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前往朝歌,路遇杨戬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积累下来已经过去了不少天的时间。

东海龙宫之中,一处秘境之内五人缓缓走了出来。

若是仔细瞧上一番的话,定然能够发觉正是四海龙王和那玉鼎真人。

只见他们五人有说有笑的缓缓走出。

“多谢玉鼎道友指点迷津,这件事情也是我龙族的事,定当助道友一臂之力。”

玉鼎真人连声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几位龙王了哈哈哈哈。”

“事已办妥,在下就先行离去了。”玉鼎真人说着就欲转身离开。

奈何四大龙王盛情难却,无奈之下难以脱身只能乖乖留下来多住几日,美名其曰商量办法、、、、、、

在陈塘关前往朝歌的路上。

陈白三人的身影犹如一道道流虹划过天际。

突然,在一座荒山面前,陈白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

小白疑惑不解的上前问道:“师父,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陈白没有说话,只是抬手一笑指向荒山脚下的小村庄。

朝着方向看去,小白愣了一下:“是杨戬!他怎么会出现在这种荒山野地啊。”

陈白远远看着一席长袍模样潇洒的杨戬,嘴角微微上扬起来:“既然好奇,我们下去一看便知。”

对于杨戬,陈白还是有些私信在里面的,从小起就对这几个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三坛海会大神、二郎真君有些莫名的情感。

话音未落,陈白已经率先飞身下去;不过为了不吓到这村子里的普通人,他特意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落下。

随后徒步缓缓走了过去,杨戬的警惕性何其之高。

直接回身看向了陈白,眼中带着一抹疑惑:“是你?”

陈白笑了笑:“对啊,洪荒虽然大,但是这个世界也是真的小呀。”

杨戬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这时小白和任龙也从后面跟了上来。

两人刚一对眼,小白和杨戬的脸上都浮现出尴尬与恼怒的神色。

很快小白就撇嘴不屑的说道:“哟,堂堂阐教最出众的第三代弟子无缘无故来这干嘛?”

“莫不是对普通人都下得去手?”

这话刚刚出口,杨戬的脸瞬间阴沉了下去,一字一句的低声道:“我最后跟你说一次,我杨戬男子汉大丈夫从未做过这等卑劣之事!”

看着突然冷下来的气氛,陈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杨戬,我相信你的为人,这种话小白以后你莫要再说。”

小白听着哦了一声,调皮的冲陈白吐了吐舌头;陈白无奈的拍了拍小白的后脑勺:“别见怪,小孩心性。”

见陈白都已经这么说了,杨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双方瞬间都沉默了下来,毕竟是敌对势力;好像问什么都像是在打探对方的行动。

杨戬是个聪明人,他可不会傻傻的去问陈白他们是要去哪里。

陈白虽然也好奇杨戬为什么没有跟在他师父身边,但同样也知道这不方便问。

不过嘛,总有那么些人是很老实的。

这不,任龙就直接走了上来一副憨憨模样看着杨戬:“杨戬兄弟,不知你为何没有在你师父的身边呀?”

陈白眼中透着满意的神情看着任龙。

【看,这才是我陈白的弟子嘛,灵活变通不死板;小白你就应该多学习学习。】

杨戬面露尴尬的摊开双手:“这个嘛,我也不知道。”

“豁,也不知道有些人是真不知道呢,还是知道些什么却不敢说。”

如今的杨戬虽然聪明,但毕竟也还年轻气盛,小白鄙夷声虽小却是全被杨戬听入耳中。

脸上一下子就有了怒意:“你到底是几个意思!为何就是如此看不起我杨戬。”

“我杨戬虽是你们的敌人,但我自认不是那种卑鄙小人。”

小白听着气鼓鼓的走了上来,双手叉着细腰:“呐,你自己都说了是自认,既然如此你也没有必要多做解释了。”

“直接开门见山吧,你是不是想加害这一村子的平民百姓!”

呵,呵呵呵。

杨戬不断冷笑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小白。

“你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自己区区狼妖,有何资格议论我杨戬!更何况我杨戬从不做这种事情!”

豁。

“我是狼妖怎么了?我比你心地善良,我比你漂亮你就眼红吧你。”小白面容冰冷的说道。

转身又看向了陈白:“主人,我看这小子来历不正又是阐教三代弟子中最突出的。”

“不如我们直接将他杀了,让他那伪君子的师父追悔莫及。”

杨戬这次彻底怒了,手中瞬间握紧了三尖两刃刀:“你说我可以,你属实不该议论我师父。”

面色带怒,眼中甚至是浮现出了几抹杀意。

杨戬自认不是陈白对手,所以一直在隐忍斡旋着;但是这女子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几次三番议论自己师父,这叫我杨戬如何能忍!

杨戬心中愤怒的想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闪烁着冷冷寒光。

小白虽然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走了上去:“怎么,不服啊。有本事就跟本小姐打一架。”

。。。

任龙慢慢走到了小白身边,轻声说道:“小白师姐,别打了吧;大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你打不赢的。”

小白小嘴大张一脸惊讶的揪住了任龙的耳朵,直接拎到了后面。

“好你个任龙啊,竟然敢胳膊肘往外拐。”

陈白看着三人这模样,站在中间脸都黑的像坨碳了。

【我特喵是想在杨戬面前树立一个好点的印象以方便我后面的想法和规划,结果你们两一个比一个神仙啊。】

事已至此,陈白无奈的再次站了出来:“杨戬,这件事情就算了吧,给我个面子行吧。”

杨戬也是个犟脾气。

剑眉横竖,当即冷哼一声打断了陈白:“这姑娘若是不愿向我师父道歉的话,这件事没法善了。”

“有意思,我又没说错,我为什么要向你师父那个伪君子道歉!”

小白说着看向了陈白的方向:“主人,我是不可能道歉的,玉鼎那个老头本来就是个伪君子!”

“多次以大欺小,你自己数数你在我那傻弟弟手上输了多少次,你师父打了我那傻弟弟多少次,哪次不是险些丧命?!”

小白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就连任龙的脸上也浮现出怒气。

“师姐说的好!你那师父就是个不要脸的货色!以大欺小、以强胜弱欺负我大师兄。”

陈白闻言点了点头:“还算不错,至少你们还算团结;为师很欣慰。”

任龙快步走到了小白身边:“师姐,不过大师兄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傻弟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