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云霄师姐出事了!

通天教主前脚走出娲皇宫之后,陈白后脚匆忙跟了上去……

娲皇宫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只有女娲娘娘坐在大殿之上,静静地揉揉眉心。

旁边彩衣不解问道:“娘娘,您之前不是不愿意参与圣人之争吗?”

女娲噗呲一笑:“你个小丫头懂个什么,以前是因为利益不够让我参与。”

“可是如今,本座在截教的身上看到了希望;而且本座受了通天莫大的好处。”

“现在,本座算是牵扯了通天莫大的因果,即便本座不做出选择,迟早也会被牵扯其中的。”

听着女娲的话,彩衣心中十分不解:为什么女娲娘娘被扯入圣人之争,笑得这么开心、、、、、、

陈白后脚追着通天教主出去之后,两人不急不慢的散步在云端。

突然通天教主却是好奇的看向了陈白。

眼中闪烁着光芒开口道:“陈白,你认为截教有获胜的可能吗?”

陈白正悠闲的看着洪荒大地的美景,在突然听到通天教主的提问后,脸色也是愣了一下。

“截教有师父坐镇,肯定是能够获胜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陈白的心中却并不是这么想;他认为截教毫无获胜的可能。

【怎么可能赢呢,你到现在都没有搞清自己最大的敌人是谁。】

!!!

通天笑容一僵,陈白这话是何意思?难道自己最大的敌人不是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子吗?!

妈的!你说话能不能别老是只说一半啊!

通天教主内心焦急,一时之间也是在心中爆粗口,没有办法,自己只能想办法套一下他的话了。

正欲开口说话,远处却是有一道鲜血淋漓的人影飞了过来。

陈白一眼瞅去,连忙跑上去搀扶着这重伤的男子;当通天教主看过来的时候,瞳孔猛的一缩。

“放肆,谁胆敢伤我截教弟子!”

这男子正是通天派出去巩固截教护教大阵的,却不知为何一身重伤跑来这里。

一声怒喝,通天抬手释放出一股圣人之力,沐浴着重伤男子的身躯。

陈白在一旁看着不由得震惊。

【与自己相处的时候老是一副猥琐大叔的模样,却是从没想到师父竟然这么牛掰。】

【一挥手就把重伤的截教弟子救了过来,圣人手段果然神奇呀。】

通天刚想开口询问重伤男子发生了何事,但是脑海中的心声却是让自己连声咳嗽(被口水咽到了)。

什么东西,为师与你相处的时候哪有一副猥琐大叔的模样!

陈白啊陈白,你真的是又激起了为师想一掌拍死你的感觉。

正当陈白和通天都在打着各自的小心思的时候,那重伤男子却是跪在了地上。

“求师父前去救救云霄师姐!”

轰!

陈白脑海中仿佛是晴天霹雳,整个人失神的往后退去数步。

通天教主见状,连忙将手放在陈白的肩膀上,一股力量进入他的体内,替其稳固心神。

“到底发生了何事,你先别急,且将经过细细说来。”

重伤男子连连点头:“师父,原本我们受你的、、、、、、”

还没说完,却是传来陈白暴怒的声音,只见他一把揪住了重伤男子。

“说你妈个头啊,赶紧告诉我云霄在哪里,是被谁在追杀!”

陈白额头上青筋暴起,死命摇晃着重伤男子。

“云、云霄师、师姐在金鳌岛往南、、、万里的海上,被人教大弟子追杀。”

听着男子的话,陈白哪里还有心思接着问,直接将男子放开后,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金鳌岛南方飞去。

走之前还看向了通天教主:“师父你先回去吧,弟子之间的战斗你就别参与了。”

通天教主心中腹诽:你小子是不是脑袋烧坏了,你一个太乙玄仙能够干嘛呀?

不过通天教主也并没有打断陈白:大不了本座在远处给你们掠阵,打不赢了本座再上。

反正本座的弟子绝对不能出现什么意外!

通天心中想着,在让重伤男子回金鳌岛之后;自己化作一道圣光,朝着金鳌岛南方而去。

陈白脸色焦急,飞快的掠过一片片云朵……

突然却是停了下来,暗叹一声:“什么鬼,我现在可不能暴露实力。”

“回去给云霄拿个顺手的东西吧,有了顺手的东西后,准圣修为也够与玄都大法师一战了。”

嘴上说着,陈白在空中掉头,直接朝着自己碧清宫的方向而去……

这倒是让后脚赶来的通天教主一脸疑惑:什么情况?难道陈白这小子是怂了?

摇了摇头:“罢了,云霄的安全更为重要,我还是先赶过去看看吧。”

说完,通天教主便是再次朝着远处的方向而去……

陈白此时也是已经回到了碧清宫。

碧霄和琼霄两人也是不见踪影,不知去了哪里。

此时也懒得去想这些,陈白抬脚,直接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乱糟糟的房间,陈白在床上翻来翻去,一件件东西呈弧形扔到了地上。

“啊啊啊!怎么就没有一件普通点的东西呢!”

陈白坐在床沿,疯狂的挠着自己的头发,满脸无奈的看着满地稀奇古怪的东西。

就在无奈之际,眼中却是突然闪出一抹精光:对了!

也不知道陈白是想起了什么东西。

只见他急急忙忙的朝着后山的厨房奔去,在烧火的灶台上熙熙攘攘的翻了一阵。

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陈白灰头土脸的从灶台外站了起来。

手中抱着一根——通体焦黑的,烧火棍?

只见他抱着烧火棍,站在原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连脸上的灰都来不及擦去,便化作一道流光出了碧清宫,朝着金鳌岛的南方飞去。

怀中还如获珍宝的抱着那根——烧火棍……

另一边。

就在陈白在碧清宫翻东西的时候,通天教主已经到了金鳌岛的南方万里之外。

看着远处两道流光激斗,引得虚空颤抖,通天基本已经确定了云霄和玄都大法师。

不过到来之后,通天只是藏身于云端之中;并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

他在等。

在等那个半路离开的人,他不相信自己看人会不准!(虽然已经有好几次看人不准了……)

但是,他还是不相信陈白会丢弃云霄,然后自己半路逃走!

通天暗暗叹了一口气:“陈白啊陈白,希望你别让为师失望呀。”

就在通天说着的时候,远处一道流光却是直奔战场中央飞去。

通天教主见状,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满意而欣慰的笑容。

“师姐别慌,有我在,没有哪条狗可以伤你!”

说着,那道流光在外围也是慢慢的停了下来……

放眼看去,场上的云霄已是血染长裙,拉开距离后,艰难而大口的喘着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