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当我陈白是花瓶?

随着玄都一声惨叫,倒飞而出了数百里才堪堪稳住身形。

当他回头看去的时候,陈白和云霄已经从两个方向包围了过来。

强忍着五脏六腑移位之疼痛,玄都刚刚起身就一脸痛苦,疼得龇牙咧嘴毫不为过。

“他妈的,这一棍明明没有敲到,光是挥棍的那股劲风就让老夫感觉五脏六腑移位了一般!”

此时陈白已经让云霄在后面追赶,自己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化作一道流光。

朝着远处,绕过玄都去了前方……

玄都看着飞快追来的云霄,只能强忍着浑身的疼痛,连忙往前跑去。

“哼,只要甩掉了云霄,你一个陈白又能够奈我何?”

此时云霄也是在后面紧追不舍,一道道凌厉的法术打出,试图将玄都拦下来、、、、、、

玄都满是褶皱的脸上,看着身后穷追不舍的云霄,嘴里不由得痛骂了一句:

“妈的,追这么紧,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云霄的小脸上却满是焦急之色,手中的烧火棍更是紧紧握住:“陈白这小子是又想干嘛?!”

“明明知道自己只有太乙玄仙的修为,竟然还跑到前面去截杀玄都。”

“简直就是不要命的行为!即便玄都重伤了,但他也还是实打实的准圣后期啊!”

云霄心中担心着陈白,攻击越发的凌厉起来;有好几次都险些将玄都给逼停了。

可是玄都每次都如同一条滑溜的泥鳅一般,每次都在云霄就要赶上去的时候。

扔出一件防御型的法宝,将云霄再次甩开距离、、、、、、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远,云霄生气的跺了跺脚:“可恶!在这么下去,他就要跑到陈白的面前去了!”

“罢了罢了,我得赶紧追上去。”云霄绝美的容颜充斥着担忧的神情。

她就怕陈白被自己逼急的玄都给一掌解决了,自己连救他的机会都没有。

云霄虽然知道自己手中的烧火棍十分的厉害和神奇,但是她并不认为这与陈白有关。

很可能是师父不方便露面,所以才将这种至宝交给陈白,让其转交给自己罢了、、、、、、

这么以为,云霄心中的担忧越发强烈起来,连忙飞身朝着玄都和陈白的方向而去。

此时玄都眼看着甩开了云霄,老脸上面洋溢着轻松的笑容,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嘶!

玄都刚想往前走去,浑身的疼痛之感让他痛叫一声,整个人都扛不住了。

“我顶你娘个肺的,云霄啊云霄,等老夫回去修养一番,一定要将你按在地上,就地正法!”

嘴上说着,玄都眼中浮现出一抹淫邪的目光,脑海中好似想起了云霄那凹凸有致,性感火辣的身躯、、、、、、

“淦他娘的,现在想起来,云霄那娇嫩欲滴的模样还真是让人遐想呀。”

“那身材简直就是完美至极!迟早我得好好玩一玩,让你在老夫身下承欢,为你今日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玄都说着,老脸的邪淫的笑容变得越发猥琐起来;转身也是打算接着往前走。

毕竟现在云霄还有可能追过来,更是可能碰到其他的截教弟子。

自己只有回到了人教的地盘,才能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但是正当玄都前脚想要离开的时候,陈白冰冷的声音却是从背后传来:

“怎么,你这糟老头子还不嗑药的话,小爷我就要弄死你这死狗了!”

闻声,玄都的身躯一愣,缓缓回头望了过来,随手就是一道法术匹炼当头劈了过来。

陈白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右手一晃,直接扔出了一面奇形怪状的凹面镜。

法术砰地一声打在上面,镜子却是没有迎来意料之中的破碎。

反而是法术在打到镜子之后,仿佛撞在了弹力球上面,没能泛起一丝涟漪,就又被重新弹了回来!

玄都还在得意的笑着,头也不回就转身离开的他,当感到危险回头之时。

早已来不及反应,被自己放出的法术给结结实实打了一下。

整个人硬生生的往后退却了数步,才懵逼的稳住了身形。

看着懵逼的玄都,陈白冷喝一声:“死狗,你再不嗑药的话,这辈子就算是活到头了。”

听着陈白的话,玄都大法师呸的一声,将嘴里的一口血吐了出来;目光阴鸷的看着陈白:

“我呸,就凭你这毛头小子,还没到让老夫嗑药的地步!你一个人竟敢拦老夫,倒是超乎老夫意料。”

陈白嘴角一撇,不在意的笑了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侮辱了老子的女人,今日你必死!”

说完这句,陈白的脸色在一瞬阴沉了下来,话语阴森:“你!真以为老子是花瓶吗?”

说完之后,又是一副沉思的模样,过了许久才开口说话:“哦~难道是太上老子太小气?”

“只给了你炼丹炉,没教你炼丹术?亏你还是他唯一的弟子,估计跟你天资愚钝也有关系吧。”

看着脸色越发难看的玄都,陈白俊俏的脸上,剑眉一挑:“不过想想也是,太上这老狐狸。”

“肯定不会干出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蠢事。”

“放肆!你这竖子,侮辱老夫就罢了;你竟敢侮辱老夫的师父,你真的是在找死!”

玄都气得青筋暴起,脸上的愤怒更胜之前;脸上的褶皱都因为过度愤怒而挤在了一起,难看非常!

“找死?你不知道说过多少次要让小爷死了,可惜有哪一次成功了呢?”

陈白看着玄都,一脸无所谓的,犹如纨绔子弟一般笑了笑。

噗!

玄都愤怒之下,再次将那满是裂痕的八卦紫金炉朝着陈白砸去。

不过这次却是开口向下,一股恐怖的吸力朝着陈白涌来,仿佛是一个黑洞一般。

“你说老夫不会炼丹?今日老夫就将你炼成丹药,让你看看老夫的本事!”

陈白随意的将左手一晃,将一把洁白如雪的油纸伞撑开来,没有夹杂一丝丝法力波动。

但是八卦紫金炉那恐怖的吸力却是瞬间减小了许多、、、、、、

陈白就有如闲庭信步一般,背负左手,一手撑伞在玄都面前来回走动。

玄都看着陈白嘲讽自己的模样,青筋都像是要爆裂开来一般,凸起的可怕!

越发全神贯注的控制起八卦紫金炉,灌注其中的法力越发多了起来。

见状,陈白这时却是将油纸伞往空中一掷,嘴角冷哼一声:“我的任务完成了,你该受死了。”

【淦你娘的,要不是小爷还得当咸鱼,小爷真想看看能不能亲手杀死你这死老头!】

【伤了小爷女人就算了,你竟然特么还敢有这种幻想;等你被抓,看小爷不想尽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正当玄都听得一脸懵逼的时候,云霄仙子一声娇喝,紧接着传来柔软而愠怒的声音、、、、、、

“尼玛币!你这竖子,竟然敢算计老夫!”

玄都在听到云霄的声音时,一瞬间也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陈白,特么是拖延老夫,故意惹怒老夫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