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一枪毁雪域

陈白手起枪随,在这一刻,他手中的长枪就像是已经与他合二为一,恐怖的实力让人难以琢磨。

另一边,熊三会和他的弟弟两人也不甘示弱,两人手中的大刀从左右两边轰鸣着斩向陈白。

陈白定睛一瞧发现其两人手中的大刀一脉相承,有了这一刀自然就会有另一刀。

简单的来说就是他们手中的大砍刀都不过是先天灵宝,但是两柄加起来发挥出的威能可能要不弱于后天至宝!

“这一刀很强呀。”陈白嘴上虽然嬉笑,但实际上他可没有那个自信。

毕竟这熊三会如今有着圣人战力,旁边还有着一个准圣,这让准圣修为出站的陈白不得不谨慎些。

手中的长枪宛若苍龙出海,在这天地之间不断徜徉,陈白一个暴退拉出距离,随后一枪刺去。

寒芒闪过,熊三会似乎也有些惧怕陈白的枪势。

不过刀罡讲究一刀接一刀,只要怂了那就满盘皆输了。

熊三会不敢退却,手中的大刀眨眼间和陈白手中长枪发出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熊三会感觉自己内脏中猛地一动,整个人都感觉快要起飞了一般。

陈白的肉体要比熊三会强上许多,以准圣的实力相撞虽然也退去了数步距离。

不过他的肉身还是圣人水准的!

熊三会脸色一狠,此时他的弟弟已经一刀来到了陈白的脑袋上面。

“呵呵,这一刀像是要劈开自己的天灵盖呢。”陈白冷笑一声,手腕一转。

直接将长枪横档在了自己的头顶,嗡!轰!

陈白没有任何的停留,一双手猛地上举直接将那准圣轰飞了出去。

在其倒飞而出的一瞬间,陈白也已经消失不见了身影。

“弟弟,小心啊!”熊三会也不敢肯定陈白这一消失的目标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弟弟。

噗嗤!

熊三会话音都还没有落下,陈白已经一枪贯穿了其心脏!

回头冲着熊三会微微一笑,陈白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了,你好像说晚了一点点哈。”

“可恶!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熊三会怒吼着,身上的血红色气焰再次暴涨。

一双眼眸通红渐渐的失去了理智,他的眼眸与陈白不同。

陈白知道自己眼眸猩红是杀气所致,但是自己能够保持住自己的理智。

而这熊三会就不相同了,他的实力还在不断暴涨的同时,他的理智也在慢慢的失去。

冷眼看着熊三会这无限接近于圣人中期的实力,陈白心中敢肯定其永远没有办法恢复理智了。

这就是恐怖的后遗症。

“呵,看来你至少是个好哥哥呀。”陈白冷笑一声。

对于这个他确实还是挺感动的,不过也就感动而已;毕竟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该杀的就必须要杀,如果你不杀了他的话,现在就是他站在这里感慨你是个怎样的人了!

陈白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可是狠辣无情,一招招中都会惹起虚空动荡不堪。

虚空涟漪阵阵波动,看着不断暴躁、逐渐疯狂的熊三会,陈白的眼中涌出了一抹杀意。

“再这么耗下去的话,说不得会将一些老怪物给引出来,那样的话可就不好玩了。”

陈白面目阴沉的说着,目前自己布置的结界还没有被攻击的迹象。

趁现在没有人被引来,自己就速战速决好了。

想到这里,陈白手中长枪狠狠一翻。

“第十一枪,踏无痕。”

陈白一声冷喝,体内的杀戮法则疯狂的运转了起来。

即便是陈白日日夜夜的祭炼,这杆杀戮之枪终究是有些没有办法抗住其伤害。

这第十一枪的威压终究还是太过强大,陈白也只能凭借杀戮法则充沛的杀气不断的修复着长枪。

这样一来的话,自己也能够尽最大可能释放出最强的一枪来。

“死在这一枪下,你的药没有白磕!整个雪域都将为你陪葬!”

陈白严肃威严的说着,身上不自觉的透露出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这一枪没有过多的华丽,只是极致的力量!快到极致的霸道力量摧毁一切!

一切都被摧毁了,自然就是踏无痕!

熊三会此时早已经失去了理智,但是面对这一枪他还是本能性的感受到一股灵魂惧怕的感觉。

轰!

一枪雪山平!仅仅是那股杀气就已经将熊三会镇压了下去,令其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陈白看着一枪之下生息全无的熊三会,抬手直接将其灵魂毁灭。

随后连忙带着孔宣,然后又看向了自己结界里面关押着的白柔。

一手提住一个,化作一道圣光直接离开了这里。

在他离去的瞬间,整个雪山瞬间崩碎,无数的山石崩塌,大地崩裂,虚空震碎!

这方天地直接沉入到了混沌虚空当中,眼前只有一片黑暗被陈白的结界团团围住。

一枪填雪域!

陈白的速度非常之快,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这一枪的威力竟然这么大。

动静太大了,他必须要赶在某些老怪物到来之前迅速离开,不然的话又得多上好多麻烦。

此时孔宣磕了陈白的丹药之后又疗养了这么久,此时已经没了大碍。

陈白偏头看向白柔,却是发现白柔也正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

“你究竟是什么人啊?”

陈白给白柔解开结界之后,白柔第一句就是开口询问道。

“我是什么人很重要吗?”陈白笑了一下,卖了个关子。

白柔撇了撇嘴也真就不多问了,直接便开口说道:“不重要,我只在乎你会不会杀了我。”

“哈哈哈,白姑娘你放心吧,他要是想杀你就不会带你逃出来了。”

不等陈白回答,孔宣已经笑着说道,随后示意白柔往后回头看看雪域神狐一族的方向。

白柔十分听话的回过头去,等她转过头来时,她已经用小手捂住了小嘴。

俏脸上面满是不可思议:“这,你究竟要多么强才能做到啊......”

看着坠落到虚空的整个雪域,白柔整个人都呆住了。

一枪将一片疆域直接打入虚空,这究竟要什么人才能够做到啊!白柔实在是想不通。

陈白没好气的给了孔宣一个暴扣:“你丫的什么都说,先回去吧。”

“回去?你们难道是......”白柔瞪圆了眼睛开口向陈白询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