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真是辱没这个姓

啊!哦!

被云霄这么狠狠一揪,陈白险些蹦跶跳了起来。

被这么一掐,陈白算是彻底服了。

哪里还敢再接着废话下去,连忙换上了一副认真脸:“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呐。”

“师父和女娲师伯去查探未知的劫难,我们应对封神量劫,此便为兵分两路呗。”

“师父,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通天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简单粗暴,不失道理。”

陈白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已经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我就先去准备下山的事宜了。”

通天教主看着走出大门的陈白,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

云霄站在一旁正欲离去,刚好看到了通天的动作。

忍不住好奇问道通天:“师父,你这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通天默默的坐到了一旁,女娲轻笑一声走了过来替其解释。

“你师父啊这是想提醒陈白别忘了阐教还有元始天尊和燃灯道人。”

云霄听到这里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燃灯倒是不惧,可是元始天尊决计是可以秒杀陈白的呀。”

女娲娘娘点了点头:“正是如此,所以陈白说出这个兵分两路的想法的时候,你师父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既然如此,师父为什么不直接拦下陈白呢?”云霄绝艳的脸颊上颇有不解。

通天开口缓缓说道:“陈白这小子有些膨胀了,让他吃些苦头历练一下也不是甚么坏事。”

云霄刚想要开口劝说通天,但是心中转念一想倒也没什么不对。

陈白走出碧游宫之后开心的哼着小曲,压根不知道通天他们在背后正议论着自己、、、、、、

既然要下山去了,就不能一直把这事情延后,得赶紧办完。

路过碧清宫,看着自己这久违的家笑了笑:“倒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琼霄、碧霄两位师姐了。”

“当时本想去前线支援两位师姐,结果没想到大战计都后又被冥河老头抓走,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罢了,等帮哪吒把事情解决了再去吧。”

陈白缓缓说着,身影很快就掠过了碧清宫,来到了金鳌岛边缘的外门区域。

一息间,陈白的神力遍布了截教整个外门。

“嗯?怎么会没有任龙的气息。”

陈白在碧游宫与通天所说的人正是任龙。

当时任龙在幽冥血海的那份骨气和顽强属实让陈白比较欣赏。

“难道死在了幽冥血海?不可能啊,如若突破到了玄仙,自保能力绝对是足够的。”

就算是阐截两教的三代弟子当中,玄仙都算强大战力了。

陈白想了许久还是没能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陈白没能感受到任龙的气息也是事实。

带着满心的疑惑,陈白心念一动稳稳当当的落到了地面上。

随意的伸手拦下了旁边一个路过的外门弟子:“道友,敢问外门长老在何处?”

“道友可是我截教之人?”

陈白用手在腰间掏出了一块身份令牌一晃而过。

那弟子连忙抱拳恭敬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见过内门师兄。”

“无妨,你告知我外门长老在何处是哪位便可,这事情不用放在心上。”

那弟子知道了陈白内门弟子的身份,一句话都不敢多说,颤抖着手指向了不远处被人群包围的白胡子老头。

虽然隔着数百米的距离,但陈白还是能够听到其对话。

“呵呵,陈长老,我就说那人族小子才来截教多久嘛,竟然就敢不怕死的抢长老风头。”

“对呀,还叫什么任龙,我看应该叫任虫才对。”

“就是就是,在陈长老面前他连条虫都不如。”

嗯?

陈白听着他们的话,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嗖的一声直接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陈长老?你们说的任龙是谁呀?”

陈白好奇的问着,有个热心小伙走了上前:“害,你不会还不知道任虫是谁吧?”

“他可是在幽冥血海的大战中出尽了风头呀。”

“平日里还非把那什么陈白当做自己的偶像,逢人就说陈白是人族的骄傲。”

“跟陈白身边的狗一样,我呸。”

众人说的兴起,根本没注意到陈白的脸开始黑了下来。

“哦?你们为什么这么讨厌陈白啊?”

“讨厌?何止讨厌,我简直恨不得陈白去死!要不是他,老子的其中又怎么会死在幽冥血海!”

“对对对!”

听着众人顿时激动起来的情绪,陈白摇了摇头。

突然一个眼尖的青年却是开口质问:“诶,不对你谁啊,我怎么没在外门见过你。”

陈白笑了笑选择不回答这人的问题:“那现在任龙去哪了?”

“你说任虫啊?他被陈长老封闭了法力,如同一个废人般在东海崖之上被猛兽啄食呢。”

砰!

陈白的脸一下就黑了,心态好没错,但是什么事都有个限度。

陈白浑身爆发出了恐怖的威压:“陈长老?好大的威风啊。”

一直默默站在一旁没说话的陈长老,眯着小眼睛打量着陈白;这时听到陈白叫自己才不急不慢的站了出来。

“你不是我外门弟子,你究竟是何人?”

冷笑一声,陈白一把将这陈长老提了起来:“现在是我有话问你,你只需要回答。”

“任龙在幽冥血海的战场上拼命杀敌保护师兄师弟,你的做法是何用意?”

“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插手我截教家事!”

啪的一声,陈白一掌狠狠扇在了陈长老的脸上。

一张老脸肉眼可见的红肿了起来,吐出的鲜血中还混杂着几颗、、、牙齿。

“你只需要回答,你没资格问我。”

啪!

又是一巴掌。

陈白直接将陈长老扇倒在地。

“这一巴掌是抽你擅自称大。你有什么资格代表截教?”

“区区外门长老之位,你特么还把自己当成皇帝老子了?啊?”

陈白怒吼一声,再次将陈长老隔空抓了起来。

这才刚一抬手,陈长老就连抬手护住了自己的老脸。

“赶紧带路去找任龙。”陈白没好气的踹了陈长老一脚。

“你妹夫的,真是辱没了这个姓氏。”

陈白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陈长老哪里还敢犹豫,连忙屁颠屁颠的走在前面给陈白带路。

至于这群刚才还在拍陈长老马屁的弟子,早就已经全部吓破了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