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圣人之下,陈白无敌!

“啊?谁说我要上斩仙台了?”陈白一声怒吼,与此同时直接取出油纸伞刺向了元始天尊。

砰!

元始天尊当即就是一指点了过去,瞬间两股力量从中间炸裂开来。

陈白连续几个空翻,后退了千米距离才缓缓停了下来。

比较之下,元始天尊在陈白的一击之下竟也是退开来两步。

怪哉,为何本座从他那柄油伞上面感受到威胁的气息。

“陈白,你还当真是言而无信啊,刚刚说完就反悔了。”

见状,准提圣人直接站了出来,指着陈白的鼻子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陈白只是无奈的摊了摊双手:“保命要紧,谁还在乎自己是不是个君子啊;而且我陈白从未说过自己是个君子啊。”

说完,陈白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元始天尊暗骂一声,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隔空抓向了远处天边的那道流光。

同时开口说道:“准提师弟,你们二位可别看着了;若是让陈白从我们手中逃走,我们颜面何存啊。”

这时在更高的天际之上。

一男一女正密切关注着下方发生的事情。

若是陈白在这儿的话,定然会发现这就是一直没有现身的通天教主和女娲娘娘。

女娲娘娘倾城一笑:“这小子恐怕是早就有与元始天尊他们一战的想法了,难怪会将多宝他们支走。”

“看来你这考验算是白费咯。”女娲笑着看向一旁的通天教主。

通天看着全力逃跑的陈白却是笑了笑:“不,这反而体现出了他临危不惧的极快应变能力。”

“且接着往下看去吧。”通天徐徐说道。

此时陈白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后那无形的大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泥马的,有完没完了。”陈白怒吼一声,火尖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鸿蒙十一枪,风无声!”

随着陈白一声怒吼,天边的云端开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原本还晴空万里,如今却是狂风大作。

无尽的枪意似要捅破这天,恐怖的威压汇聚出了极致的一枪刺向了大手掌心!

滔天的灵力和枪意灌注其中,火尖枪上的烈焰猛烈燃烧着;太上老子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惊万分。

这一枪已经达到了泣鬼神的一幕了,即便是自己的徒弟玄都也恐怕无法挡住这发挥到了极致的一枪!

随着陈白一头长发疯狂舞动,他浑身皮肤在大手的威压之下开始寸寸龟裂开来。

一眨眼已经像是一个血人一般,唯有他的两手闪烁着麒麟和神龙的虚影顽强抵挡着这股威压。

就在这时,元始天尊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可置信。

那无形的大手竟然开始出现了一道裂缝,随后直接崩碎开来!

陈白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足足倒飞了数万米的距离才撞倒在了一座山峰上面。

吐出一口鲜血,不敢有丝毫的停留;面如金纸的陈白再次运转灵力往远处飞去。

看着火尖枪上面的一道小臂大小的裂痕,他的嘴角勾勒起一抹苦笑。

“这火尖枪的品阶还是低了,只能承受住前五枪的威能,后面的六枪连一半的威能都发挥不出来。”

刚刚那一枪若是能够爆发出全部威能的话,陈白有把握毫发无损的摧毁那大手。

元始天尊低头看了一眼左手掌心处出现的一个小红点,一股惊人的杀意爆发了出来。

太上老子也是缓缓说道:“此子前途不可限量,若是任其成长下去,恐其能够屠圣!”

太上老子的眼力何等惊人,刚才自然看到了元始天尊掌心出的红印;那便是陈白将其无形之手摧毁的证明。

如今其还只是太乙金仙就能够伤到天道圣人,以后绝对无法想象了。

听着太上老子的答话,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相视一眼都露出了杀意。

他们两人可是早就与陈白有深仇大恨了,此子若是不除;以后恐无宁日了。

随即,两人也是追上了元始天尊的步伐,加入到了猎杀陈白的行列当中。

太上老子一双老眼当中闪烁着精芒却是没有动作,只是呢喃说道:“呵呵,三位圣人出手,老头子我应该没必要凑这热闹了。”

说完,太上老子含有深意的看向了头顶的更高处、、、、、、

“呵呵,貌似太上已经发现了我们呢。”女娲微微一笑说道。

通天面不改色的说道:“无妨,太上这人的心思太深,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

“也是,不过陈白这小子隐藏的够深啊,他竟然有能够比肩准圣的实力。”

听到女娲的评价,通天撇了撇嘴:“谁说这就肯定是他的全部实力了?虽然我这当师父的也不清楚,但是圣人之下他恐怕是无敌了。”

女娲一听,一张绝美成熟的脸震惊的张大着小嘴:“看不出来啊,你对这小子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通天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高?我看未必;只是今日他能不能活着离开还是一回事呢。”

“也是,如今他展露出来的实力估计已经让元始对他有了必杀之心了;不过死是肯定不会死的,你这师父又不是吃干饭的。”

听着女娲的话,通天也是笑了笑,随后又叹了口气:“若非是道祖突然召见我两商讨暗处势力的事情,本座可真舍不得拔苗助长。”

女娲听到这里,看了看更高的天上乃至是混沌中;同样无奈的叹了口气,两人心中都明白。

但是都不能说出来、、、、、、

下方。

陈白脸色苍白,背后已经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险些直接将脊柱打断。

元始天尊和西方二圣就像是猎人一般,在后面不急不慢的追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猎物。

手中一闪,陈白毫不犹豫的再次吞下了几颗丹药;体内的鸿蒙九转天功偷偷运转着,如漩涡般吞噬着四周的灵气。

“特么的,要是在混沌,说不定我还能凭借鸿蒙九转天功与元始天尊周旋。”

但如今是在洪荒当中,这里的灵力虽然不少,但是与混沌当中比起来的话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陈白面色一狠,转身又是一拳与准提的一掌对碰,再次倒飞出数万里的距离。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胸前的肋骨已经不知断了多少。

陈白面色无奈,偏偏这系统却是一直没有任何反应;自己又不能够擅自将其全部实力展露出来。

空有诸多底牌却是没有办法使用。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身影直接从自己眼前飞过,赫然便是元始天尊已经挡在了自己身前!

“操,玩完了。”陈白说着,左手握住了油纸伞,右手持着火尖枪;系统空间中的铜镜随时待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