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疯子似的陈白

陈白看着元始天尊手上出现的盘古幡和上面那毁灭一切的气息。

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一棍已经把他逼急了,不过那又如何。

既然没有打算活着回去,那么死也要让元始天尊他们掉一层皮!

他不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战胜两名天道圣人,。

主要是他们的底牌和手段太多了,平常可能不会展现出来,但是到了生死危机的时候他们绝对不会吝啬。

而且他们本就是将元神寄托于天道了,哪有那么容易就斩杀呢。

不过这些都不是陈白如今在乎的。

【叮!宿主所展露出来的力量已经远超所允许的范围,请宿主立刻收手。】

收手?

听到这话,陈白不免愣了一下。

随后直接将系统的声音撂到了一旁,需要的时候不出现,这种时候就跑出来警告老子。

你特么是不是元始天尊是一伙的啊?

老子现在收手能有活路吗?陈白心中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对这个系统早就满是意见了,如今反正都快没了,他也不在乎系统会不会跑路,。

鸿蒙九转天功运转到了极致,杀戮法则疯狂运转直接锁定了元始天尊。

鸿蒙二转枪意刺破云霄,此时的陈白左手握住烧火棍,右手持着长枪。

整个人的气势还在不断上升,体内的力量直逼圣人!

“死吧!”

陈白狰狞的一声怒吼拉响了这最后的一战。

元始天尊手中的盘古幡不断释放出混沌之气,此时的他犹如魔神降临一般。

没有了一星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看着无尽的黑气,陈白身上的灰白色长袍瞬间就被割破,手臂上面鲜血横流!

就连脖子上面也有着一道伤痕,鲜血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陈白就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手中的烧火棍在一瞬间就烧尽了一片黑暗。

没有任何的停留,抓住这个空档陈白断然使出了鸿蒙十一枪!

不是一枪一式,这次陈白一口施展出了鸿蒙十一枪!

随着一枪更比一枪强,前面还能利用盘古幡对抗自如的元始天尊发觉自己慢慢的有些吃力下来。

而陈白距离他也已经越来越近!

“蝼蚁妄想撼树,你找死!”元始天尊也怒了,一股狂暴的能量瞬间以他为中心爆裂了开来。

噗!

陈白瞬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陈兄!”孔宣看到这一幕就想要上前。

冥河老祖连忙将孔宣拽了回来,脸色难看至极的说道:“你想找死吗?”

“这种战斗已经甚至是要远胜圣人间的战斗,不是你我能够插手的了。”

“可是陈兄他!”孔宣听到冥河老祖的话,俊逸的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冥河老祖仰天长叹了口气。

“这小子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来,他所有的力量都用到了攻击上面,他根本就没有想过防御。”

啊!

突然陈白一声惨叫响彻了虚空。

放眼过去,眼前的画面血腥非常,令人难以直视!

陈白,陈白的半边身体的血肉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副骨架手握这长枪。

“陈兄!”看到这一幕,孔宣都有些震惊了起来。

陈白并没有停下,他的速度反而加快了几分!

听到了孔宣对自己的呼唤,陈白回头冲着冥河老祖与孔宣露出一个笑容。

嘴唇轻启,无声的向他们说着对不起,是自己将他们毫无干系的人拉入了里面。

都是他太自信,以为有了系统的帮助就能够无敌,以为有了混沌至宝就可以藐视一切。

今天他知道自己错的彻底,错的离谱了。

啊!

陈白的惨叫还在这寂静的混沌中不断回荡着,盘古幡上不断释放出的混沌之气毁灭了他将近一半的肉体。

眼中浮现出一抹决绝之色。

自己绝对不能再这么耗费时间了。

这么拖下去,恐怕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突破盘古幡的封锁了。

想到这里,陈白几乎将牙齿咬碎,脚下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

鸿蒙十一枪也已经施展到了最后一枪。

这一枪,犹如黑夜中划过的黎明,血红的枪意刺破混沌之气短暂的开辟了一条路出来。

“啊!陈白一声惨叫再次响起,撕心裂肺的声音在混沌中显得是那么孤独。

低头一看,自己的右半边身子已经空空如也,为了施展最后一枪,他的骨架都已经化成了齑粉……

暗处。

“此子究竟经历了什么,如此狠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混沌中出现了不少的惋惜声音。

在这一刻,他们都相信若是给陈白足够的成长时间,他的成就绝对能够超过在场的所有人!

只可惜现在是没有机会了,在他们眼中陈白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

“只可惜一件混沌至宝就要落入元始天尊手中路,哎。”

正当所有人说着的时候,陈白已经来到了元始天尊的眼前。

此时的陈白浑身没有一块好肉。

右半身空空如也,左半身全是伤痕,鲜血直流。

元始天尊嘴角擒着冷笑:“呵呵,你看看你现在哪里还有半分人样。”

陈白现在哪里还有气力跟他废话,手中的烧火棍再次燃烧了起来。

“给爷死!”

陈白怒吼一声,铺天盖地的烈焰直接将元始天尊和自己包裹在了里面。

哪怕是暗处吃瓜的大能们也根本无法透过火焰看到里面。

陈白先发制人,用仅剩的左手握住烧火棍朝着元始天尊当头砸下。

元始天尊没想到陈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有这么强的实力。

连忙将漂浮的盘古幡召了回来,挡在自己身前。

轰!轰轰!轰!

陈白不断挥起烧火棍不知疲倦的砸着。

每一次砸下,盘古幡都会猛烈的震动,好几次都险些跌落在地脱离了元始的掌控。

“烦死!”元始天尊暗骂一声。

一直陷入被动的他脸上尽是愤怒,他想要围魏救赵。

但是即便他刺穿了陈白腹部,陈白依旧不防御不抵挡。

只是带着狰狞的笑容不断的挥起烧火棍砸向自己的头顶。

直至后来,元始天尊都不知道自己已经重伤了陈白多少次了……

这一次他慌了,他真的慌了。

在他眼里陈白简直成了一个不要命的疯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