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他们倒是有趣

烛龙被陈白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有些不自然的躲闪着。

心中恶狠狠的想道:这该死的小子,竟然动用他的修为来直视老夫的元神,就像是想要把自己看穿一般!

“烛龙前辈,你这是怎么了?年纪大了吗,不然我们坐下说吧。”

听到陈白的话,烛龙当真是脚步一晃险些一个踉跄掉落在地上。

眼瞅着烛龙要掉落在地,陈白手疾眼快伸脚一踢将旁边的椅子踢到了烛龙的屁股下面。

“烛龙前辈,你说说你怎么不小心呢。”

“这椅子还是你坐着吧,我和孔兄还年轻站着就行,尊老爱幼是我们该做的,不用道歉。”

陈白笑嘻嘻的看着烛龙,一张大脸带着平易近人的笑容在烛龙的眼前不断的晃悠着。

“有完没完!”

烛龙突然青筋暴起怒吼了一声,直接拍桌而起。

陈白连忙装出一副胆小怯懦的样子:“前...前辈,你这是干嘛呀?”

“咳咳,我是突然想到了大哥的伤,想到了那群该死的域外之人,他们真是该死!”

“老是没完的盯着我洪荒!”

听到烛龙的话,陈白内心那叫一个偷笑呀,随后转身看向了远处的方向缓缓开口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前辈是生我们的气呢。”

孔宣站在一旁掩嘴偷笑着。

“烛龙前辈,我们也不瞎扯了。”

陈白咳嗽了两声,俨然是要进入正题了,只见其缓缓开口说道:“想必前辈应该也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吧。”

烛龙听到陈白的话之后背手踱步走了几圈,沉声开口:“嗯,回复祖麒麟和元凤的话都是我写的。”

“在那个时候我大哥就已经重伤闭关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是我在主事。”

听到这话,陈白一时间也有些捕捉不到烛龙这话究竟有几分真假。

只得出声询问道:“那前辈对于这件事情能不能做主呢?”

烛龙脸色一黯叹了口气:“哎,陈白小友,不是当前辈的我不想帮你这个忙。”

“但我终究是副城主,城主是我大哥,这事情乃是城池最大的秘密,我真的...”

“不用说了,我明白了。”陈白摆了摆手没让烛龙再继续说下去。

在烛龙叹气的时候,陈白就已经基本上知道了烛龙接下来要说什么话了。

烛龙一副十分抱歉的模样看着陈白:“陈白小友,我真的很想帮你,但这真不是我能够做主的。”

“理解理解,烛龙前辈不必自责,只是不知道祖龙前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呀?”

陈白开口问着,孔宣同样是一脸好奇的看向了烛龙。

烛龙却又是叹了口气:“哎,两位小友也应该知道我辈修士闭关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百年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我大哥这次受伤也挺重的,所以这些我们都不清楚呀。”

烛龙说的情真意切,一旁的老管家也是走过来附和着烛龙的话。

“既然如此的话,晚辈也很欣赏诸位前辈舍小家为大家保护洪荒,不如让晚辈替祖龙前辈疗伤?”

陈白说话的同时还从系统空间当中取出了一个极品丹药,这个层次的丹药太上老子都不一定有很多!

刚拿出来的一瞬间,整个偏殿就溢满了浓郁的丹香;烛龙眼中更是闪过一抹渴望的神色。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这丹药想必对小友也十分重要,我和大哥不能收,所以不能让小友前往密室。”

“而且这闭关乃是每一名修炼者最隐私的秘密,老夫若是让小友前去不经过大哥同意的话,恐大哥不悦。”

陈白无语的摆了摆手:“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告辞了。”

陈白说完便带着孔宣朝着城主府外走去,烛龙却是在后面喊道:“宴席都准备好了,两位小友不留下来吃吗?”

孔宣背对烛龙他们挥了挥手:“不吃了,等城主出关了我们再来吃好了。”

“还请前辈去询问一下祖龙前辈的意见看看是否愿意让我替其疗伤。”

陈白说完之后和孔宣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了城主府门口。

街道上。

孔宣一脸愤恨,陈白见状笑了起来:“孔兄这是?”

“陈兄!这两人竟然如此不识好歹,又是给下马威又是各种借口的,简直让人气愤!”

陈白笑了起来:“哈哈哈,孔兄啊,这有什么的,我们不也是还回去了嘛,他还被气得站不稳了呢。”

听到陈白这话,孔宣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倒是真的,不过我发现你陈兄怕不是跟龙族的天生过不去哦哈哈哈。”

“在洪荒如此,在混沌域外亦是如此!”

听到孔宣的话之后,陈白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这么一说好像当真是这么一回事。”

说到这里,陈白的话语随之一顿,说到龙族他的脑海里缓缓出现了一个小孩人影。

自己收哪吒为徒,哪吒又来了域外混沌,或许他身上的因果到了我的身上吧。

陈白有些苦笑着说道,随后转身看向了远处的方向。

不过孔宣对此却是一脸懵逼的,根本没有搞懂其究竟在说些什么。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说实话,陈兄你当真就要这么等下去吗?这么等到祖龙出关鬼知道要浪费多少年时间呀。”

陈白笑了一下,对于孔宣的话他自然知道,毕竟祖龙他们有时间耗,自己可没有时间等。

不过他还是没有回答孔宣的话,反而是笑了起来。

看到陈白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孔宣懵圈了:“陈兄,你不会是被气傻了吧?”

“没必要啊,要不我们先去下一个城池?”

孔宣试探性的开口询问着。

陈白只是微微笑了笑,随后缓缓开口说道:“诶,孔兄你又怎么知道祖龙真的闭关了呢?”

嗖!孔宣直接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陈兄你的意思是?”

陈白没有肯定孔宣的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现在都不好说,不过他们兄弟两倒是的确有趣。”

“竟然也不出难题刁难我们,而是直接对我们开门却不见。”

“这些都还不好说,我还得去试试水才清楚。”陈白说着,嘴角勾勒起一抹久违的邪魅笑容看向了远处的城主府和一处酒馆的二楼一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