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师姐怎么了?我还没死呢!

云霄仙子说着,整个人的气势就好像是一座冰山一般。

手中的混元金斗再次举起,眼瞅着就要狠狠砸下去!

长耳定光仙却是突然大喊一声:“住手,住手!我有办法让陈白复活!”

嗯?听着长耳定光仙的话,云霄仙子手中的混元金斗猛然一滞。

思考片刻之后,才缓缓轻启朱唇:“你最好别骗我,不然你只会死的更惨。”

声音很淡,话语中却是冰冷无比,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意味。

“绝对的,绝对的;老夫怎么可能会欺骗云霄师。。。”

长耳定光仙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啪的一声猛然响起,随后便是云霄仙子略显嘶哑的声音:

“我说过,你不配叫我师妹,再敢乱说话,我直接一掌拍死你。”

长耳定光仙,嘴角挂着一丝鲜血,一张老脸瞬间肿了起来。

跪在地上,连声称是;但是云霄却是没有看到长耳定光仙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阴鸷的笑容。

眼中更是充满了阴狠之色!

此时的陈白却是趴在一个沙坑里面,一双眼睛偷偷的往这看来。

通天教主站在云端之上,在第一时间也是发现了沙滩上的一点风吹草动。

张着嘴,脸上满是一副不可相信的神色;不过很快也是被笑容所替代。

就知道陈白这小子神秘非常,本座就知道你小子没有那么容易死掉!

另一边,云霄仙子正将长耳定光仙从地上扶起。

毕竟这可能是唯一救陈白的办法了,不管定光仙所言,是真是假。

云霄仙子总得先一试才能知道,但凡有任何的可能;她都不想就这么放过。

远处的陈白,却是听不到云霄仙子和长耳定光仙的对话。

看着迟迟不动手的云霄仙子,陈白心中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

【师姐这是在干嘛?怎么还不一掌拍死这长耳兔子呀!】

陈白心中想着,云端之上的通天教主却是隐隐约约听到了。

嘴角不由勾勒一抹笑容,看着沙坑中的陈白有些无语的想着。

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跟本座那时候一样,情犊初开呀。

云霄这明显是太想救活陈白,所以才会被长耳定光仙的一句话给自乱了阵脚。

不对!本座得盯死长耳定光仙,万一这货要是挥动了六魂幡。

那可就完了呀,即便是本座都无法挽回这场劫难。

想到这里,通天教主只感觉背后发凉,连忙便全神贯注的看向了长耳定光仙和云霄仙子。

只留下陈白一人躺在沙坑里面,一时半会还没有搞清是怎么回事。

【卧槽怎么还不动手呀,云霄师姐到底是在干嘛呀?】

陈白越看越着急,到最后直接从沙坑之中爬了出来,直接奔着云霄仙子的方向跑去、、、、、、

另一个方向。

长耳定光仙被云霄仙子扶起来之后,正神神叨叨的念着一串听不懂的口诀。

左手往衣袖中伸了又伸,却是每次都被云霄的眼神瞪了回去。

想要偷偷拿出六魂幡的他,只能满眼怨恨的缩了回去,只能再次等待时机。

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将劫气引入金鳌岛,即便自己死去,也能成就一尊佛陀!

长耳定光仙心中鼓励着自己,随后又接着念那晦涩难懂的口诀。

只可惜陈白刚刚赶到不远处,而且也听不到长耳定光仙的心声。

不然估计得直接笑到在地上打滚了:这货特么竟然是只傻兔子,如今封神榜已经签订。

基本上也是到了封神量劫的蓄发阶段,现在死掉,别榜上有名就谢天谢地了。

他竟然还想着成为一尊佛陀。。。

“师姐!你还站在那干嘛?赶紧动手将长耳定光仙直接解决掉呀!”

陈白从茂密的草丛中探出头来,看着站在一旁的云霄仙子大声喊道。

。。。

云霄却是俏脸一愣,在一瞬间就已经回头看去。

看着草丛之中那高大挺拔的身影,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云霄悄悄掐了掐自己白嫩光滑的大腿一把。

心中满是不可思议:这真的不是长耳定光仙布下的幻境吗,师弟、师弟他真的复活了!

看着一脸发呆的云霄,陈白却是一脸懵逼。

【大姐,你这是在干嘛呢?思考人生啊?】

要不是自己不能暴露实力,陈白已经恨不得自己冲上去解决那该死的长耳兔子了。

但是自己一旦高调了,可就不能当咸鱼了,这系统就算是废了呀。

为了一只小小的兔子,陈白连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划不来的!

这时,站在云霄仙子身后的长耳定光仙。

虽然愣了一下子,但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

满是褶皱的脸上,带着那虚伪至极的笑容道:“仙子,我就说可以救活陈白师弟吧。”

“其实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没啥事的话,老夫就先告辞了。”

云霄小脸一愣,却是也没有制止正欲离开的定光仙;而是迈开大长腿,朝着陈白走去。

可惜这把陈白急得一批,连忙大喊了一句:“放你娘的狗屁!”

。。。

这一下,云霄和定光仙愣是都被唬住了,两个人都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

陈白见状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咳咳,师姐别慌,我是说这老猥琐的长耳兔子。”

“我顶你个肺的,小爷根本就没死,放你娘的狗屁的复活!”

云霄仙子一下子却是愣住了,原本开心的神色一下又冰冷了。

“所以,你根本就没死?你、在、骗、我?”

陈白闻言,一下子也是慌了神,连忙向云霄仙子解释自己之前是被炸晕在沙坑里面了。

根本感受不到外界的任何动静。

【我靠,师姐啊,你说这是我们如今应该关心的事情吗?我们要关心的不应该是这死兔子吗?】

云端之上的通天教主却是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连连摇头:

哎,陈白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呀。

嗯?!

“好你的定光仙,竟敢在本座眼皮底下耍花样!”

通天冷哼一声,缓缓抬起了右手食指,一股恐怖的剑意盘旋于指尖,竟是让云端之上的闲云纷纷消失。

整个虚空都为之颤抖,方圆万里都是肃杀的剑气!

长耳定光仙看着面前的局面,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伸手直接从衣袖中掏出一面乌黑的令旗,其上包裹着一股黑色雾气。

“哈哈哈,我佛慈悲,老夫终能完成你的嘱托!”

大笑几声,定光仙已经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六魂幡,眼瞅着就要摇动。

陈白和云霄仙子,却是刚从争论陈白挂没挂的事情中反应过来,此时想要阻止已经没了时间、、、、、、

长耳定光仙也是近乎癫狂的笑着:“截教,在此次量劫之中,必被、、、”

噗呲!

只听到一声利剑铮鸣,一股毁天灭地的剑气,以长耳定光仙为圆心,呈四面八方散去!

砰!轰!

待到烟雾散去,哪里还有定光仙的身影,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团血肉、、、、、、

陈白和云霄仙子两人,不可思议的定睛看去,只见一道如利剑般挺拔的身影站在长耳定光仙的位置上。

手中托着的便是那天道凶煞异宝,六魂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