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突破大罗,因祸得福

陈白时不时的与壶中仙交流着,日子也在一天天的过去。

这天阳光明媚,陈白悠闲的在这方小世界中散着步。

突然壶中仙却是出现在了陈白的眼前。

只见他嘴角带着一抹好奇的笑容直勾勾的盯着陈白:“你小子,这恢复能力是真的变态呀。”

陈白苦笑一声:“变啥呀,这前前后后都快百年时间了。”

壶中仙没好气的撇了撇嘴,面露鄙夷的看着陈白:“你就吹吧你。”

“平常人能捡一条命就万幸了,更别说什么恢复修为了;就算是天才没个千年时间也决计做不到,这还是在有无数天材地宝的基础上。”

听到壶中仙这话,陈白这才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啊这,这样一看是我凡了哈。

“算了算了,你还有酒没;今天陪你喝点。”

陈白摆了摆手笑着说道,随后拉着壶中仙坐到了旁边的一处凉亭里。

升起了火,掏出了系统空间当中的几只整鸡。

看着火篝上面不断滴落下来的油,壶中仙早就两眼放光的死死盯着,毫不转移。

“嘶,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出如此美味的啊。”壶中仙看着一心专注于做美食的陈白好奇问道。

陈白神秘一笑,一瓶自制烧烤料从壶中仙的手中一晃而过。

“喏,就是因为这独家秘制的烤料,这可是对修为都有帮助的。”

壶中仙显然是不相信的,只见他鄙夷的说着,一副老子不信的样子。

陈白刚想开口解释,不过壶中仙却是很快就反驳了他的话。

“得了吧,你就可劲儿吹吧,要是真这么神奇,你还会只有太乙金仙的修为?”

唰。

陈白瞬间脸就黑了:我竟是找不到话来反驳你。

最后陈白直接撕下了一只鸡腿,随后开玩笑的说道:“哎,好香啊,可惜只能我一个人吃了。”

陈白一口咬了下去,瞬间满嘴冒油;看着陈白一下子就风卷残云的消灭了几只鸡。

壶中仙当时就急了,直接跑了上去抓住了陈白伸向最后一只鸡的手。

“别别,我吃,我吃啊。”

陈白皱了皱眉,特意说道:“诶,有些人不是不相信我吗?为什么还要吃呢。”

壶中仙一个劲的道着歉,陈白这才缓缓放手,笑骂道:“就你这小样啊,竟然还想跟我斗。”

只见壶中仙闷头吃着,压根就不搭理陈白。

陈白这才有些好奇的喝了口酒:“你说你,明明是个灵体,为什么还这么嘴馋呀?”

壶中仙嘴角还带着鸡肉碎屑,擦了擦嘴喝下一口酒之后白了一眼陈白。

“你个小娃娃懂什么啊,要是让你饿上万年,看你还会不会这么说。”

陈白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将壶中的酒喝完之后,慢慢的走向了远处的方向。

“我先去一旁继续修炼疗伤了,你慢慢吃吧。”陈白说完,随后往那泉水的方向走了过去。

同时他还是给壶中仙在火篝上烤了几只鸡……

刚刚走到泉水旁,陈白缓缓皱起了眉头。

看着这一汪血水,闻着这刺鼻的血腥味,他当真是有些没办法下去。

不过这也是当初自己身上凝结的血疤所导致,陈白哭笑不得的骂了自己两句,还是跳了下去。

整个人浸泡在这泉水之中。

不得不说,不知道这泉水有何来历。

反正自己在这当中浸泡了百年时间,肉体的强硬程度也是再次上升了几个层次。

虽然不知道比圣人如何,但绝对是要比准圣的肉身强的!

陈白感觉就算是一般的神兵利器也根本无法伤到自己分毫了。

不过这还是得实践了才知道,不然也只是推测和感觉而已。

陈白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的状态,整个身心全然投入到了修复经脉的最后一步。

他不知道的是壶中仙此时正捧着烤鸡站在一旁,眼中闪着光芒看着陈白。

“呵呵,看来这小子不出半月时间就要离开这里咯。”

壶中仙的声音有些落寞,随后缓缓走向了远处,只留下了一个形单影只的背影。

……

半月之后。

伴随着一声惊天的怒吼,血泉当中的水化作一道水柱直冲云霄。

陈白的身影从水柱之中缓缓显现了出来。

“这次置之死地而后生,修复经脉之后我的修为竟然突破了!道心也到了中期阶段!”

陈白感受着自己周身不断游走的雄厚力量,早已经不是当初太乙金仙的自己能够比拟的。

现在的自己,估计就算对上准圣,也能战胜了;即便是对上圣人,估计也不会那般狼狈了。

陈白心中想着,缓缓的落在了地上;低调的他从头到尾也只是出泉水的时候动静大了一点。

壶中仙此时也已经出现在了陈白的身旁,只见其缓缓说道:“呵呵,突破了?这才有我主人的样子嘛。”

陈白重新恢复了修为,心情大好忍不住调侃说道:“你这小老头啊,终于舍得叫我一声主人了。”

“别瞎说,老头子我只是说你终于有那份气势了,但是还没有承认你啊。”

陈白只是微微一笑:“别吓说了啊,蚩尤能有我帅吗?能有我会做美味吗?”

壶中仙看着陈白如今气宇轩昂,一抹剑眉于脸上飞舞的模样。

高挺的鼻梁犹如夜空中的上弦月,身穿灰白色长袍还有一股压抑的威严。

过了许久,壶中仙不得不说:“这还真没有。”

闻言,陈白笑着拍了拍壶中仙虚幻的肩膀:“哈哈哈,这才对嘛,跟哥混,绝对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壶中仙只是严肃的拍下了陈白的手:“得了吧,你小子这次出去好好活着就行,别夭折了,又得让九黎壶蒙尘万年。”

壶中仙何其聪明,他知道陈白早就担忧外界的事情了,这次恢复修为等会迫不及待的出去。

所以这才告诫陈白。

陈白心中一暖,他知道壶中仙就是嘴硬;其实就是担心你自己又不愿意直说。

“行了行了,小爷下次进来肯定不会再像这次一样半死不活的进来;这不在你面前丢脸嘛。”

壶中仙笑了笑没有多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行了行了,你就不用呆着陪老头子我了,你自己出去吧。”

“外面的人都在等着你呢。”

听到壶中仙的话,陈白笑了笑:“老爷子,你不会舍不得我吧?”

“放屁,我巴不得你早些出去;只知道偷老子的酒,要说舍不得也是舍不得你身上那些美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