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圣人围攻陈白

张晋中听到陈白的话连忙反应了过来,头贴在地上根本不敢抬起来。

陈白见状冷笑一声,心中暗道这壶中仙倒是真有些本事啊。

谁能够想到这人还是上午站在陈白面前嚣张不已,不可一世的张家老祖,圣人张晋中呢。

张晋中心中那叫一个后悔啊,早知道结局这么惨,他还不如跟陈白死战到底的。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即便是圣人,即便是掌握时间的圣人!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一切都是惘然!

“你低着个头作甚,你若是还不说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到九黎壶去了。”

陈白面色不悦的开口说道,随后转身看向了远处的方向。

“陈白爷爷,我估计对面来的三位圣人应该是陆家、欧阳家、叶家的三位老祖。”

听到这话,陈白点了点头。

再次开口问道:“那这三人实力比起你的话如何呢。”

张晋中心中感慨,陈白这么问估计是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想法呀!

恐怕他是想要将这三位老祖尽数灭杀!

想到这里,张晋中再次惊叹起陈白的身份和实力,即便是他熟悉的洪荒圣人。

元始天尊和那两个光头也不敢说能以一人之力战三圣!

此时没有时间给他瞎想,看到陈白脸色不悦,他连忙开口说道。

“陆家老祖乃是陆明阳,实力的话与我不相上下;欧阳家老祖是欧阳末心,实力较我要强上几分。”

“至于那叶家老祖乃是叶醒,他为人处事向来孤傲,我也不太清楚他的实力。”

“不过混沌域外一直有个传闻说他曾经与你们洪荒圣人的老大太上老子较量过。”

“二人激斗数十年都未能分出胜负,最后不了了之。”

听着张晋中的话,陈白开口呢喃着:“陆明阳,欧阳末心,叶醒!”

陈白也有些惊讶,自己倒是一直没有跟太上老子交过手;不过太上老子无疑是洪荒圣人中让人最难以琢磨的一个。

若是真的打起来的话,太上老子绝对是一个要比元始天尊更为恐怖的对手。

这叶家老祖竟然跟太上老子一架打了数十年而且是未分胜负的结局,想来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了。

“那你们这混沌域外势力,你们究竟有多少圣人,有多少一流家族。”

陈白再次开口问道,他对于这混沌域外势力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一进来就忙着寻找五行本源,所以对域外势力根本没有什么了解。

“一流家族有六家,而每一个一流家族都有着至少一位圣人。”

“这一流家族分别是叶家、欧阳家、陆家、刘家、柳家、还有张家。”

陈白刚想开口问,不过张晋中就先开口了:“小的方才都是按排名说的。”

陈白点了点头:“那你们这一流家族后面还有没有幕后主使?”

听到这话,张晋中脸色大变直接猛地磕头长磕不起。

“求陈白爷爷别问这个!”

陈白一双眼睛闪烁着精光,脑中不断的分析着张晋中的话。

这么害怕?似乎比壶中仙更让他害怕。

陈白心中清楚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不过通过这张晋中的各种反应。

恐怕这一流家族的后面还隐藏着一尊庞然大物!

不过究竟是什么东西,陈白如今也不得而知。

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一个势力组织......

“行了,你回去吧。”陈白感受着数万里外的三大家族已经动作了起来。

直接将张晋中收到了九黎壶当中,随后自顾自的拿出酒壶喝了口小酒。

不消一会儿的时间,废墟城头猛烈的晃动了起来,一道道流光颜色各异,就像是流星群一般朝着自己砸了过来。

见状,陈白冷笑一声,然后转身看向了远处的方向。

“我还以为你们要躲一辈子呢,终于是来了。”

陈白轻笑一声,长枪插入城墙立在他的身边,他缓缓的站了起来。

一个翻身起跳站了起来。

目光扫视而过,前面站着三人,他们三人的后面都分别站着五十到一百人不等。

“陆明阳,欧阳末心,叶醒?”

陈白哈哈一笑看着脸色阴沉的众人:“怎么了,本座应该没有叫错吧?”

“来就来嘛,还每个人带着十多个大罗金仙、两三个准圣和三四十个太乙金仙。”

“怎么,这难道是把你们家族的中流砥柱全带过来啦?”陈白声音突然冷了下去。

手腕一翻直接拔出了长枪指过几人:“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们域外人都是哑巴吗?”

这时一个六十多岁模样的老者,华发鬓白手杵拐杖走了出来:“张晋中去哪了?你又是什么人?”

“你是陆明阳吧?”

陈白冷笑一声嘲讽道:“怎么,你们在万里外驻营这么久,竟然没有探查到一点消息?”

陆明阳脸色难看,他们当然有探查过;可是方圆万里无一生灵,只知道这张家城一半掉入虚空一半被大阵覆盖。

他们往哪里去探查呢......

“张晋中本座杀了,张家,本座灭了;你们有意见吗?”陈白见三人哑口无言的模样。

索性直接开口告知他们真相,即便是那中年模样的叶醒也因为陈白这话有些惊讶的看了过来。

陆明阳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你一人能够灭张家满门?”

“你是谁找来的替罪羊,若是不想死的话你就将罪魁祸首的下落告知我们,老夫还能留你一个全尸。”

陈白笑了笑,手腕一推将长枪指向了陆明阳,杀机直接将其锁定。

“你这人废话真多,你不知道一个句话叫反派永远死于话多吗?”

“本座乃是洪荒圣人陈白,因张晋中绑我师叔和徒弟并杀害,所以本座灭其满门。”

“你们谁若不服,便尽管放马过来!”

陈白说到这里,一甩长枪背负在身,枪意横卷四方。

“我陈白一人一枪,全部接下。”

陈白的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结合其散发出的强烈杀气和惊天枪意。

陆明阳这才收回来眼神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看向了陈白,刚才陈白望向他的那股杀意就让他心乱。

随后他连忙对身旁的欧阳末心与叶醒开口提醒道:“此人恐怕真是谋害张家的罪魁祸首,不简单啊。”

“我们小心为上。”

欧阳末心闻言狞笑一声:“派队人马出去试试水不就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