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离开,金灵城

陈白冰冷着面容说完,之后转身看向了远处的方向。

一个踏步出现在了城楼上面,直接坐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了一壶猴儿酒喝了起来。

城中虽然面对刚才的情况十分慌乱嘈杂。

四周的喊打喊杀声也是越来越大,不时还有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来。

陈白灌了口酒坐在外面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谋划着之后的打算,一双星辰般的眼眸犹如一汪深邃的潭水。

好在敖龙他们的处理能力也并不弱。

一个时辰过去,陈白便听到城中已经安静了许多,很明显事情快处理的差不多了。

陈白心中不由得想道这敖龙的管理能力应该是不弱的。

再加上孔宣的强势镇压,这没一会儿的时间事情就已经快处理的差不多了。

没一会儿的时间,陈白面前的虚空波动了一下,孔宣已经带着敖龙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事情都处理好了?一个不留?”

见状,陈白笑了一下递了壶猴儿酒到孔宣的手上。

孔宣笑着点了点头:“那不肯定嘛,有我出马那不得手到擒来呀。”

听到孔宣的话,陈白笑了一下没好气的开口说道:“就你爱贫嘴啊,到了一个新手村你还骄傲起来了。”

笑着说着,陈白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身来。

“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在此地多加逗留了,毕竟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去做呢。”

陈白说着递给了敖龙一壶猴儿酒。

可别小看了这酒,其只是对陈白他们的作用不是很大;可毕竟是系统奖励的东西。

这玩意对于大罗金仙以下的修炼人士来说,那都是喝上一口就会受益匪浅的。

也算是给敖龙留下了一个机缘了,有着这猴儿酒,突破到太乙金仙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陈白如今的修为,一眼便能够看出敖龙的修炼天赋其实是不低的,龙族血脉也还算纯正。

只是可惜出生在这混沌域外,灵气稀少的可怜,这才导致他实力徘徊不前。

这种偏僻之地又没有什么修炼资源。

敖龙激动的颤巍着双手接过了陈白递给自己的猴儿酒,虽然不知道其作用究竟如何。

但是他也知道陈白绝对不会送些没有用的东西的。

“大恩不言谢,两位前辈多次救老龙我于危难之间,还帮老龙夺回了枯叶城,纵使做牛做马也难报!”

陈白笑了一下:“都是洪荒,一条战线的,出手相助也是应该。”

既然被自己碰到了,那总归是要管一管的,无论如何自己现在也是洪荒的一名圣人。

耽误点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呢,圣人与天同寿;若非是担心哪吒的安危。

陈白倒是不介意多停留一段时间。

“老敖,我们想要一份混沌域外的地图,我们初来乍到的也不清楚。”陈白开门见山的说道。

敖龙愣怔了一下:“两位前辈不再多留一段时间了吗?”

陈白点了点头,孔宣则是在一旁自顾自的喝着美酒。

陈白没好气的捂脸摇了摇头:这小子就是个酒鬼,当初在天庭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

见陈白和孔宣两人执意要走,敖龙也不好多做挽留。

“两位前辈请稍等。”敖龙说完就直接飞向了远处。

“孔兄,现在还有正经事呢,能不能克制一点少喝一点呀。”陈白干笑一声。

孔宣却是摇了摇头说话间还不忘又灌了口酒。

“陈兄,这你就不懂了啊,酒是粮**,越喝越年轻;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呀。”

陈白听着孔宣的话,额头上面布满了黑线:“我有说过这话吗?”

“诶哦!陈兄你那天晚上喝多了之后自己说的啊,当时你还非要拉着我喝;还说什么天大地大,喝酒最大。”

呃......

听到孔宣这话,陈白愣住了,苦苦回忆了许久之后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是说过这话哈。

随后捂着脸摇了摇头连说道:“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

正当两人悠闲的聊着天的时候,敖龙已经带着一张羊皮卷汇聚而成的地图站在了两人眼前。

“两位前辈久等了,老龙我刚刚去城主府将混沌域外接近一半的地图取了过来。”

陈白点了点头。

不过他发出了一句疑问:“一半?”

敖龙听到陈白的质疑苦笑了一声:“前辈有所不知,混沌域外的疆域太过辽阔可是一点都不比我们洪荒要小。”

“凭老龙这低劣的修为,这半张地图还是祖上传下来的。”

......

陈白听着敖龙的话脸色有些尴尬,不过还是道了句谢。

毕竟再怎么说这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呢,就算是只有半张地图。

“既然如此,我们即刻启程去金灵城吧。”陈白大致的扫了一眼地图之后。

直接运转圣力当即复刻出了一张地图来,随后将原件还给了敖龙。

“老敖,我们只需要一份地图就行了,如今已经复刻好了,这个你就拿回去吧。”

听到这话,敖龙也没有客气,恭敬的从陈白手中将满是岁月痕迹的地图接了过去。

陈白不再多说,说了句后会有期道了句保重之后便带着微醺的孔宣直接飞向了空中。

“两位前辈多多保重!”敖龙看着天空中的两道流光大声喊着,站在原地直至流光消失在天边。

他才叹了口气走回了城主府......

“陈兄,这金灵城是何处呀?”

孔宣有些微醺的看着陈白开口问道。

陈白抬手化出一阵清风将其嘴中的酒味吹散之后,这才带着嫌弃的表情解释。

“根据敖龙这张地图和之前太上老子给的这份地图,我估计了个大概雏形布局。”

“哦?雏形?雏鸟的形状吗?”孔宣显然是有些微醉了,说话间找不到任何的逻辑。

陈白没好气的看着这人,必须得找个地方让他醒酒才行。

心中想着,陈白一手将孔宣抓了过来。

“陈兄,你这是作甚!就算弟妹没在这里,你也不能垂涎于我呀,我可是把你当兄弟的!”

孔宣见陈白把自己夹在腋下向前飞着,登时就两腿乱蹬胡言乱语的挣扎了起来。

陈白听着,面沉如水的白了一眼孔宣这特么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当即正色说了一句:“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说完之后,陈白直接带着孔宣降落到了一座十分荒凉的山峰上面停了下来。

运转灵力剔除了自己和孔宣体内的酒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