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与准提道人的交易

看到燃灯道人这个样子,陈白也就懒得再去调侃他了。

这么怂的人让他连调侃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了,这下陈白算是看穿了燃灯道人了。

没想到其身为准圣大能,竟是成为了欺软怕硬的典范人物。

随后又与准提道人东扯西聊的整了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准提有些小心翼翼的对陈白问道:“不知陈兄考虑的怎么样了?”

陈白笑了一下,一通话说下来,两人就已经称兄道弟的一副好不亲切的模样。

不知道的人或许还真要以为他们二人是亲兄弟了。

陈白扔掉了手中的树叶,慢慢走到了一个大石旁坐下。

还真是利益至上呀,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还真是虽然老套但却真理。

陈白心中感慨着,不过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反正元始天尊早就知道了他们的事情,自己说不说的也不重要了。

这么一想,陈白笑着看向了准提道人,

俊俏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随后缓缓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准提兄只需答应我一件事情。”

“我便可发下血誓,绝不将准提兄与燃灯的事告知任何一人。”

准提听到陈白这话,脸上瞬间大喜过望;若非面子,陈白估计他都得抱上自己了。

“陈兄此话当真?”

准提心中那叫一个真开心呐,心道跟这货废话了这么久,可算是拿下了;只要发下血誓他绝无可能再说出去了。

血誓又称天誓,乃是对天发誓,若发誓者违背誓言乃是由天道执行,即便圣人也难逃一死。

要知道他们这些圣人都是将元神寄托于天道的;当然,陈白是自身成圣,与天道无关。

看着准提这欣喜若狂的模样,陈白郑重的点了点头。

准提见状急不可耐的问道陈白究竟要自己做什么事情。

陈白微微一笑:“帮我带走李靖。”

听到这话,准提表示有些不解的问道:“陈兄,恕我鲁莽,你为何一定要带走李靖呢?”

“孔兄也知道,李靖是我徒弟的父亲;如今我徒弟下落不明,为师的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准提点了点头:“陈兄还真是爱徒呀,其实哪吒和李靖的事情,你不如去打听打听元始天尊那边。”

陈白听到这话有些不以为然,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准提这货估计是又想挑拨矛盾。

“一句话,你是帮还是不帮。”陈白懒得与准提废话,直接开口问道;而且如今他和燃灯出来也有些时间。

相信他自己也明白没什么时间可以浪费了。

准提道人思索了一番之后,沉声说道:“这件事情本不是难事,可是你今日在灵霄宝殿当着诸圣的面......”

说到这里,准提道人没有再接着说下去,有些话说到一半,自然就会明白其中的意思。

当看到陈白有些难看的脸色时,准提道人沉默了一下后:“行,这件事我帮你,不过你也得帮我发誓。”

陈白嘴角一撇笑了一下:“等准提兄帮我带出李靖再说,毕竟你也懂自己。”

准提道人心中十分清楚陈白在间接骂自己,但是他有什么办法呢。

他现在是有求于人,即便心中清楚,那也只能憋在心中。

看着准提道人这一脸憋屈的表情,陈白心中偷笑准提这货也算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陈白双手交叉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准提的回复。

他相信准提一定会答应自己的请求的。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想办法帮你带走李靖。”

扑通。

陈白闻言直接从石头上一个弹跳站了起来,随后缓缓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合作愉快。”

与准提道人握了握手之后,陈白心念一动分身瞬间回到了本尊体内。

准提道人看着眼前突然消失的陈白,心中震惊万分。

以他的眼界,一眼便看出了陈白刚刚这竟然只是分身!

这时他不由得在心中庆幸自己幸好没对陈白动手。

不然就算真的打赢了,也不过是人家的分身而已;人家的真身估计就已经在灵霄宝殿大肆宣传自己了。

想到这里,准提道人深吸了口气:“这陈白,真是越来越狡猾了。”

“准提前辈,这事?”

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燃灯道人这时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准提刚想发火却又连忙被他自己压了下去,转念想想为了挖到这人整出了这么多幺蛾子来。

可不能做出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准提道人叹了口气随后缓缓开口说道:“放心,陈白就想救出李靖。”

“再者说了,以他跟元始天尊的恩怨也是决计不会说的。”

听到这里燃灯道人心中的石头才算落下地来,随后开口询问着如今该怎么办。

“你先回去,我后来;我们不能一起回去。”准提道人当即说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去完成陈白的任务,去昊天那里把李靖救出来呀。

陈白的分身回到身体之后,一旁的孔宣还在喝着酒。

好在自己出去之前就已经告诉了孔宣,所以他也并没有过多的惊讶。

嗯?

陈白这刚一坐下,却是发现一道强大的目光锁定在了自己的身上。

“呵呵,原来是元始天尊,看来他是知道我出去了才跟出去的。”

冲了元始天尊微微一笑,陈白心中叹道,这一切当真就是那么歪打正着了。

无聊的喝着酒,陈白静静等待着准提等人回来。

他心中不禁有些期待看到元始天尊的表情了。

正当这个时候,燃灯道人出现在了门口。

“豁,这来的刚刚好呀。”

陈白低声说着,一旁喝的脸颊有些微红的孔宣忍不住开口问道:“陈兄,什么来得刚刚好呀?”

看着孔宣这幅样子,陈白摇了摇头:“没什么,就一些小事情而已。”

既然答应了准提道人,陈白也懒得去毁约;所以即便是孔宣他也不说。

他一直觉得喝酒误事,如今孔宣喝了不少酒,自己还是不跟孔宣说得好。

燃灯道人的出现并没有多少人的灌注,众人看了一眼之后便又低头喝着酒,结交着自己想要结交的人。

燃灯也没有多说什么,一言不发的走到了元始天尊的身边乖乖坐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