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枪意和杀意的结合!

“呵呵,这人如此辱骂你,不知道孔兄有什么想法呀?”

一便抵抗着恐怖的威压,陈白笑着调侃孔宣。

孔宣嘴角一扯:“人家都踩你头上了,要是还能忍下这口气的话就不是我孔宣了啊。”

“怎么样?一起活动下筋骨?”

陈白脖子一歪,冷声回道:“正有此意。”

准提的脸上怒火滔天,这两个小子当真是嚣张过头了。

贫道还站在这里,你们还讨论对的这么热火朝天,当真是没有将贫道放在眼里了!

轰!轰!

虚空震动,一个个劲风不断的刮着,仿佛一把把刀刃切割着准提的肉身。

准提回过神来,一脸震惊的朝着陈白看了过去。

陈白一双眼眸已经通红,一头长发疯狂乱舞就像是一尊滔天魔神一般。

无尽的杀气让准提有些没能反应过来,陈白却是眨眼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只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完美的血红色弧线,一道道残影不断重叠。

“吃我一拳。”

陈白一声怒吼还没落下,沙包大的拳头已经打到了准提的眼前。

这时准提哪里还敢大意,大手一挥,直接就是一股强大的圣人之力轰了出来。

这时,虚空直接震碎,恐怖的拳影与陈白撞击在了一起,一个转身他从衣袖当中直接掏出了清净竹。

陈白当时就冷笑一声,浑身的杀气直接化作了一个保护罩。

将清净竹荡开的同时也卸去了准提这一拳的恐怖力量。

“不愧是圣人啊,这一拳的威能就可以灭杀任何大罗金仙了。”

孔宣身为圣人之下第一的准圣,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准提这看似匆忙的一拳究竟有多么恐怖。

只不过陈白是个例外,这货特么就是个只打巅峰赛的人。

让孔宣震惊不单是准提的恐怖,更是陈白这货以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竟然能够跟准提硬刚。

孔宣不由的思考着陈白这货的肉身究竟是有多强了......

就在这时,陈白却是被准提道人一脚踢了回来。

嗖!

刚想要再次冲上去,陈白猛地一个回头。

有些惊讶的说道:“孔兄你怎么还在看戏啊,这老秃驴比以前好像更强了呀,你再不帮我的话,我可要废了。”

孔宣苦笑一声:“你当谁都是你这变态啊,我连他一拳都难以抵挡,我怎么上啊。”

???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陈白的五官几乎拧成了一个问号脸:“你可是圣人之下第一啊,不至于这么拉胯吧。”

“你都说了是圣人一下呀。”

陈白满头大汗还想要说些什么,很快就脸色大变:“小心!”

一声怒吼,陈白直接一掌打在了孔宣的身上;两人瞬间朝着两边倒飞了出去。

就在他们刚刚所在的地方,准提巨大的掌印从天而降,直接将其夷为平地。

这片空间都已经无法再承受准提的任何打击,仿佛随时都要崩碎了一般。

“呸!”陈白有些灰头土脸的站起身来,喉间一甜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

手中金光一闪,几颗丹药出现在了陈白的手中;正当他想要吞下去的时候。

一道圣光闪过,准提一把抓住了陈白的手。

“艹!老子嗑药的时候应该是无敌时间,你不能动手的啊。”

准提嘴角冷笑连连,一记重拳内含着无尽的圣力砸向了陈白的小腹!

陈白眼瞅不对劲,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血红色的杀气直接化成了一个盾牌挡在了他的胸前。

咔、咔嚓!

准提一拳砸出的时候,那血红色的盾牌应声而碎。

噗!

陈白脸色一白,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不敢停留,一个借力陈白连忙将被抓住的那只手抽了出来,灵力疯狂涌出直接往后暴退。

“呵呵,现在知道你我的差距了吗?”准提嘲讽的看着陈白,语气当中满是讥讽。

陈白半跪在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我呸,你这老秃驴也不看看你是圣人,我是什么修为。”

准提的脸色明显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变回正常了。

“那你既然知道自己的修为,又何必天天作死;你没有资格代管截教。”

听到准提的话,陈白身上的杀气再次浓厚了几分。

“我不配,你就配,你特么就是个配钥匙的!”

陈白冷喝一声,体内沉寂已久的杀戮法则真正的运转了起来。

一阵阵轰鸣声从陈白体内响了起来,空间瞬间就像凝固了一般。

无尽血红的杀气在陈白的右手上面不断汇聚,没一会儿的时间形成了一杆长枪的模样。

“这是什么法宝?”准提有些疑惑的说着。

同时他也震惊万分:“怎么可能,为何贫道感受到了法则气息!”

陈白没有多说,手中长枪虎虎生风,一个箭步犹如天上明月。

恍若流星划过天际,一枪震碎虚空,天地在这一刻失去了颜色。

当看到陈白掏出长枪的这一刻,准提瞬间就正经了起来。

“鸿蒙十一枪,相思断肠。”

陈白双目血红,杀戮法则瞬间发挥到了极致,恐怖的杀意和鸿蒙二转的枪意瞬间结合到了一起。

这一枪虽是鸿蒙十一枪的第一枪,但是陈白能够明显感觉到在杀戮法则的运转下。

压根不会像从前的火尖枪那样出现不堪重负的情况。

反而是威能在杀意的附加之下,上升了好几倍;已经有了毁天灭地的威能。

准提道人脸色大惊,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这一枪的威能竟然会这么强。

“七宝妙树!”准提一声断喝,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一件法宝!

有些像树的形状,但是上面散落金光,一股强大的威能从上面缓缓垂落下来。

登时,两股恐怖的能量瞬间撞击到了一起,爆炸所引起的余波直接波及上万里的距离。

万顷树木和山林全部被夷为平地、化作了灰飞。

孔宣见状连忙再次往外面逃去,同时运转五色神光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可即便如此,孔宣还是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

他只能仰天无奈的喊道:“妖孽,妖孽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呢!”

原本他在一旁仔细观战,寻找着偷袭准提道人的机会。

但是陈白这个妖孽竟然将准提道人的证道法宝都逼了出来,两人的硬刚,受伤的却是旁人。

此时阐教那边有无数修为低些的弟子,直接被这恐怖的威压击倒在地,纷纷吐血。

截教金鳌岛上的九曲黄河阵也是猛烈的震动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