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陈白与昊天的初次交锋

纸鸽飞出了东海之后。

奔向了陈塘关之中;这时好不容易将存活的人救出来的小白和任龙两人正坐在地上,呼呼喘着大气。

“师姐,那好像是师父的传音纸鸽。”任龙看着缓缓飞过城墙的纸鸽站了起来激动说道。

原本还小脸苍白十分累的小白听到这句话之后也是激动的站了起来。

伸手接过纸鸽,小白通过陈白从前传授的方法将其打开,陈白的声音缓缓从纸鸽当中传了出来。

“为师现在已经在去天庭的路上了,四海龙王已经被为师斩杀三人。”

“李靖和哪吒一家人为师还未寻到,事发突然,你们先行返回截教寻求你们师爷帮忙。”

说到这里,纸鸽瞬间化为了灰烬。

看着小白脸上的担忧之色,任龙有些疑惑的上前问道:“师姐,师父都说了些什么啊。”

小白愣了一下直接拉起任龙一步踏出:“快,我们赶紧走。”

“走?去哪里呀?”任龙满是疑惑之色的开口问道。

小白直接拉着任龙朝着截教金鳌岛飞快的飞去。

到了路上,小白才急急忙忙的给任龙解释道:“师父被天庭抓走了,哪吒和李总兵他们也还没有被找到。”

“那我们赶紧走吧,我们晚上一分,师父和大师兄一家人就多一份危险啊。”

说着,两人即便是早就因为救人体内法力所剩无几,但还是拼了命朝着远处飞快赶去、、、、、、

此时,陈白正被数十名天兵天将看管着缓缓往天庭走去。

天蓬元帅一手抓着半死不活的东海龙王敖广,一边死死盯着陈白以防他动手脚。

“我说天蓬元帅,昊天一年给你多少钱还是多少香火啊,让你这般为他卖命。”

陈白一路走的无聊,特意开口向天蓬元帅说道。

“住口,昊天上帝岂是你能随意议论的。”

天蓬元帅直接断喝一声不让其多说什么。

陈白嘴角微微一撇:“无趣,像你这种人真是无趣啊。”

这次天蓬元帅一脸冷色却是没有再回答他。

索性陈白也不再跟他浪费口舌了,一路上悠然自得的欣赏着风景,缓慢的恢复着自己的伤势。

说是缓慢也是无奈之举,天蓬元帅这货在陈白放手的第一时刻就封闭了陈白的法力。

其实仅凭天蓬元帅的所修炼的功法,那是断然没有办法封闭陈白法力的。

不过陈白也想看看传说中的鸿钧童子,后来的三界之主昊天上帝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如果陈白要是愿意的话,鸿蒙九转天功随便就能突破天蓬元帅的封锁。

一路脚程并不是很快,足足过去了两天时间,陈白等人才来到了天庭外围。

看着眼前高耸入云,不见其顶端的宏伟大门,气势恢宏属实连陈白都惊讶到了。

【我了个擦哦,没想到以前的电视里面非但没有夸张,反而还低调了呀。】

陈白透过这扇苍穹大门,看着里面层层耸立的琼楼玉宇,宫殿矗立。

止不住惊讶说道:“我丢,这就是南天门吗?”

“不用惊讶,南天门乃是我天庭第一道门户,后面只会让你更加吃惊。”

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缓缓开口的天蓬元帅,陈白嘴角一抽根本懒得搭理。

走过南天门,没有任何的闲逛,天蓬元帅直接领着陈白等人奔着灵霄殿去。

“呃,昊天也住在灵霄殿吗,我还以为是后面的张百忍搬到灵霄殿来的呢。”陈白默默呢喃了一句。

天蓬元帅皱了皱眉:“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真帅!”陈白眉眼一挑直接大吼了一声。

天蓬元帅连忙捂住了陈白的嘴角,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住嘴,灵霄殿前不得喧哗。”

陈白还想开口说什么,灵霄殿中却是传出一阵极其浑厚低沉,穿透力却极强的声音。

“何人在灵霄殿前啊?”

天蓬元帅砰的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回陛下,末将天蓬前来复命。”

“哦?呵呵,是天蓬啊,直接进来吧。”

“谢陛下。”

说完,天蓬元帅直接拉住了陈白和一旁的敖广对身后的天兵说道:“你们各自回去休息吧。”

说完,天蓬就带着陈白和敖广来到了大殿上。

【。。。特么这昊天还躲在帘子后面啊,令人无法见其真容,跟个娘们儿是的。】

陈白刚进殿门就好奇的看向了大殿之上的龙椅上。

但是结果令他很失望呀。

“呵呵,堂堂天帝,还玩我人族君王的那一套。”陈白有些鄙夷的看着龙椅和遮帘,回想起刚才天蓬的语言神态。

“呵呵,你就是陈白?”昊天的声音从帘内传来,刻意用修为遮掩的声音令陈白无法听到其喜怒哀乐。

“正是在下,没想到堂堂三界之主也能知道我陈白的名字呢。”

“呵呵,洪荒何其之大,堂堂三界之主又算什么,又能管得了谁呢。”昊天这话当中,似乎有着自嘲之意。

不过陈白可没想安慰或者心疼他。

只是冷笑一声:“所以,这就是你引起封神量劫,壮大自己势力的原因?”

“陈白!不得在陛下面前无理!”天蓬愤怒的一声,就想要站起来动手教训陈白。

这时昊天却是摆了摆手:“诶,年轻人说话有个性很正常,天蓬你不用介怀。”

陈白笑了笑:“听到没,你主子都发话了,你可消停点吧。”

昊天饶有兴趣的听着陈白的话,好奇问道:“怎么,似乎你不怕我?”

“为何要怕?”陈白至始至终都不曾下跪,只是负手傲然站立在大殿之中。

昊天沉默了一下,似乎也不想再去自讨无趣,便换了个话题。

“你是截教二代弟子?通天是你师父?”昊天缓缓说道,后面却是又加了句话。

“呵呵,我听元始师兄说截教弟子都是些湿生卵化的无理之辈呢;不过我一直都是对此保持不相信的态度。”

陈白听着昊天的话冷笑一声。

【呵呵,这是想间接告诉我,我一个人的态度会影响他对截教的看法吗?真是有意思啊。】

“聪明之人,从不会通过其他人的话语来了解一个陌生人呢;我相信堂堂三界之主也不会昧不自知吧。”

陈白微微说着,昊天也是笑着回答。

一旁的天蓬听得懵懵懂懂,半死不活的敖广眼中却是闪烁着精光。

心中想道:一个个的都是老狐狸罢了,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们是多年老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