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崩溃之后,重新振作

“嘶,这小子受的伤可不轻啊;若是换作旁人都不知道已经死上多少次了。”

那化作人形的虚影,手捻下巴上长长的胡须;看着倒在地上的陈白缓缓说道。

说话间,那老者直接将陈白隔空抬起,随手扔到了一旁的一处泉水当中。

“啧啧啧,浑身经脉尽断,估计是有些难活了哦。”这白袍老者缓缓说着,将陈白扔进去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一身的鲜血早已经凝固成疤,陈白泡在里面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这身上的鲜血才被清澈的泉水洗净。

不过这一汪泉水却是遭了殃,直接就被陈白一身血疤染得血红,上方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气。

期间那白袍老者也是来过一次,看着陈白被洗净的全身,脸上露出了满是褶皱的笑容。

嘶!这是在哪里!

陈白此时只感觉自己漂浮在什么上面,浑身没有一丁点的力气,就连基本的睁眼都没有办法做到。

甚至是他怀疑自己现在究竟是醒着还是昏迷着。

这种感觉他隐约记得还是上次为了九黎壶与计都大战的时候,受过如此重的伤。

不过很快,他就否决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这次的伤势恐怕是比从前受过的伤加起来还要重上十倍。

因为他刚想要运转灵力缓慢的恢复伤势。

却是发现自己体内的丹田干瘪万分,没有一丝灵力的流动!

很快他的意识就明白了一件事情—自己的经脉全断了!!!

陈白当时就崩溃了,在洪荒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他,早已经习惯了洪荒弱肉强食的规则。

若是自己经脉寸断的话,那可真就是待宰的羔羊,就算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呀。

一时间,陈白几乎快疯了,自己现在连眼睛都张不开,像个植物人一般只有游离的意识。

若非是道心坚持,陈白现在恐怕已经彻底崩溃了。

“呵呵,老头子我好不容易将你救活,你竟然想死?”

正当陈白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不断徘徊之时,一道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却是从陈白的耳边响起。

不过此时的陈白并没有办法开口说话,只能听着这声音诉说着。

只听他有些失望的说道:“哎,没想到九黎壶的主人竟然这么废物。”

陈白拼命的张嘴想要反驳,想要质问他凭什么骂自己是废物。

但是他的喉咙当中却像是卡住了东西一样,只能发出呃呃呃的声音来。

【玛德,我命由我不由天,老子想说话就说话!】

就在这时,陈白身上爆闪出一道金芒,瞬间照耀了这片天空。

“呦呵,还不服呢?”那老者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还带着嘲讽之意。

陈白没有时间再去搭理老者,刚刚他能明显感觉到鸿蒙九转天功在十分缓慢的运转。

只是因为经脉寸断而无法完成一个周天的运转,不过他能感觉到鸿蒙九转天功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修复着断裂的经脉。

【呵呵,刚醒来的我心态炸裂,这才导致自己并没有感受到。】

陈白有些自嘲的想着。

这时他才明白即便修炼了道心,但自己的心态还是太过浮躁,遇事根本没办法冷静思考。

吸取教训之后,陈白每天浸泡在泉水当中缓慢的修复着身体外伤,鸿蒙九转天功日日夜夜的修复着受损经脉。

【按照如今的速度看来,没有个几十年时间,自己是休想修复好经脉了。】

不过陈白并没有着急,按照他的初步计算,自己在这泉水中估计都已经浸泡了数十年时间了。

这数十年的时间以来,陈白还是没有办法睁开眼睛或是开口说话。

不过那老者却是隔段时间就会来这里跟陈白说说话。

从他的话里面,陈白也得知了他原来是九黎壶中的器灵。

他叫壶中仙。

陈白虽然没有办法说话,但壶中仙还是时不时的会走到这里来与陈白唠唠嗑,说说他从前的经历。

、、、、、、

“小子,你这进展算是很快了呀;你小子还不开口陪老头子我聊聊天?”

“小子小子的很不礼貌呀,你不应该叫我主人么?”

突然一道十分沙哑干涩的声音从泉水中响起。

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因为陈白数十年不曾开口说话;声音早已不再像从前那般低沉富有磁性。

壶中仙却也没有计较,他知道陈白这语气如此生硬的原因。

笑骂道:“你小子!说话跟个鬼一样,吓老头子我一跳。”

陈白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感受到刺目的光芒,他僵硬的流下了泪水。

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陈白才缓缓适应这重见天日的感受。

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白袍身形虚幻的老者,一抹剑眉入鬓,白了胡子白了发。

威严当中不乏慈祥。

“呵呵,你这小老头,看着还挺顺眼的啊。”

陈白僵硬的笑了一下,一双有些无神混浊的眼睛打量着壶中仙。

随后陈白又叹了口气:“哎,数十年才恢复视力和说话的能力,这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壶中仙却是有些无语的说道:“你小子不识好歹。”

陈白也无语呀,立刻回怼:“你这小老头啊,怎么说我不知好歹呢,我可是你主人。”

“九黎壶碰到你这样的主人真是不幸啊,不知满足,不知好歹,还遇点事情就自暴自弃。”

“你说你,面对圣人追杀,能捡回一条命就算不错了,竟然还嫌这嫌那怨天尤人的。”

“退一万步讲,你落到此步田地怪得了谁?”

陈白听着壶中仙这一连串的话,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什么借口来反驳。

“你不愿说,我来说;这只能怪你自己没实力。”壶中仙毫不留情的打击着陈白。

“我走了,这些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陈白听着壶中仙的话,刚开始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当他每每回想的时候,却总是有种醍醐灌顶之意,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壶中仙说的话好听吗?不好听!但是说的句句在理。

陈白就这么一边恢复着伤势,一边耗费时间琢磨着壶中仙那天留下的话。

不知不觉间,时间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的流逝着。

陈白时不时的与壶中仙斗嘴,慢慢的他也开始恢复了听觉和嗅觉还有各种感知。

刚开始的他只不过是借助九黎壶与器灵的相通才能与壶中仙交流。

如今的的确确的开始恢复了各种感知,甚至是基本的行动能力。

如今的他体内经脉也只剩下了丹田处还未修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