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对了,我还有个九黎壶!

“你小子挺能跑的啊,怎么不接着跑了。”

准提道人这时也后一步追了上来,看着满身伤痕恐怖如斯的陈白重重的啐了一口。

陈白已经做好了能做的所有准备,一双血红的眼眸像是凶猛的狼一般。

他恶狠狠的开口说道:“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因为我一个太乙金仙,你现在还有半点天道圣人的样子吗?”

这话说出口,准提圣人瞬间没了声音,一时间他竟是没有找到能够反驳的话语。

“陈白,没想到你隐藏的实力还挺深的。”元始天尊缓缓说道。

陈白只是脸色一白:“有什么用呢,这反而成了你元始天尊必杀我的一个原因罢了。”

“其实你们几个的心里就是害怕,你们害怕我要是成长了起来的话会找你们报仇。”

说道这里,陈白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渗人的笑容。

元始天尊脸色没有什么变化:“笑话,即便是让你成长起来,你也与圣人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准提听到元始天尊这话也是连忙附和着。

“只不过为了减少以后不必要的麻烦和封神大战的顺利进行,你今日是休想跑掉了。”

元始天尊说话声不是很大,但是因为修为之力使得他的声音不断在陈白的耳中炸响。

一股恐怖的力量开始在元始天尊的手中不断凝聚。

陈白眼中闪烁着光芒,他自然是注意到了元始天尊的动作;很明显元始天尊是想要一击必杀。

陈白也不再犹豫,直接掏出了火尖枪抢先动了起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就在这时,准提道人也没有闲着;陈白出手的一瞬间,他的一掌也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轰向了陈白的腰部。

“狗日的。”陈白怒骂一声,但是他却偏偏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身边还藏着一个毒蛇般的接引道人。

“你这徒弟面对三名圣人的围杀堵截,恐怕是难了呀。”

云端之上,女娲自然看到了陈白如今的处境,美艳的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

通天虽然看模样镇定自若,实际上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慌得一批。

陈白脸色一狠,转眼间元始天尊也强悍出手了。

虽然这一指看似轻飘飘的,但陈白很明显的从这里面感受到了生死危机感。

“擦了个蛋糕啊,这特么是置我于死地啊。”

陈白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狠辣之色,看着手中的火尖枪眼神中满是不舍。

“鸿蒙十一枪,踏无痕!”陈白一声怒吼震天,一转枪意发挥到了极致,甚至是还在不断的攀升。

陈白怒吼一声:“你大爷的,老子置之死地而后生!”

体内,一股关卡破碎的声音响起;鸿蒙九转枪意瞬间突破到了二转。

恐怖的枪意伴随着滔天的灵力倾泻而出,火尖枪上的裂痕已经越来越多。

就在这个时候,陈白一击甩出;火尖枪飞快的刺向了准提道人。

虽然这所有事情不过几息时间,元始天尊的攻击还是已经来到了眼前。

陈白没有丝毫的犹豫,刺出油纸伞抵挡的同时连忙从系统空间当中取出了铜镜!

轰!轰隆隆!

一股剧烈的爆炸声从中心传出,油纸伞和铜镜的品阶虽然不低,但奈何修为还是相差太大。

没一会儿的时间,本就是重伤之身的陈白再也没有实力抵挡了。

一双手不断颤抖,甚至连油纸伞都已经握不住了;铜镜也因为没有灵力的支持而失去光彩掉到了地上。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那我这身负外挂到底是有什么用啊。”陈白一边咳嗽着鲜血一边费劲的说着。

就在这时,系统空间当中却是闪烁着一道幽幽的绿芒。

“这、、这是九、、九黎壶吗?”

说到这里,陈白心中突然闪烁起了一抹精芒。

【听说九黎壶中是内含世界的,我能不能躲到里面去逃过一命呢。】

如此想着,陈白心念一动;重伤之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其实他也不知道以元始天尊的手段会不会发现九黎壶的存在,但是如今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陈白不是愣头青,更不是个傻子;面对三位天道圣人的合力围堵,他不认为自己有逃掉的机会。

就在陈白进入九黎壶的一瞬间,元始天尊也大手一挥直接驱散了漫天的烟尘。

看着空无一人,只剩下无数空间裂缝和黑洞的地方。

元始天尊皱起了眉头:“怎么无法感知到陈白的气息了。”

“一定是元始师兄太强了,在这一指之下,恐怕是准圣都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想来这陈白已经化作灰飞了吧。”

准提道人拿着已经村村断裂的火尖枪碎片,身形有些狼狈的说道着。

很明显这火尖枪和鸿蒙十一枪可是让其栽了个跟头呀。

就在这时接引道人也缓缓走了上来,轻声说道:“元始师兄,方才我一直守在外面,并未看到陈白逃出来。”

元始天尊点了点头:“也可能是被这黑洞吸入了混沌虚空当中吧,最好是死了吧。”

女娲看着下方的一幕,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通天教主:“通、通天师兄,陈白当真死了?”

通天的脸上阴晴不定,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过了好久的时间才说道:“走吧,我们前往紫霄宫吧。”

他的话很模糊,根本没有说陈白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实际上,他自己也不清楚陈白到底是死了还是凭借某种手段躲起来了,又或者是被吸入了混沌虚空当中。

不过女娲见通天这幅模样,红唇张了张最后也还是灭有选择多说。

准提道人一边修复着破碎不堪的天空,几乎已经沦为了一片废墟;同时嘴角掠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元始师兄,如今算是除了一个眼前的大患;我们也可以放心对付截教了。”

元始天尊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不置可否;今日陈白生死困境通天都不曾现身。

他也觉得自己似乎可以着手认真对付截教,将其众人送上封神榜去了。

、、、、、、

此时的陈白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浑身经脉寸断、一身灵力倾泻;整个人倒在草地上面已经陷入了昏迷当中。

除了手中紧紧握住的油纸伞,那铜镜并未在他的身边。

就在这时,湛蓝的天空当中却是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虚影,缓缓化出了一个人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