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别将自己当武器

“怎么,不愿意回去?”狐后似乎有些不满的开口向陈白询问道。

能满意就来鬼了好不好,陈白心中满是吐槽的想着。

自己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来观察一下你们的整体实力,结果你丫的让我回房间?我还怎么看啊。

白柔站在一旁见陈白不愿意,连忙开口轻声劝道:“陈家小弟,母后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就先跟我回房间吧。”

陈白也听出了狐后语气中的不满,现在还不是与其对着来的时机。

无奈之下,陈白也只好在白柔的搀扶下缓缓起身:“既然如此,那就多谢狐后了。”

狐后没有再说话,毕竟现在各大家族都已经来人了,她没时间管陈白了。

只是敷衍的说了一句:“既然如此,柔儿你带陈大白下去休息吧。”

白柔点了点头,搀扶着陈白离开了狐宫大殿,回到了一旁的房间中。

临了,陈白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大殿中,此时已经有着六大家族的人来了。

看来这特么有些难搞呀,十一位准圣就算了,竟然每个家族都带了五到六名大罗金仙。

太乙金仙的人数每个家族也是差不太多,都是五十左右。

咯吱,白柔推开房门搀扶着陈白走进了房间当中。

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那个,陈家小弟,今天的事真的很对不起。”白柔俏脸上面带着愧疚看向陈白认真的说道。

陈白随意的摆了摆手:“小事,小事,白柔姐姐是狐族公主,小生不敢怪罪。”

听到陈白的话,白柔嘴角一撇:“听你这话的意思,就还是生我的气呢。”

对于白柔这话,陈白并没有回答,只是闭上了眼睛凝神修炼。

白柔红唇轻咬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

只见其轻哼一声:“既然你不愿意原谅我,那白柔姐姐就补偿你!”

唔!

听到白柔的话,陈白刚想要睁眼说话,却是被红唇措不及防的将嘴堵住了。

白柔居高临下的将陈白压了下去,两人拥抱在一起的同时,身上的洁白长裙沙沙掉落在地。

眼瞅着完美火辣的身段就要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陈白连忙运转修为力量将白柔推开了。

虽说心中是有些不愿意的......

将白柔推开之后,陈白大手一挥将长袍盖在了白柔的身上。

“白柔姐姐,你这是作甚?”陈白瞪着眼睛有些无语的开口问道。

白柔却是坚定的说道:“我知道你生气今日大殿上面的事情。”

“你不是说你想娶一个狐族女子为妻吗?今天我就补偿你!”

白柔说着,又是将陈白盖在她身上的衣服掉落在地,甚至是......

一个完美的身体瞬间那啥那啥的出现在了陈白的眼前。

擦了个DJ啊!你是不把我当男人吗?陈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变化,一股不正常的火疯狂上涌想要占据自己的思想。

就在这个时候,白柔还要命的把自己送了上来。

陈白这时也有些忍不住了,这简直要人命了,直接一个转身将其压在了身下。

“来吧,我准备好了。”白柔的美眸中闪过一抹坚定。

就在这个时候,云霄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陈白的脑海当中。

他看到云霄满脸泪痕的离开了自己,沉鱼落雁的脸上满是失望。

“不!”陈白突然大吼一声,将白柔放到了墙角,自己则是站起身来坐到了床边。

白柔声线颤抖:“为什么?”

陈白却是摇了摇头:“白柔姐姐,我对你的不是喜欢。”

白柔却是自嘲的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嫌弃我脏?”

陈白只是摇了摇头,不过没有将心中的话说出来。

脏?狐族女子有哪个不脏?

陈白无奈的叹了口气:“白柔姐姐,这事情是不是狐后让你这么做的?”

白柔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是,但是也是我自愿的,若是我不自愿的话,没人能逼我做这种事。”

陈白听着白柔的话只是叹了口气,目光没有看向白柔,毕竟白柔的诱惑真的太强了。

“白柔姐姐,我只想跟你说一句话,希望你可以听得进去。”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

“身体是一个女人最好的武器,但是一个女人若是把自己的身体当做武器的话,那个女人该是多么的可悲。”

“希望你能够听得进去吧。”

陈白说着,转身想要开门走出房间去。

“陈大白!你站住!”

白柔却是伤心的站起身来,此时她已经重新将洁白色的长裙穿在了身上。

“你要是经历我的人生,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说出刚才那些话来!”白柔伤心的吼了起来。

见状,陈白一双手背在身后直接施法将房间内的阵法全部隔绝了。

随后才转身认真的看向了白柔。

“你想要听听我的一生吗?”白柔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随后看向了陈白。

陈白心道如今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能做,听听倒是也无妨;他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白柔比大多数狐族女子还是要好很多的。

随后陈白缓缓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

“愿闻其详。”陈白笑了一下,随后掏出了一块绢布给白柔。

“白柔姐姐擦擦眼泪吧,泪美人可不好看呀。”

陈白说着,既然她愿意坐下来好好说,那陈白自然还是跟之前一样的好态度了。

毕竟这还是在雪域神狐的族地,这还是人家的地盘呢。

白柔愣了一下将其接了过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其实我不是狐族女子。”

嗯?!

陈白听到白柔的话,心中直叹卧槽,这开口就是爆料?

“白柔姐姐,你要是开口就是欺骗我的话,我可不愿意坐在这里听啊。”

白柔却是苦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会觉得是我想改变你对我的印象才这么说的。”

“但是等你听完了我的故事你就明白了。”

陈白也是笑了一下:“白柔姐姐,你这就误会了啊,我没那么自恋,不认为我能影响你啊。”

白柔认真的摇了摇头:“不,你真的能够影响到我的心态。”

呃......

陈白懵了,过了半晌后只能干咳了几声缓解尴尬:“那白柔姐姐你就说吧。”

说完之后,陈白缓缓从桌子上面抬起了水杯,淡淡的喝了口茶。

白柔点了点头也是跟陈白开始述说了起来:“我不是狐族我没有骗你。”

“只是我的家族早已经被雪域神狐一族给灭族了,难道你能从我身上感觉出半丝妖气吗?”

白柔的反问直接让陈白有些呆住了,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当中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