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通天的好奇,太上暴怒

“陈白!这、这地上的难道是玄都吗?”

云霄震惊的张着小嘴,总感觉自己说出来的话,自己都有那么些不敢相信……

刚刚不知为何,自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当中。

云霄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也不知道玄都是如何死的;短短时间内,磕完药的玄都竟然已经成为了一具无头尸、、、、、、

陈白嘴角一扯:“师姐,我也没有发现是什么情况;刚刚赶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会不会,是师父见师姐形势不利,所以在暗中出手了?”

陈白手捏下巴,装出一副思考的模样认真和云霄说着。

闻言,云霄撅着小嘴,苦苦思索了一番之后,也只能相信了陈白的观点。

这让陈白重重的出了口气:

【幸好没被师姐发现端倪,不然当不了咸鱼的话可就完了呀!】

“师父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反正刚刚出手的一瞬间就用混沌伞遮盖了气息,师父应该不会怀疑我的。”

陈白轻声说着,却是不知道通天教主如今正站在自己头顶的云后面,一脸迷惑。

嗯?

通天看着场上的情况,不由得轻咦了一下:什么情况?怎么刚刚那股强大的力量转瞬消逝了?

满是凝重的想着,通天刚刚看着云霄被困幻境的时候,正想出手收拾玄都。

但是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却是霸道的遮住了通天的双目和感知!

一开始,通天还以为是其余几大圣人插手,但是后面通天才发觉这股力量虽然十分霸道。

但也只是因为来的突然,而自己又没有防备;但其还远远没有达到圣人的实力。

可如今玄都已经倒在地上,其元神被云霄抓在手里,乃是不争的事实。

通天教主虽然还没有搞清具体什么情况,但好在结果是好的、、、、、、

低头看去,云霄随手一挥甩出一点火星,直接在玄都的尸身上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直至燃成灰烬,云霄才看向了陈白,嘴角微微上扬,伸手挽上了陈白的手:“师弟,我们回去吧。”

“嗯嗯好的。”陈白微微点头答道,目光却是放到了云霄小手上的玄都元神。

此时玄都元神被云霄紧紧握在手中,满是皱纹的脸上早已布满了泪水。

“呜呜,你、你们真的是杀、杀人诛心呐!竟让老夫亲眼看着肉身化为齑粉!!!”

陈白直接屈起食指,砰的一声弹在了玄都元神的脑袋上面。

玄都惨叫一声,险些是直接昏迷了过去;元神本就虚弱,如今被陈白这么一弹,更是几近透明。

“师姐,这货我们该怎么处置呢?”

陈白朝云霄努了努嘴,两人皆是看向了玄都的元神;玄都这次学聪明了,果断闭上嘴,尖着耳朵偷听。

原本玄都还想说是陈白杀了自己;但是现在的陈白在他的眼里已经太过恐怖,现在可不敢得罪这魔王!

云霄听着陈白磁性的声音,低头思考了一下后:“算了,还是将他交给师父处理吧。”

“毕竟他是人教大弟子,先回去问问师父怎么处理吧。”

看着云霄一本正经的模样,陈白也是点了点头;两人前后朝着碧游宫而去。

至于被抓在手里的玄都,如今闭上了眼睛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样,发疯的在心底祈祷太上早点来救自己。

通天看着云霄与陈白两人的动作,开口笑了笑,化作一道圣光朝着碧游宫而去、、、、、、

洪荒大地的另一个方向,首阳山上!

八景宫中!

一老者身穿华丽道袍,端坐于蒲团之上,手中法术持续施出,身前那巨大的炼丹炉飞快旋转起来。

突然砰的一下,老者手猛的一声往下抖了一下,火候瞬间就没能控制住。

丹炉内传来轰隆隆的巨大声响。

一旁的童子连忙走上前问道:“老子先生,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这老者正是首阳山,八景宫的主人;三清之一的太清圣人,太上老子!

太上老子原本还是一副慈祥宁泰的模样,当抬手掐指一算之时,手中的拂尘砰的一声掉落在地。

双目有些凝重,口中呢喃道:“究竟是谁,竟敢杀害本座弟子!”

截教,通天!

太上老子掐指一算之后,目光之中满是怒火:“通天,本座原本只想让你签订封神榜,却奈何你执意找死!”

说完,太上老子便是化作一道圣光,直接冲出了八景宫的大殿,飞向了远处。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童子站在原地:“什么情况?还从未见过老子先生如此动怒。”

与此同时,就在太上老子离开首阳山的时候。

通天教主也已经前脚赶到了碧游宫,端坐于大殿之上,静静等待着有缘人的到来。

云霄身为准圣,脚程也并不是很慢;一手提着陈白,一手紧握着玄都的元神。

没一会儿的时间,也是来到了碧游宫大门前。

“师父,弟子云霄有要事拜见。”

通天闻言,淡淡咳嗽了两声:“进来吧。”

随后大手一挥,两扇大门随之而开。

见状,陈白连忙从云霄手中跑了出来,大步朝着碧游宫内走去。

“弟子陈白,见过我伟大的师父大人。”

陈白弯腰见礼,朝着通天教主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

通天也是十分受用,微微一笑点头示意;但是很快那么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不知何去何从、、、、、、

【师父呦师父,弟子与你才数日不见,您那笑容又是猥琐了几分呀。】

放肆!简直无礼又无理!

通天心中一阵暴喝:本座一向都是以阳刚英俊的人设出现在洪荒大地,怎么到你这里就是猥琐老头了!!!

真的是无理!而且你对为师如此想法,更是无礼!

呼~本座要冷静,这小子就是心中想法难听了一点,但的确是可造之材!

本座创立截教的初心就是有教无类;冷静!

通天嘴角僵硬了许久,终于是将心中想要一掌拍死陈白的想法给压了下去。

同时也是开口问道:“云霄,不知你们是有何要事需要来找为师?”

“你们三姐妹,不是去巩固护教大阵了吗?”

【你还知道问啊?我还以为你是老年痴呆了,才让我们站在这里看你当面瘫这么久呢。】

操!!!

本座手中的长剑越发饥渴难耐了!陈白你不要逼为师动手啊!能用嘴解决的事情,别逼为师用手!

陈白却是不知道通天已经经历了如此之多的心理活动,只是认真的盯着通天教主:

“师父,师姐今日出去巩固大阵,恰巧碰到了人教大弟子玄都大法师。”

“然后师姐又刚好听到了玄都大法师不断辱骂您,气不过下,就上前与其争论了一番。”

“然后玄都大法师,他老人家说不赢就要动手,怎料学艺不精,反被师姐给咔嚓了肉身;如今弟子们惶恐,不知如何是好。”

“特意带着玄都师兄的元神,回来请问师父要如何处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