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不确定因素太多

事实上,陈白都没有听到白柔说的话。

他现在脑海里面想着的都是怎么进行下一步活动。

来之前那祖麒麟也没跟自己说最近是狐后的生日宴会呀,这特么来十几位准圣,有点难搞呀。

而且宴会上面肯定是人多眼杂的。

人多眼杂有好处也有坏处。

搞好了自然就是好处,搞坏了可就蛋糕了呀。

陈白现在心思有些杂乱起来,若是自己和孔宣两人搞得好的话,人多眼杂反而是他们可以利用的优势。

可是这风险也同样的很大,若是有人将消息传了出去的话。

罗睺很可能就会知道自己的下落了;当初自己去昆仑山和谈的时候。

想必救走计都的就是罗睺了,这样看来的话本来就已经打草惊蛇了,自己可绝对不能再这样了呀。

心中正在思考着,耳边却是响起一道柔和的声音打断了陈白的思绪。

“陈家小弟,你就先住在这间客房里面吧,有什么不懂的叫姐姐我就可以了。”

陈白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和白柔来到了一间房的外面,白柔随后直接打开了房门带着陈白走了进去。

这客房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就是打扮的漂亮一点还飘着一股幽香。

然后陈白还能够感受到房间内有着小小的法阵波动。

不用想陈白也能够基本肯定是监听法阵之类的了,这狐后倒是好心机。

还想将每个客人在房间里面的一举一动掌握在手里。

陈白心中想着,随后看向了白柔拱手道谢:“多谢白柔姐姐了,有什么事情小弟还要麻烦你了。”

白柔看到陈白这么有礼貌也是笑了一下。

像是开玩笑的说道:“陈家小弟,姐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有礼貌的域外人呢,而且面对我们狐族女子,眼神竟然还能够如此纯粹。”

听到白柔的话,陈白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害羞,姐姐太漂亮了,属实让我害羞哈哈哈。”

“刚刚夸完你就油腔滑调的,姐姐先走了,还要去巡逻呢,有什么事情你再叫姐姐。”

白柔说着,陈白也是点了点头。

刚才自己一路走来都在想问题去了,这时他才发现这白柔的身材区段都是极好,刚大的大,刚小的小。

可是身为狐族女子,白柔的身上竟然出奇的没有一股狐骚味。

这让陈白有些不解,不过也懒得多想。

对于这种小小的法阵,陈白随意的一挥手便将其遮掩了过去。

至于房间里面始终飘着的那股幽香,陈白也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

似乎有些像是药物,不过陈白也没有去在意,毕竟他磕了那么多的药也不是白磕的。

如今已是圣人的他何况还磕了那么多的药,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副百毒不侵的身体。

“这房间里面刚进来倒是没发现什么不寻常,可是如今一看却是让人越发觉得诡异。”

陈白摸了摸下巴呢喃着说道。

这房间又是监听法阵又是下毒的,这狐后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想法呀。

不过如今光是靠猜测,陈白也搞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罢了,如今只能先溜出狐宫去找孔宣了,那小子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风流着,可别真把自己整虚了呀。”

陈白苦笑一声,心中也是有些无语当初为什么不跟孔宣留个联系的东西呢。

他记得很多小说里面都是有那种传音令牌啥的呀。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陈白摇了摇头。

“不论如何,自己现在还是得去想办法找到孔宣,告知他行动延迟的事情了。”

现在绝对不能动手,如今一番打探下来,陈白发现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先是狐宫后面的那悬崖下传来的恐怖兽吼声,然后又是狐后的生日大宴......

想到这里,陈白施展起秘法,化出了一道分身直接消失在了房间当中。

自己的本体当然还是留在房间当中,躺在床上面。

这一招当初自己在天庭与众圣聚会的时候就已经用过,连圣人都很难发现不同。

陈白不相信这里会有人发现有什么差别来。

此时陈白的分身将系统空间里面的黑袍取了出来。

这黑袍当真是百用不厌,可以隔绝穿戴之人的修为和气息,同时也能改变身形和嗓音。

即便是圣人一时间也根本没有办法看透这黑袍。

当然,这东西一天只有一个时辰的功效。

此时陈白既然不怕暴露身份了,便直接隐匿身形出来狐宫。

这么好的宝贝,陈白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和孔宣两人穿着这个直接灭掉这雪域神狐一族。

可还是那句话,不确定因素太大了,十几位准圣,就算是陈白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在一个时辰内全部解决掉。

是灭口不是镇压,或许自己有办法镇压他们,但是真到了生死关头的时候,一名准圣的手段也是不少的。

这都题外话了,陈白甩了甩脑袋之后不再去瞎想,随后转身看向了远处的方向。

好在陈白和孔宣能够互相感应到对方,这是陈白之前留下的小手段。

“嘶,怎么还在房子里面啊。”陈白疑惑的说了一声,随后穿过条条街道。

陈白深吸了口气,可算是来到了一栋房子外面。

“应该就是这里了。”

陈白心中想着,不过却是有些好奇,孔宣明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位置,为什么却一直不出来呢。

很快,陈白老脸一红,听着房间里面传来的粗重喘息声和白晴那海浪的声音......

他已经明白孔宣还在房间里面干啥了。

“你爷爷的奶奶的爷爷啊,分不清个轻重缓急吗?”陈白没好气的暗骂一声,不过还是找到一个地方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

陈白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雪地里面坐了多长的时间,那房内的声音才一波又一波的停了下来。

咯吱。

孔宣很快出现在了门口。

陈白能够明显发现其脚步有些轻浮,轻笑一声站了起来:“保重身体啊孔兄。”

孔宣却是白了一眼陈白:“还不是感知到你来了,搞得我只能将其喂饱了再哄睡着了。”

陈白却是嘴角一撇,大手一挥释放一个结界将房子包裹了起来。

他可不相信孔宣有那么大的能力,谁知道是不是白晴怀疑他所以故意装睡呢......

“哎,这么一说还是我陈某的错咯,你孔兄真是怎么做都有理啊。”

陈白没好气的说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