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一场未知的劫难?!

陈白脑海中心有余悸的想完之后,意识带动身体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嗯?

陈白刚刚睁开眼睛,却是看到通天教主和女娲娘娘正坐在一旁。

云霄一直守在自己的身边。

看着躺在自己大腿熟睡的云霄,陈白会心一笑,轻轻的将云霄抱起放到了一边。

“你小子,可算是醒了;你这症状为师都找不到解决办法。”

陈白刚刚放下云霄,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

随后缓缓回头:“弟子让师父费心了。”

通天教主笑了笑,没好气的朝陈白摆了摆手:“你可行了吧,你小子哪次没让为师费心啊呵呵。”

女娲在旁边也是微微一笑:“就你最能惹事。”

听着两人一个唱红一个唱黑的,陈白笑了笑:“是是是,师父说的对。”

【诶,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哦,如今洪荒上面暗流涌动,你却还在想着谈情说爱。】

【你竟然还在这说我。】

陈白脸上一副恭敬的样子,却不知道自己吐槽的心声却被通天听的实实在在。

通天教主脸上没什么变化,心中却是想道:你小子不也一样嘛,整天正事一点不干。

除了耍嘴皮就是谈情说爱的,竟然还有时间吐槽本座。

吐槽归吐槽,通天教主可没有忘记正事。

很快就坐到了一旁的桃木椅上面。

面带威严看向了下方的陈白。

“陈白,你可知罪?”

陈白有些没能明白通天的话,脸色有些疑惑:“弟子不知师父所说何事。”

通天教主却是冷喝一声:“本座问你,这几十年的时间你都去了哪里?”

“弟子一直被阿修罗族所囚禁。”

“以你那日替云霄重伤阿修罗王罗候的本事,料想他们也关不住你吧?”

陈白心中震惊,通天教主为何会知道自己重伤罗候的事情!

难道世间真没有事情瞒得住圣人吗?

陈白自嘲一笑道:“若是罗候一人,弟子当然不惧,但若是冥河老祖,弟子根本无力反抗。”

他这自嘲一笑并非笑通天,而是嘲笑自己太高看天道圣人了。

若是他们什么都知道的话,自己的系统肯定也早就被发现了吧。

通天教主却是嗖的一声来到了陈白面前,就连女娲刚刚端茶的玉手。

陈白也能明显看到她颤抖了一下,茶水都洒了出来。

“陈白,你方才说什么?冥河老祖囚禁了你?”

通天教主有些不可思议的颤抖着声音。

陈白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通天和女娲在为什么而惊讶。

他们惊讶的并不是冥河老祖这个人,而是一系列的事情和猜测被得到了肯定!

若是冥河老祖都没死的话,那么有许多该死的老怪物很可能都没有、、、、、、

“师父,我知道这件事情会引起怎样的动静,我又没有证据,所以我只能一直瞒着。”

“但既然你都问了,我也只好说出来,也好让我们截教提前做好周全准备。”

通天教主有些木楞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太过震惊。

他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了。

他仿佛也明白了天机不显的原因。

即便是他圣人的心性,他还是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先后看向了女娲和陈白还有刚刚睡醒的云霄。

“这很有可能是一场未知的劫难。”

女娲一听,瞬间变了脸色否定通天的话:“这不可能,如今封神量劫都未结束。”

“天道怎么可能会再降劫难!每次劫难之后都要过万年以上才会显现另一劫难的!”

通天教主点了点头:“事实的确如此,但如今种种事件都已经指向了这条路。”

“不论如何,我们都要做好完全的准备,这样的话才能有一线生机!”

女娲默认的点了点头,她这次觉得通天的话确实在理。

陈白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许多事情仿佛都捋清了。

过了一会儿的时间,陈白才开口问道:“师父,封神量劫还没结束吗?”

通天听到陈白声音转过头来:“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如此。”

“怎么会,有哪吒和小白带队,封神之事应该很快就会解决呀。”

陈白疑惑不解,两教的三代弟子当中哪吒和小白绝对是顶尖存在了。

哪吒的万品金莲和小白的血脉那都不是吹的呀。

通天也知道陈白在想什么,缓缓开口说道:“事实本该如此,但是这背后有人在玩小动作。”

说着,通天欲言又止。

“其实,前段时间,为师已经收到了三代弟子的求助,为师本来想让毗芦仙走上一趟的。”

听到这里,陈白直接就开口了:“师父,让我去吧。”

对于毗芦仙,陈白倒是也有所耳闻。

不过没什么印象,如今三代弟子既然发来求助,那事态必然紧急;不然以哪吒的性格绝不会轻易求助的。

事态紧急,陈白怎么可能让旁人去做这事,很快就向通天说道。

“可是你这症状?”

陈白摇了摇头:“师父放心,只要我不进入混沌虚空,就不会发作。”

“既然如此,那你走上一遭也未尝不可。”

陈白点了点头:“师父,弟子有个不情之请。”

“哦?说来听听。”

通天知道陈白的狡猾,可不敢直接一口答应他的请求,还是得先听听再说。

“弟子想在师父这里要个人。”

“哦?云霄吗?对付三代弟子应该不用云霄帮你吧?”

陈白摇了摇头:“弟子想要的是师父一个外门弟子,当日我在阿修罗族的战场见他心性坚定,想带他历练一番。”

“呵呵,为师还当是何事呢,若是喜欢,你将他收为自己弟子也可。”

“若是能成为你的弟子,也不失为是他的一场大机缘。”通天教主笑了笑,神秘兮兮的看着陈白。

在场的云霄和女娲相视一笑,谁都明白通天教主的言外之意。

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像哪吒一样,若非成了陈白的弟子,又怎么可能有万品烈焰金莲当作肉身呢。

还有他们自己也都是感触颇深。

陈白咋可能听不懂通天的话,听破不说破,他只是笑了笑:“既然如此。”

“弟子倒是听说师父方才说又有了一场未知的劫难?”

“那我们不如兵分两路,做两手准备!”

通天教主听着,剑眉微挑:“哦?怎么个兵分两路法?”

“排兵布将是师父的事,弟子可不喜欢搞这些哦,弟子也只是随便提提。”

云霄没好气的在陈白腰间狠狠拧了一把:“卖什么关子,还不赶紧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