人,嘴角勾勒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整个人的身体往前一倾。

伸出的右手径直错过了玄都的元神,因为一个没接住,玄都直直的朝着地上摔了下去。

“哎呦!”

听着玄都一声惨叫,通天连忙又回身连忙说道:“玄都师侄啊,都是师伯不好,最近老头晕。”

“哎呦!手、手!我的手啊!”

听着声音,通天连声问道:“啊?手?手怎么了?”

通天边说,边站在原地转身,只听到玄都的惨叫不断回荡在碧游宫中。

陈白和云霄也是相视一眼,两人讪笑:没想到师父竟然这么会啊!

通天看着陈白和云霄两人的模样,基本也是将其心里所想猜到了个八九不离十。

直到玄都的元神几乎已经消失不见,通天才将玄都握在掌心,扶了起来。

心中有些不好意思的想着:难道是跟陈白相处久了?本座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哎,原本身为圣人的本座,是不应该如此行事的,太降本座的身份和格调了。

但是!你既然相对本座弟子出手,那本座的身份就先是一个师父,其次才是这天道圣人!

通天心中正想着,玄都却是开口求饶:“师伯,我真的知道错了,可不可以将我的元神交由我师父呀?”

“哼,原本是应该做的,但是本座听说你对本座离开三清有很大的意见呀?”

“辱骂师伯,难道是你这个师侄应该做的事情吗?”

。。。

通天教主一连串的说着,玄都那几乎看不见的脸,唰的一下通红了起来。

想了半天,玄都竟是没有找到一句可以反驳通天的话语、、、、、、

通天教主也是不由得在心中庆幸道:可能这就是跟陈白呆久了的好处吧,以前本座就是太老实,才被元始和太上两人当作软柿子捏!

心中正想着,通天从袖中掏出了一个掌心大的金色笼子,小巧精致。

大手一挥,通天直接将玄都放到了里面。

紧接着又是开口说道:“云霄,陈白;这囚神笼就交给你俩保管了,一定要照顾好你们玄都师兄。”

说完,通天直接就将囚神笼隔空递到了陈白的手中。

细心打量着这小巧精致的造工,陈白不由得好奇这笼子是什么等阶的法宝。

通天却是轻声一笑:“别想了,这不是什么好法宝,平常十分鸡肋,只能囚禁元神。”

陈白听着通天教主的解释,俊俏的脸颊唰的一下就黑了:

【卧槽,师父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会知道我想什么?我还以为得到什么好宝贝了,没想到是个辣鸡东东。】

通天听着,心中笑着:嘿嘿,你不知道的是,本座还真就能听到你的心声,不过请把那什么蛔虫去掉。

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词!

砰砰砰!

心中想着,外面却是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通天的脸上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有客人来了,你们两个照顾好你们玄都师兄,为师出去接客、、、”

“咳咳咳,为师出去处理一下。”通天说完,连忙逃也似的冲出了碧游宫。

直接飞到了远处的金鳌岛的上空,只留下碧游宫内还在发懵的三人、、、、、、

看着对面身穿华丽道袍的老者,通天教主微微一笑:“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太上圣人有何要事?”

“如此野蛮的打伤本座弟子,闯入本座的金鳌岛;岂非是太过无礼了一点?”

老者正是暴怒之下,从八景宫一路闯到这里的太上老子。

只见他冷哼一声:“废话少说,通天你知道老夫是来干嘛的。”

“赶紧将老夫的徒弟放了,兄弟一场,老夫不想与你刀兵相见。”

太上老子说着,通天却是苍凉的笑了笑,

“哈哈哈,真是莫大的笑话呀;你还知道本座与你兄弟一场?那你为何与元始联合,非要争对本座?!”

“啊?!本座问你,你为何要与元始一起逼迫本座?!真就当我通天傻不溜秋的好欺负吗?!”

通天说着,仿佛是说到了痛心处,整个人的情绪越发激动、愤怒起来,更多的却是苍凉。

陈白和云霄站在碧游宫大门外,陈白叹了口气看向云霄:

“师父虽然冲动了点,但是个重情的人,看来师父还没真正从割袍断义的悲伤中走出来呀。”

听着陈白的话,云霄也是脸上带着一抹心酸的神色:“哎,师父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为了截教。”

“不然师父又何至于与其余两清撕破脸面、、、、、、”

此时太上老子却是冷哼一声:“老夫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老夫只是就事论事。”

“你截教弟子皆是湿生卵化、披毛戴角之辈,弟子人数也是三教之中最多的,你应该送些弟子上榜!”

“老夫一向都是就事论事,不论对你还是对元始,老夫都从未有偏袒之意。”

哈哈哈!哈哈!

通天听着太上老子生硬的解释,抬头狂笑了数声。

随后看着太上老子,面容冰冷了下来:“太上啊太上,收起你的虚伪吧,本座的坚定不会变。”

“退一万步讲,即便你没有偏袒;但是本座早已向洪荒宣布退出三清!”

太上老子闻言,脸上的怒火却是越发强烈:“混账!就是因为你退出三清,你知不知道如今有多少老家伙,已经蠢蠢欲动了!”

通天却是摇了摇头:“那些老家伙,即便是三清联手也只能勉强制衡,想要镇压,只能靠天道那位出手。”

“那种事情不是如今的你我该管的,现在需要处理的是封神量劫。”

“如今的你我之间,没有是非对错,有的只是立场不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