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粉碎!拘其元神!

可惜当玄都意识到中计的时候。

已经是为时已晚,云霄的声音已经从身后响了起来……

偏偏身前还有个难缠的陈白。

玄都现在才意识到陈白虽然修为不高,从未出手;但是陈白身上稀奇古怪的法宝太多了。

虽然不知其法宝是何等阶,但是自己每次出手,都被陈白给挡了下来。

直到现在拿出了三件法宝,每一件的效果都出乎寻常!

连师父赐给自己的八卦紫金炉都无法奈何那把油纸伞!

还有那根烧火棍!玄都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陈白一个区区太乙玄仙,究竟哪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陈白此时拿着油纸伞悠闲散步,却是不知道玄都一会儿的功夫,就瞎想了这么多。

不然陈白估计噗呲一声笑了:如果不是陈白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这三件法宝可远不止于此。

陈白心中十分渴望亲手斩杀玄都,但是奈何有个佛系咸鱼系统。

只能想办法把玄都拦住,将其留给云霄来解决……

云霄此时,也已经出现在了玄都的身前。

浑身气势暴涨,二话不说挥动了手中的烧火棍。

一头修长秀发无风自动,强大的威压笼罩住了玄都大法师。

玄都见状,老脸一慌早已没了人教大弟子的从容与镇定。

手中连忙往袖内一探,掏出一颗金光闪闪的丹药握在掌心中。

满是褶皱的脸上一副心痛的表情:这可是当年成为唯一关门弟子时,师父给自己保命的。

无数年以来,经历无数次生死关头我都不舍得用,没想到今日竟被一个毛头小子逼到了这个地步。

陈白看着玄都手中的丹药,连忙看向云霄大喊一声:“快!师姐别让他嗑药!”

云霄听到陈白的话语,第一时间看向了玄都的方向,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玄都却是笑的猖狂:“哈哈哈哈!已经晚了!有了这颗丹药,老夫还能与你云霄大战三百回合!”

听着玄都的话,云霄洁白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其面前。

喝!砰!嗡嗡!

随着劲风的声音传来,玄都的笑声戛然而止,连忙侧身一脚踢向烧火棍。

“近身作战就当老娘怕了你吗?”云霄看着玄都的动作,薄唇轻启,一声暴喝。

手中的烧火棍连忙往后挽起,在躲过玄都这一脚之后,连忙挥动将其摆正。

朝着玄都的腰部狠狠抽去!

早已经知道烧火棍奇葩伤害的玄都,这次学聪明了,连忙回身往后退去。

随着丹药吃下去,玄都整个人的气势和法力在飞快的恢复着,几息时间早已回到了巅峰状态!

陈白站在一旁,看着突然恢复到巅峰状态的玄都,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

【太上老子炼丹果然牛逼,没想到垂死挣扎的玄都一下子又活了过来。】

云霄一时间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似乎被玄都突然恢复给震惊到了。

手中挥棍的速度因为震惊的原因,不由得在空中停滞了一下。

但是当到了云霄和玄都这个修为的时候,胜负往往就在一瞬之间。

玄都眼光毒辣,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云霄走神,连忙再次施展法术,将云霄给围在了里面。

右手不断打结,嘴中不听说着繁奥高深的口诀。

“什么玩意,说的跟念经一样。”陈白看着被困在其中的云霄,话语中满是担忧之意。

【该想烧火棍应该能够解决玄都吧?只要他没突破圣人,一天就得被云霄吊打!】

心中如此想着,陈白慢慢的就放下了心来。

没有注意到的是,被玄都困在其中的云霄,洁白的额头上已经布满细汗……

“陈白!玄都怎么跑了?!”

云霄瞪大凤眸,突然冲着远处大喊了一声。

陈白刚想站在一旁看戏,却是突然听到了云霄的喊声。

又看了看站在原地念着口诀的玄都大法师。

心中不免一阵困惑:

【什么鬼?玄都不是一直站在那里王八念经吗?什么时候跑了?】

张嘴刚想要询问云霄,陈白双眸间却是刚好瞥向了云霄所在的方向。

眯着双眼自问道:“不对呀,云霄脚下怎么会有密密麻麻的金色符咒?”

嗯?

“卧槽!”

陈白自问着,突然却是大喊一声。

【特么这是阵法!一个困阵!】

【我淦,万万没想到玄都竟然这么狗,一开始就没想跟云霄正面对抗……】

“不过既然云霄师姐陷入你的幻阵之中了,小爷还真就有亲手斩杀你的机会了!”

陈白嘴角在一瞬间勾勒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眼瞅着云霄已经开始陷入了幻境之中,玄都脸色一喜,手中的动作又是加快了几分。

脸上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观察到陈白不在视线之中时。

陈白这时却是突然出现在了玄都大后方。

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其身上,迅速攀升起来。

当玄都反应过来之时,陈白已经一击手刀砍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

“不!这不可能!”

玄都的头颅被陈白提在手中,还在那里嘶声力竭的大吼着说道。

陈白却是面容冰冷,手心微微用力,直接将玄都嘈杂的头颅化作了齑粉!

玄都声嘶力竭的声音也是戛然而止,一股白色的烟雾从头颅中渺渺升起。

随后化作了一个几十厘米的小人,正是玄都的模样。

愤恨的看了一眼陈白之后,就想要朝着远处逃走……

这时,陈白却是抬起右手,猛地一抓,紧紧将玄都抓在了手中。

颇显无奈的说道:“我本来想把你交给师姐处理。”

“谁知道你竟然这么想找死,将云霄困在了幻境之中;让小爷有了一次难得的表演机会。”

陈白说着,掌心微微用力,玄都的元神变的虚弱起来,在好几刻,更是显得透明起来……

“不!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你们截教就彻底得罪了太上圣人!”

玄都疯狂的大喊着,陈白脸色浮现出一抹不羁的笑容。

邪魅非常:“你忘了吗?我说过要让你生不如死的。”

“要怪就怪你自己,非要打小爷我的女人的主意吧。”

陈白话语刚刚说完,云霄脚底下的金色符咒也是慢慢的透明起来。

到了几乎要不见的时候,云霄也彻底从幻境之中醒了过来。

看着陈白脚旁那句无头尸首横倒在地上。

云霄惊呼一声,张大着小嘴一脸不可思议的朝着陈白飞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