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鸿钧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陈白醒来之后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威严老者。

鸿钧脸上依旧是一副古井无波。

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陈白的问题。

陈白坐在床上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没有什么不适。

但是看着自己右半身空荡荡的模样,提醒着他自己这不是一场梦。

不过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死,自己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紫霄宫;元始天尊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鸿钧那平静的双眸似乎一眼便看穿了陈白心中的想法。

只见其坐在一旁的蒲团上面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在好奇一些什么。”

陈白双眼之中有些迷惑的看着鸿钧,心中想不明白这老头子是在打什么主意。

这算是陈白第一次见到这传说中的道祖鸿钧,心中不免有些忐忑起来。

鬼知道这人到底是在心里面打着什么鬼主意。

不过看鸿钧这样子,应该对自己没有什么坏心思吧。

陈白心中有些自我怀疑的想着,毕竟要是想杀自己的话,他当时直接让元始天尊将我杀了就可以。

我现在也不应该出现在紫霄宫中吧。

鸿钧只是微微瞟了一眼陈白,不急不缓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的疑惑。”

“但是你只要清楚你自己现在不会死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东西你也没办法管了。”

陈白听着鸿钧的话,到后来基本上就明白了几个要点。

他的意思就是别让自己问东问西,先疗伤再说。

可是如今陈白怎么可能做到什么都不管呢。

他必须要弄清楚自己昏迷了多久,如今截教已经什么情况了……

陈白很快就运转杀戮法则,幻化出了右半身的身体;至少能够支撑平衡让身体站立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鸿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陈白瞬间往后倒在了地上。

“就你如今这样,你能干嘛?你还想去哪里?”

听到鸿钧的问题,陈白脸色苍白的说道:“感谢道祖救命之恩,陈白没齿难忘,但是我必须回去看看截教师兄弟们的状况。”

陈白并不想将关于截教的事情与鸿钧说太多了。

毕竟鸿钧如今代表的是天道,而这次的封神量劫就是天道针对截教和人族的。

虽然不了解鸿钧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十分的清楚鸿钧定然是以天道放首位。

之前他所怀疑的,就是自己师父很可能被抓到紫霄宫来了。

不过虽然怀疑这些事情,但是陈白也不好多问什么、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自己还是被他给救回来的。

就算当时陷入了昏迷,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是自己既然出现在了紫霄宫,那就说明了是谁将自己从元始手下救走的。

“这段时间你就暂且待在紫霄宫中好生养伤,待你伤势恢复,我自会再来找你。”

鸿钧说完,圣光一闪已然消失不见了踪影。

陈白摇了摇头,心道这些活得久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看透。

甚至是一句话都不多说,就怕泄露了什么一样。

没好气的想着,随后陈白缓缓坐到了床边上,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右半身。

【重炼肉身?可是自己这还一半留在这里,只炼一半的话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了。】

陈白心中尴尬的想着,同时他在意识中开始呼唤起了佛系咸鱼系统。

似乎他还说自己要是死了的话,那就会直接解除绑定跑路的。

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随着一声声呼唤,脑海里面却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回应;陈白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

难道真的就这么跑路了?可是系统空间还在呀!

想了半天也还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一看到自己空荡荡的半个身子。

得,陈白发现自己也还是束手无策。

一时之间陈白发现自己根本就无从下手......

【既然如此,倒不如回九黎壶看看壶中仙那小老头算了。】

心中想着,虽然有些担心鸿钧会发现自己身怀九黎壶。

但是转念一想,以鸿钧的高度和眼界想必对一个小小九黎壶也没有兴趣吧。

心念一动,陈白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高处的圣光当中。

“呵呵,这小子气运果真非凡,竟是连炼妖壶都有。”

“倒也正常,毕竟身怀混沌至宝,一个小小炼妖壶又算得了什么。”

陈白此时已经出现在了九黎壶的世界当中。

对于外界的话语根本没有听到。

“老头子?老头子你在哪呢?”

陈白刚一走进来,整个人就放松了许多。

直接开口大声叫喊着壶中仙。

就在这个时候,那熟悉的身影飘到了他的眼前。

正是那可爱的小老头儿……

壶中仙看到陈白这副模样当即震惊起来。

“你小子啊!每次进来都是这半死不活的模样。”

陈白尴尬的笑了一下:“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也好好的嘛。”

壶中仙没好气的锤了陈白一下:“你管这叫好好的?”

“你可知道要不是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在时时刻刻护着你,你现在早就暴毙了。”

陈白当即愣了一下,脸色铁青的说道:“可不兴这样咒我的啊,你还想不想要美酒和美食了。”

壶中仙这次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废话连连,而是阴沉着脸带着陈白走到了凉亭处。

“有酒没有?”

听到壶中仙的问话,陈白心念一动取出了几坛好酒。

两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吃着烧烤喝着酒。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

酒过三巡。

陈白才缓缓抬起了头,眼中带着凝重的神色思考起了壶中仙最开始说的那句话。

“老头子,你最开始那句话真的没有吓我?”

壶中仙咬了一口鸡腿又往嘴里灌了口酒:“老头子我怎么可能会骗你!”

看着壶中仙这副神色,陈白瞬间沉默了,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我只要没了那股力量的守护,很可能就会当场死亡?”

壶中仙叹了口气:“请你把可能两个字去掉。”

。。。

那股力量,难道是鸿钧留下的?

他根本就没救我,只是用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吊着我最后一口气?

可是他这是为了什么呢?

陈白一时间脑袋里面就蹦出了数个问题。

思来想去,自己手上值得鸿钧看上眼的恐怕也就那烧火棍了吧。

“可是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跟我说,而是说什么让我好好疗伤,伤好后自然会来找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