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陈白战孔宣

说完。

陈白的身上瞬间爆发出了一股十分惊人的力量波动,大罗金仙的修为展露了出来。

嗯?

孔宣却是动作一滞,有些疑惑的质问出声:“你怎么会只有大罗金仙的修为?”

“啊?”

孔宣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接让陈白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过了好久的时间才缓缓不敢置信的说道:“孔兄,你不会是没睡醒吧?”

……

此时,此刻,空气是安静的。

孔宣此时此刻这脸都有些黑了下来,虽然自己的确是比较喜欢睡觉啊。

但是这也不能到处说呀。

“大罗金仙的修为,竟然就被众人称之为圣人之下第一人,陈兄看来是有些真本事的。”

听到孔宣的话,陈白笑了笑;这小子改叫陈兄了,至少证明还是有些认可了。

【嗝,要是我说那时候我那时候才太乙金仙的修为你又会如何呢。】

陈白心中还是忍不住的凡尔赛了一会儿。

摇了摇头正色道:“废话不多说,既然说好了要比试,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微微咳嗽了一声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

“我也想看看圣人之下无敌手的孔兄究竟有多强呢,还请不要手下留情。”

陈白抱拳接着说着。

礼尚往来,孔宣自然抱拳:“好说好说,只要别给我带大帽子就行。”

说完,孔宣的身上瞬间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气息与威压。

吼!

陈白瞬间被这风吹退了数十米的距离。

“哎呦卧槽,牛掰了我的哥。”感受到孔宣周身这狂暴力量,陈白有些无语的说着。

这让陈白想起了孔宣最后的结局好像还是被哪个圣人给出手镇压的。

由此可见准圣当中他的确没有敌手。

想到这里,陈白有些激动了起来。

【嘿嘿嘿,刚好我们截教没有高阶战力啊。】

【你很强,可惜你碰到了我。】

陈白心中想着,此时孔宣也只是跟他兜着圈子。

两人都没有急着出手,都在相互试探各自的实力。

陈白有些无语的看着小心谨慎的孔宣,脚下蓄力一蹬。

一个爆闪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之时已经出现在了孔宣的面前。

看似普通的一拳,其内却是蕴含着崩裂大山的力量。

孔宣暗骂一声同样的一拳打了出去。

轰!轰隆隆!

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往后退去千米距离。

恐怖的冲击力直接将四周草木尽数摧毁成灰,将近数尺的土层直接被其掀开了……

孔宣低头看了眼自己右拳上面略微发红的关节。

目光深邃的看向了陈白,再没有那云淡风轻的神情。

仅仅只是一拳,但是这种高端局;双方就已经能够基本清楚对面的实力了。

当然,在洪荒当中,一场决斗的影响并不止修为,相反法宝方面还要更加重要。

偏偏陈白的手中却是并没有什么法宝,尤其是在火尖枪被毁之后。

他手中已经没有了枪类法宝,对于自己擅长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使出来了。

就在这时,孔宣果不其然的已经施展了某种法宝,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股五彩神光。

【特么这就是孔宣的最大依仗,那神秘的五彩神光?】

陈白对其并没有多大的了解,他只知道这就是孔宣最牛批的手段了。

“陈兄,若是你能接住我这一招,我就坐下来跟你好好谈。”孔宣英俊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陈白却是没好气的说道:“行,我用两个拳头就能抗住。”

闻言,孔宣脸上露出一抹质疑的神情,似乎是出于好意的提醒道:“陈兄,我这一招可不简单的啊。”

“你确定你不用法宝啊?”

唰唰唰。

听到孔宣这话,陈白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心中一阵腹诽:【你丫的,老子要是有趁手的法宝会不用吗?!】

虽然说是这么说哦。

但是陈白还是悄悄的从系统空间当中将油纸伞取了出来,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陈白有些无奈的看着手中的油纸伞,其实若是说防御力这方面的话,铜镜可能还要高上几分。

但是那次大战之后,铜镜已经断掉了联系,只剩下了当时紧紧攥在手中的油纸伞。

......

这倒是让孔宣脸黑:他丫的,刚刚是谁装B的说自己拿双拳头就行的啊?

孔宣直接就是一道五色神光打了过来,青、黄、赤、黑、白!

陈白也是不敢大意:这可是孔宣的绝招,五行之内无物不收。

油纸伞瞬间化剑,无数的剑影弥漫天穹,瞬间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墙。

与此同时,陈白体内的力量也是不断涌出,剑影也是越来越多。

但是那到五色神光却也是诡异非常,无数可劈山碎林的剑刃一接触到的时候就犹如豆腐一般崩裂开来。

“尼玛,这什么诡异的招式;就是那种有力没地方用的感觉。”

陈白暗骂一声,眼瞅着那五色神光就要打到了自己眼前。

忙不迭将油纸伞直接撑开来,自己则是躲在了油纸伞的下面。

“陈兄,一柄小伞恐怕是护不住你吧。”孔宣看着躲在油纸伞下面的陈白,忍不住开口笑道。

陈白连忙回怼:“你能伤到我再说吧,这可是我祖传的油纸伞。”

孔宣笑着,抬手一举;那五色神光遮盖苍穹瞬间弥漫了整片天空。

恐怖的力量将方圆千里的生灵都压倒在了地上。

哪吒和任龙也是幸好跑出了数万里的距离,如今他们两人坐在旁边吃瓜,心中万分庆幸自己跑得远。

不然的话,吃个瓜还得跪着就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此时陈白看着空中那弥漫千里的五色神光,心中也是颇为震惊。

没想到孔宣的实力当真是如此出神入化,光是这一招五色神光;他的法力恐怕就是要远在多宝道人和燃灯道人之上了。

可惜。

这五色神光却是迟迟没有突破陈白的防御,准确的来说是没有突破油纸伞。

看着呆的时间也差不多了,陈白笑着在油纸伞下面说道:“孔兄,这都已经数个时辰过去了,我再数十个数啊,伤不到我的话可就算我赢了啊。”

听到陈白的话,孔宣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耐烦的神色和无语的表情。

他就很奇怪,不论他如何加大五色神光的力量,就是没有办法突破油纸伞。

就算他最后想着用以点破面的方法,就五色神光汇聚成了一道光束刺向油纸伞的一处地方。

却还是无功而返。

“十!”

“九!”

“......”

“三!”

“二!”

“一!”

说完,陈白笑嘻嘻的从油纸伞下走了出来。

“卧槽!什么鬼!”陈白转身,拿着油纸伞一个横劈斩了过去;这时孔宣也缓缓走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