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燃灯要叛教

陈白当真是被这两个人整无语了。

事实上,。

在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圣人眼里,陈白的确是有多管闲事的问题。

小小一个凡人,先不说没死,就算是死了也跟他毫无干系呀,自己徒弟的父亲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陈白是从一个现代人穿越过来的。

很多事情上面的原则和底线跟他们完全不同,这也间接导致了陈白与他们不可能成为一路人。

他们在乎的那些所谓的面子什么的陈白并不在乎,而陈白所在意的底线跟原则他们也不放在眼里。

“这些废话说了也没用了,一句话,李靖我带走。”

陈白也懒得再跟他们废话,于是便开口直接说道。

昊天直接就说了一句不行,李靖乃是他天庭的人,陈白当着诸圣的面如此要人。

这完全就是在打他的脸,打天庭的脸;若是自己答应了的话,以后天庭还如何在诸圣之间立足!

如何在洪荒立足,如何在三界服众!

“陈兄,你真是气昏了头呀,你当着这么多大佬的面要人,不就是啪啪啪的打着昊天和天庭的脸呀。”

“他又怎么可能将李靖给你呢。”孔宣看着尴尬而硝烟味弥漫的气氛,连忙走到陈白身边小声提醒着。

听到孔宣说的这话,陈白才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心中暗骂自己怎么老是缺根筋。

特么自己若是好好说,暗地里去找昊天要人的话谈谈条件说不定是会给的。

但是如今自己脑袋一热把这关系搞僵了,要人这个办法算是玩球了。

想到这里,陈白一个劲的骂自己怎么就是没有办法克制好自己的脾气。

明明都已经修炼了道心、明明都已经成了圣人,却连自己的脾气都没有办法克制。

“罢了罢了,或许是李靖命该如此吧。”

陈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面,举起酒杯对昊天和元始天尊敬了杯酒;至于说对不起那是没必要的事情。

不兴那一套。

昊天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以如今的场合也不适合争吵。

便也坐了下来:“好了,托塔天王你先下去吧。”

昊天说着随后缓缓开口吩咐仙女们端着蟠桃走了上来。

一个个精致的摆盘,上面飘着仙气。

惹得陈白都想要抬头看看那桃子下面是不是藏着干冰。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很快就有一个面容清秀的仙女端着一个盘子放到了陈白的桌上。

“前辈请慢用。”

嗯?

放下一个就走了?陈白有些不解,如果说只有圣人有,那镇元子他们为什么又有。

陈白看着孔宣眼中闪过的一丝不满。

直接将桌上的蟠桃不动声色的推到了孔宣的旁边。

再次运转传音入密的方式说道:“孔兄,我知道你要的不是个蟠桃,而是面子。”

“别着急,他们迟早是要还的。”

说着,上面的昊天注意到了他们的动作。

“怎么,陈白道友不喜欢吃蟠桃吗?”

“这可是上品蟠桃,食者可与天同寿。”

陈白笑了一下,他能不知道这蟠桃的用处?

三千年一结果,共有三千六百株;上品蟠桃可谓少之又少。

不过他系统空间里面的仙草灵药哪个不比这蟠桃牛。

再者说了,为了孔宣的面子,他也决计是不会收这蟠桃的。

随后陈白看着昊天说道:“不想吃,这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听到陈白这话,昊天眼角僵硬的扯动了两下。

事实上谁不知道这蟠桃对圣人没什么用啊。

但是就算你不吃也可以赏给门下弟子呀,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个天大的机遇。

这也算得上是天庭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

陈白这番话无疑是让昊天的脸面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一旁的孔宣的脸上也挂着震惊。

他真没想到陈白能够为他不惜得罪昊天。

眼瞅着气氛越来越尴尬,太上老子急忙从中调和。

这件事情也算是个小插曲过去了,不过孔宣桌上的那颗蟠桃却是根本没人动,就那么突兀的摆在那里。

宴会进行到一半,燃灯道人和准提道人却是先后离开了灵霄宝殿。

燃灯道人正是跟着元始天尊所来,而太上老子则是孤身一人。

玄都大法师并不在其身旁。

看着燃灯道人和准提道人先后出去。

孔宣一脸八卦的凑到了陈白身边。

“陈兄,你说这两人一起出去会不会是有什么不正常的交易呀?”

“人家的事咱不管。”陈白笑了一下。

按照正常发展来说,燃灯这货是要叛离阐教进入西方教的。

不过因为很多事情都没按原本的发展方向走,陈白也就没有过多在意。

这次看到燃灯和准提秃驴的行为,陈白却是再次好奇了起来。

难道燃灯还是会入西方吗?

心中不由得好奇起来,陈白对这事纯属抱着吃瓜心态。

他倒是希望燃灯叛离阐教,反正头疼的是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这么爱面子的一个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副教主叛教了,不知脸该往哪搁呢。

这么一想陈白都有些期待起来了。

随后化出一道分身坐在这里,本人早已经离开了灵霄宝殿跟在准提道人的后面。

“嗯?这准提往蟠桃园去干嘛?”

陈白跟在准提后面有些不解的自我疑问。

嗯?陈白皱着眉头看向了身后。

看清来人之后陈白笑了一下。

“呵呵,原来元始天尊自己也放心不下燃灯道人,竟然也偷偷溜出来了。”

隐匿身形,元始天尊的注意力又一心放在准提道人身上,故而也并没有发现自己。

两人悄悄的跟在后面。

走了好一会儿,准提才停下脚步。

这已经到了蟠桃园的门口了。

准提笑着走向了门下所站的人。

正是阐教的副教主燃灯道人。

“二人跑这么远来相见,要是说没事的话,谁又会相信呢。”

陈白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不远的元始天尊却是眉头禁皱,不曾舒展半分。

为了不被准提秃驴发现,陈白和元始天尊不约而同的隔着不远的距离。

根本听不到两人说话交谈的内容,只能看到两人眉开眼笑的模样……

“嘶,难道燃灯这货真的要叛教吗?”陈白忍不住在心中自言自语着。

许久过去,元始天尊似乎忍不了了,再次施法隐匿身形之后悄悄摸摸的走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