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愤怒的杨戬,陈白一枪碾压玉鼎

噗呲!

陈白刚刚喝进一口酒想要看戏,听到任龙的问题之后,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

小白一时间都没想到什么合适的话来回答任龙。

只能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要是不打就去后面看戏去,别叽叽哇哇瞎说了行不行。”

任龙直接摇头拒绝:“这怎么能行啊,我要跟师姐同进退,师姐一个人打不赢这人的。”

说完,任龙就跟小白站在了一排;陈白则是站在后面坐着喝酒。

倒不是陈白不愿意动手,只是陈白可不像玉鼎真人,如今他既是截教的二代弟子,就不能亲自欺负阐教三代弟子。

杨戬看着小白和任龙两人,又特意瞥了一眼后面的陈白;他心中已经清楚了。

只要自己不伤害两人性命,陈白就没有理由对自己动手了。

既然如此,自己就不伤他们性命,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算了。

心中这么打算着,杨戬便看向了小白:“你们两个猴把戏耍完了没有,耍完了就开打吧。”

小白凤眸一撇:“走远一点打,别祸害了这群平常百姓;真的是,你还真以为本小姐怕了你啊。”

小白说着,与任龙两人率先飞向了远处的方向;杨戬嘴角冷笑手持三尖两刃刀跟了上去。

看着远去的三人,陈白缓缓坐直了身子:“哈欠,这群人啊,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你们打的过谁嘛。”

说完,又喝了口酒,终究还是选择优哉游哉的跟了上去。

刚刚起身,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村庄;陈白心中浮现出一抹想法。

不由得驱使他走向了村庄,看着忙忙碌碌的百姓,陈白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杨戬刚刚所呆的这农户家中。

陈白刚想走进其中,心中突然一跳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玉鼎在附近?”陈白疑惑的自问,身形瞬间消失来到了空中。

“玉鼎道友,你没事跑那么快干嘛?”陈白看着云端前面的那个看似仙风道骨的道人。

玉鼎真人脸色一沉,自知已经被发现了,缓缓回过头来。

“哟,在这也能碰到你。”

阐教与截教早已撕破脸皮,如今见面自然也不会再以道友相称。

“呵呵,我倒是好奇你让杨戬来的这里是为何?这不就是一处凡间村庄吗。”

“难道阐教已经如此不堪,想要对凡人下手了?”陈白特意嘲讽的说着,玉鼎真人却是冷笑一声。

“与其担心这些,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有意思,你玉鼎何时如此有底气了,认为你自己能够打赢我?”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吧。”陈白不再多说,意念一动直接将火尖枪紧紧拽在了手中。

冷喝一声将火尖枪往前一送直指玉鼎真人胸口处。

玉鼎不敢大意,手中拂尘慌乱挥动急忙招架。

陈白手中火尖枪虎虎生风,摧枯拉朽之势瞬间将玉鼎真人逼退到了千里之外。

这还不算完,一枪未中陈白毫不气磊,转而一甩虚空震动!

“相思断肠。”陈白冷喝一声,强大的枪意刺破云霄;一转枪意轰然灌注,陈白仿佛进入了人枪合一的境界。

手中长枪就像是一条凶猛毒蛇,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震天。

手中长枪不断转动,玉鼎真人不出百招就已经大汗淋漓,手中的拂尘就快只剩下一根木棍。

“这不可能,你明明使剑为何枪法会如此高超,哪怕是,哪怕是、、、”

不等玉鼎真人说完,陈白嘴角噙着冷笑接了上来。

“呵呵,是不是想说哪怕是太乙真人的枪法也差远了?”

“不好意思,请不要将太乙真人那种蝼蚁与我混为一谈。”陈白冷喝一声,手中的长枪再次动作起来。

“没心情跟你玩了,你的徒弟我就先带走了。”陈白一笑,生死难料。

只见他收枪回势,显然是在蓄力;偏偏玉鼎真人却没有办法将其打断。

“鸿蒙十一枪,海纳百川。”

陈白的声音冰冷非常,就像是阎王的催命符一般。

手中的火尖枪开始猛烈的抖动起来,像是欢呼雀跃。

虚空颤抖,四周的天地灵气发疯似的朝着陈白涌来。

这一招,名副其实的海纳百川;这一枪吸收四周天地灵气发动,长枪贯穿天地,不用自己体内一分真气。

吸收的灵气有多强,这一枪就有多强!

玉鼎真人感受到如此汹涌的天地灵气心中震惊万分,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这一招的威能已经远超了大罗金仙的威能!!!

这一招自己绝对不能抗!以自己这太乙金仙的修为,能抗住这一枪的几率简直小之又小!

别到时跟惧留孙一样落得个魂上封神榜的下场。

玉鼎真人心里面想着。

不错,惧留孙并没有死去,只是在陈白的认知中他已经元神连同肉体被一枪毁了。

其实不然,惧留孙在死的那一刻,他的元神已经被封神榜自主招了过去。

很荣幸,惧留孙就这么成了第一个有名有姓上封神榜的人;至于长耳定光仙,不好意思,他死的时候,封神大战还没开启。

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玉鼎真人现在只想赶紧脱身。

陈白手握火尖枪,恐怖的灵力让他举手抬足间虚空颤动,声音空灵好似神明:“玉鼎,就此死去吧。”

陈白说完,这一枪轰然刺出!所掠之处虚空破碎遍布裂痕;这片空间都快无法承受他的未能直接坍塌。

“陈白!你要是杀了我,你的徒弟哪吒可就跟我一起魂归封神榜了!”

玉鼎真人原本还想用所有防御法宝扛过这一劫,但是当他真正直面这招海纳百川的时候。

无边无尽的灵力几乎压得他这个太乙金仙喘不过气来,他知道没有希望了;情急之下连忙大吼着。

陈白闻言脸色大变,虽然他不知道玉鼎所说是真是假,但是他不能拿哪吒的性命赌玉鼎的狗命。

身形变化,手中长枪急忙拐弯刺中了旁边的一座丘陵;轰,轰轰!

刹那间,烟尘、爆炸声响彻这片空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片刻后,这座丘陵化为齑粉归于黄土,没有任何残渣;方圆百里生灵寂灭!

陈白直接出现在了玉鼎真人的身后。

噗呲一声,火尖枪径直贯穿其左肩,陈白将玉鼎真人用枪尖挑了起来:“说,你对哪吒做什么了?对陈塘关百姓干嘛了?”

陈白的面容冰冷万分,若是真正熟悉他的人必然会明白,陈白真正发怒的时候是不会充满怒气的。

而是冰冷到极点的平静面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