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陈白离开,玉鼎前往东海龙宫

随着太阳缓缓落山。

陈白已经出现在了陈塘关外,很快就已经飞过城墙出现在了那座小酒馆的房间当中。

刚想要开门出去,却是听到小白和任龙唧唧喳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小白师姐,这都已经过去了两三天了,你说师父是去哪里了呀?”

小白的声音有些不耐烦,陈白都能想象到她那捶胸顿足的无奈模样。

“任龙啊任龙,都说了让你叫我师娘,你一天天的能不能别老叫我师姐啊,这样差辈分啦!”

“好的师姐。”

噗!陈白在房间里面听着这两个活宝在门外的谈话,当真是有些忍不住,险些笑出声来。

小白要不是心理承受能力还算不错,估计早就被任龙给气到吐血了。

数轮交流下来,小白放弃了对任龙的纠正;她已经彻底放弃了!

“师父肯定是有事去了,你急个屁啊。”小白没好气的说着。

陈白听着也不想多说什么了,转身推开房门走了出来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不知情。

“哟,你们两个这是在干啥呢?”陈白笑着看向了嘟着小嘴的小白和一脸茫然的哪吒。

小白习惯性的就黏了上来:“主人你去哪了,你人影都找不到可把我们急死了。”

陈白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身看向了其他的方向。

“这一天耽误的很值当。”陈白微微笑道,心道:要不是我有挂,哪能一天就入门哦。

这套枪法玄妙无比,让陈白可是喜爱;如此一来心情大好。

喜笑颜开看向任龙和小白:“今日我们暂且再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启程朝歌。”

一旁沉默不言的任龙这时才好奇问道:“师父,为什么我们要去朝歌呀?”

陈白微微笑道:“当初不少截教的三代弟子都入了朝堂,我们且先去看看这纣王帝辛值不值得我们联手。”

【如今女娲师伯并未派遣轩辕坟三妖去蛊惑纣王,按理说纣王应该还算可以。】

陈白心中想着,不过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万事皆有变数,一切都只有等到了朝歌方能知晓。

一齐在酒馆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之后,三人便各自回到了房间休息。

一夜无话,随着黎明悄悄划破天边。

陈白逐一敲着房门,很快三人就来到了酒馆门口集合。

“主人,我们真的不等小哪吒一起吗?”小白疑惑的说道。

陈白微微抿嘴思考了一下:“不必等了,哪吒自幼跟在我身边,让他陪伴加入一段时间也好。”

“好啊好啊,大师兄不在,那我就是大师兄了。”任龙憨憨的笑着。

却没有发现陈白脸都黑了:我怎么之前就没发现这小子是个憨批呢。

“算了,启程朝歌吧。”陈白说完率先飞起,小白和任龙紧随其后。

一路疾驰而过,只有三道流光划过天边。

很快就出了陈塘关和东海地界。

这时东海之中,东海龙宫。

“龙王,陈白等人已经离去了,不过哪吒并未在此行之中。”

一头夜叉半跪在水晶宫殿里;陈白前脚离开陈塘关,后脚就有人来报告龙王了。

敖广坐在首位,旁边分别坐着敖钦、敖顺和敖闰。

此时敖顺的老脸上面,两只龙角都还没有恢复过来,被灵药包裹着好不滑稽。

他看向敖闰的眼睛里面还时不时的闪烁着丝丝恨意。

感受到这股火药味,敖广干咳两声:“这陈白着实可恨,但是他又神秘非常,他竟然还有太乙真人的火尖枪,莫不是与阐教关系匪浅。”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敖广就是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陈白的身上去,以此当个和事佬缓和敖顺和敖闰的关系。

“我觉得如今陈白离开了是个不错的机会。”

“不,陈白的实力摆在那里,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再去招惹这个煞星了,你要知道我们虽然还有实力未出,但是陈白以太乙金仙硬撼我们四个大罗金仙这是不争事实了。”

“这叫什么话!难道我们龙族就真要活的这么憋屈吗?被一个太乙金仙欺负了还不敢还手!”

“的确,若是这件事情传了出去,还叫我们龙族如何在这洪荒大地上立足!”

就在四人争执不下的时候。

一道人影却是缓缓从门口走了进来。

随后停在了那里。

“阐教玉鼎真人前来拜会东海龙王。”

声音不大,似乎特意只传到了四海龙王的耳朵里面。

闻声,四人纷纷停下了争执,大眼瞪小眼。

最后敖钦没好气的说道:“阐教玉鼎真人,那老小子没事来我东海龙宫干嘛,陈白刚走,他们阐教就上来嘲讽了吗。”

敖钦早已经因为火尖枪,认定了陈白就是阐教的人。

敖广三人虽没有说话,但也都是脸色铁青显然是认同敖钦的话的。

这倒也怪不得这四位老龙王;而是当日陈白独战阐教十二金仙的事情在当时就被封锁了下来。

原因只有一个,他元始天尊丢不起这个人!

圣人有着遮天手段,想要封锁一个事情也不过是举手抬足间的事情而已;即便是瞒不住其他圣人和老怪物。

但也总比人尽皆知要光彩一点。

敖广思考再三,还是看着看着门口说道:“既是玉鼎道友到来,进来便是。”

堂堂大罗金仙的老龙王要称呼太乙金仙的玉鼎真人为道友,由此可见龙族的落魄。

话音未落,玉鼎真人就已经出现在了四人的面前。

“呵呵,在下唐突,委实是有要事想要各位龙王相助。”

“哦?单说无妨。”敖广见敖钦三人都是脸色铁青压根不开口,只能自己开口问道。

“既然如此,在下也就开门见山了,截教有一人名叫陈白,虽说是后天人族的跟脚手段不多,一人蛮力却是优秀非常。”

敖广一听,眼中闪烁着光芒:“哦?陈白是何人呀,莫非玉鼎道友身为阐教高徒也没有办法吗?”

玉鼎真人闻言心中冷笑一声:不愧是活了几万年的老龙,简直是比狐狸都精。

他又不是不知道陈白刚从这里离开,他们与陈白大战的时候他早就全都知晓。

不过这敖广既然顾及颜面,玉鼎也不会不知趣的戳穿他们,而是缓缓开口说道:“四位龙王有所不知。”

“这陈白非但是我不敌,说来惭愧,我教太乙师兄也在他的暗算之下被夺走了火尖枪。”

“如今这趟赶来,在下正是想请诸位一起,替我太乙师兄夺回火尖枪;当然,事后的礼物必不会少。”

随着玉鼎真人将他的来意娓娓道来之后,四位老龙王眼神中交换了一下意见。

随后五人朝着一处密室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