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突破,大事不好!

通天好奇的看了看蒲团上的三霄仙子。

眼神横扫,紧盯着陈白好奇的问道:“陈白,为什么你三位师姐竟然耗费这么长的时间呀?”

啊?陈白听着通天教主的话语,摇了摇头:“师父呀,师姐们不像是你的境界和天赋,没有那么快的。”

通天教主闻言,沉默一想倒是所言有理:毕竟自己可是圣人,而且当时自己已经将跟脚提升到了混沌神魔。

而云霄、琼霄与碧霄三人都不过只是大罗金仙境界,所耗时间自然也要长一点。

【问,问你个头啊;你丫的怕是不知道你闭关了半年时间,要不是小爷改了下烧烤料。】

【师姐们,没有个三年五载怕是都出不了关。】

通天教主微皱了眉头,嘴角微扯。。

丫的,明明可以改良那啥玩意料,你竟然让本座闭关半年!这要是三霄出关比为师找。

让为师的脸往哪搁呀!!!

不过也只能想想,毕竟陈白这也算是让截教高端战力得到一个提升;更何况自己得了他不少好处。

通天心中有些无奈的想着,蒲团上端坐的云霄却是有了丝毫反应,整个人的气势不断上升。

长裙在威势驱动下,无风自动。

“师父,云霄师姐好像快醒了呀。”

“嗯,云霄似乎已经突破到了准圣初期!她之前可只是大罗金仙中期呀!”

听着通天教主的话,陈白的脸上也是带着笑容。

【看来师姐将这力量吸收的十分的好呀,就看琼霄和碧霄两位师姐如何了。】

【如今云霄师姐也算是在洪荒大地有了一份自保之力了,如果元始天尊还要像师姐动手的话,那小爷整死他!】

呵呵,陈白这小子倒还真的是对云霄她们好呀,不过于对于陈白那句整死元始天尊。

根本就没听在耳里,毕竟陈白太乙玄仙的实力摆在那里,整元始天尊?到时别让本座去救你就不错了。

嗯?

就在云霄站起身来的那一刻,通天教主眉头一皱,脸色瞬间就变了。

一个人站在旁边,好像是自己问自己:“长耳现在去拿本座六魂幡干嘛?”

陈白刚想走过去询问云霄情况,走过通天身前,却是刚好听到陈白这话,整个人就是愣了一下。

激动之下,直接冲着通天教主吼了一句:“你刚说什么!长耳定光仙在拿六魂幡?”

【完了,完了;如果说多宝道人是被迫叛教,那长耳定光仙这沙雕,完全是主动叛教的!】

什么!

通天脸上满是震惊,一股杀气从星辰般的眼眸中冲了出来,一股恐怖的剑意横扫碧清宫。

长耳定光仙竟然也是叛徒?!

那他此去难道是想要挥动六魂幡,引动天地劫气入金鳌岛?!

“逆徒!竟敢如此,本座要让尔死无葬生之地!”

通天怒喝一声,恐怖的圣人之力席卷了整座碧清宫;还没从修炼中反应过来的云霄更是吓得小脸煞白。

陈白无语的看着通天。

【顶你个肺啊,能不能给小爷冷静一点,都吓到我云霄师姐了;通天你丫的又发什么神经!】

做着心理活动,陈白还是决定问一下通天教主。

便是开口问道:“师父,不知道长耳师兄现在在哪里?”

通天教主听着陈白的问题,尤其是听到陈白的心声,多少也算冷静了些许。

貌似让陈白和云霄去也算不错,这也是他们一次历练的机会。

毕竟,云霄也到了准圣初期。大不了自己偷偷跟在他们两人后面,如果解决不了本座再出手。

心中想着,通天开口告知了陈白,长耳定光仙所在的位置。

陈白听清之后,没有一丝逗留,一手拉过云霄仙子,直奔长耳定光仙的位置而去……

看着离去的两人,通天脸上洋溢着姨母笑。

嘴角一勾,释放结界保护琼霄和碧霄两人之后;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空中,被陈白莫名牵住小手的云霄仙子,红着俏脸;还有一些没能反应过来。

声若蚊虫的看着前面一脸正经的陈白问道:“师弟,你这是要去何方?有何要事?”

闻声,陈白也是回头看去。

摸了摸后脑勺,看着惊慌失措的云霄仙子,不好意思道:

“呃,那啥,师姐啊,现在情况有些紧急,我带你去了你就知道了。”

云霄还很少见过陈白这一本正经的模样,潜意识的就没有接着过问,而是默默跟在后面。

甚至看着陈白那颇算完美的侧颜,觉得一本正经的陈师弟还真挺英俊的。

呸呸呸,云霄你在想什么呀!陈白只是自己的师弟而已。

自己身为师姐,怎么能够盯着自己师弟脸红呢!

云霄仙子心中想着,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却是更加红嫩了……

陈白一直顾着赶路,却也是没有发现云霄师姐的异样。

唯独通天教主,隐匿身形藏在远处的一朵云中,嘴角勾勒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划过天际的另一边。

在金鳌岛的临海沙滩上面。

长耳定光仙手握六魂幡,目光阴冷的看着金鳌岛深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大手一挥,一朵金莲凭空悬浮在了掌心上面。

“接引圣人,弟子已将一切准备好。”

“不消片刻,截教弟子就将会劫气缠身,不得不入量劫!届时还望允许弟子入西方,成就一尊佛陀。”

在金莲之上,也是浮现出了元始天尊、准提和接引的虚影。

三人面露冷笑,接引回答着长耳定光仙的问题。

“放你娘的狗屁,有小爷在这里,长耳你完了!”

陈白的声音却是从云端之上,怒吼着传来。

长耳定光仙在慌乱间,连忙将金莲往嘴中一塞。

元始天尊脸色一黑,看着那嘴中满是黏糊糊的口水和残留的菜叶。

仿佛都已经闻到了那恶心的气味,愤怒之下,大手一挥直接打散了水幕。

冷哼一声,看向了一旁懵逼的准提、接引两人。

“哼,两位师弟,你确定这种傻货,能与你佛有缘?”

元始天尊此时心中满是怒火。

特么这哪来的缺心眼,特么你就不能先挥动六魂幡吗?!

屁话这么多,现在被人发现了吧!

准提和接引两人,看着脸色阴沉的元始天尊。

两张老脸,面面相觑却又是相对无言。

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最后准提才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心虚的说道:

“元始师兄先莫着急,说不定说话之人只是截教一名小小弟子。”

“长耳挥手间便可将其灭杀。”

元始天尊听着准提的话,冷哼一声,却是又叹了口气。

“哎,希望如此吧;刚刚是为兄过于激动了。”

说着,元始天尊背手走出了大雄宝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