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可恶,又被我装到了

听着玉鼎真人的话,陈白实在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你确定不要回头看看我是谁吗?”陈白强忍笑意,用自己觉得很严肃的语气说道。

哪吒三人也纷纷好奇的看了过来。

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几人都傻呵呵的笑了起来:“师父,没想到师父来的这么快。”

听着哪吒和小白的话,任龙也装出一副惊喜的模样。

随着陈白一步步走下来,那群玄仙黑衣人瞬间一个个扑通扑通跪倒在了地上。

“你们这是干嘛!”玉鼎真人皱着眉头吼着。

陈白却是轻声一笑:“可别怪他们,主要是我太强了让他们自愿臣服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太帅了吧。”

陈白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说着,这时玉鼎真人才后知后觉的认出了他。

“陈白?你小子是陈白。”玉鼎真人质问自己的时候。

陈白已经明显的感觉玉鼎真人那虚虚的声音。

搞得陈白没好气的说道:“难道是我长得不够出众,让玉鼎真人这么久都没认出我来?”

玉鼎真人这时已经虚了,缓缓开口说道:“陈白,你可是二代弟子,不得插手三代弟子之间的事情。”

陈白声音如常犹如一汪平静的河水,但是语气之中却又是杀意四伏。

“呵呵,玉鼎啊玉鼎,你是不是拿我陈白当个瞎子?你以为我没看到你伤我徒弟?”

“我这可都是用留影石将方才的画面都记录下来了,就算元始天尊找上门来,我也有理。”

“毕竟刚才是谁说怕我死在他的剑下呀?”

。。。

玉鼎真人沉默了,还是杨戬好奇的问题打破了这份尴尬:“师父,这人是谁呀?”

“难道他就是哪吒的师父吗?”

不等玉鼎真人开口,陈白平淡的看向了杨戬:“小子,你不用问了,你师父敢对我动手我就算他牛批。”

杨戬的脸色充斥着怒气,左手抬起指向陈白:“你别瞎说!我师父乃是阐教十二金仙之一,怎么可能会怕你!”

“噗呲。”

陈白擦了一下喷出的口水,深吸了一口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啊。”

“不是我说,什么十二金仙啊,我叫他们十二废铁他们都不带敢吭声的。”

陈白笑着,手上却是出现了火尖枪;枪尖微微冒着火焰。

抬枪。

嗖嗖嗖!

玉鼎真人一把抓过杨戬,两人瞬息间退去了数千米的距离。

噗呲!噗呲,噗呲、、、、、、

接连数十道声音响起,那十个玄仙黑衣人的喉咙上都出现一道锋利的切口!

上面还有点点火星开始燃烧,顷刻间化作了一场大火。

原本还压着任龙与小白打的的十人,眨眼间尸骨无存;就连元神也不例外。

“你跑什么啊,我就是想让耳旁清净点。”陈白好笑的看着玉鼎真人和傻眼的杨戬。

右手一晃收起了火尖枪:“怎么,这火尖枪是不是眼熟呀?”

“哦,对了,你现在不去送惧留孙最后一层,在这里瞎逛干嘛呢?”

这话里的意思,让哪吒三人和杨戬听的迷迷糊糊,恐怕也就只有陈白和玉鼎真人懂得其中意思了。

果不其然,玉鼎真人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一时间动手呢又打不赢,不动手呢,陈白的话又实在是难以入耳。

“陈白,你非要将我两教关系弄僵吗?!”

陈白就像是没有听到这话,右手隔空一挥将哪吒带到了自己身边,抬手就是一个爆扣:“叫你多修炼非要偷懒,这次不就玩脱了。”

哪吒笑着憨憨的摸了摸头:“是是是,师父说的对,徒儿谨记师父教诲。”

“这才像样嘛。”说完,陈白又将任龙和小白分别拉了过来,分别斥责了一番。

说完这些事情之后,陈白才看向一直站在旁边等待的玉鼎真人:“不好意思久等了,对了,你刚刚是想说啥来着?”

“士可杀不可辱!我杨戬绝不看着你如此辱骂于我师尊!”杨戬怒吼一声。

身形爆闪,三尖两刃刀已经逼至陈白眼前。

“豁,出手就想戳瞎我啊,你是真的狠哦。”陈白笑了笑。

哪吒浑身燃烧着金色的火焰,招过掉落在地的乾坤圈就想冲上去。

陈白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和淡定,伸手将哪吒拦了下来;同时右手缓缓伸出了两根手指。

砰!

空手接白刃!

任龙和小白长大了嘴巴,哪吒更是一脸狂热像个小迷弟一样的大声叫喊庆祝着。

玉鼎真人虽然想到了杨戬不可能伤到陈白,但他也真没想到结果是这样。。。

陈白,用两个手指直接夹住了三尖两刃刀;停在了距离他眼睛一公分的地方却是无法再上前分毫!

身为当事人的杨戬,整个人都已经蒙圈了。

他的反应并不算慢,在发现无法向前分毫的时候,他连忙就想要抽身后退。

可是他这时才惊慌的发现自己根本也无法往后拔出一丝一毫!

陈白这时笑了笑:“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你不信可以对你师父试试看,看他能不能做到。”

话音刚落,陈白直接一个转身将杨戬连带其武器狠狠甩向了玉鼎真人。

“打还是不打,不打你就赶紧滚,三天之后我定会来找你。”陈白在此背负了双手,平淡万分的说着。

玉鼎真人通过卸力的手段这才晃晃悠悠扶住了杨戬。

虽然他很不想在自己徒弟面前丢这个脸,可是想来想去还是性命重要呀!他可不想成为下一个惧留孙,为教捐躯啊。

想到这里,他只能咬着牙带着杨戬日常性的放完狠话之后,灰溜溜的就跑了。

“哇塞!师父你也太厉害了吧~以前都没这么帅的。”

看着两人远离的身影,小白一把冲了上来揽住了陈白的肩膀。

那高耸却是在陈白的肱二头肌上不断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那非同寻常的柔软和弹性让陈白老脸一红,慌乱间忙不迭将手抽了出来。

“你们三个!还好意思叫我师父!真是一个比一个丢为师的脸啊!”

哪吒有些不屈的说道:“师父,这你也看见了的嘛,这都是玉鼎那老头老是插手;不然我早就赢了的。”

陈白却是心中起了调皮的想法:“啊?看到什么?那都是我拿来吓玉鼎真人的,不然他要是叫元始天尊我可不是有理说不清了。”

“别说那些废话了,你们都给为师过来;为师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一下,还有哪吒去把衣服穿一下好不好。”

陈白说着,背着双手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走在前面。

嘴角却是邪魅一笑:

【可恶啊!怎么这次又被我装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