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暴走陈白,枪挑惧留孙

长发吹得飒飒作响,灰白色的长袍为他增添了几分邪魅的气息。

广成子眼中瞳孔地震,整个人陷入了震惊当中。

惧留孙和赤精子还有黄龙真人与太乙真人还有道行天尊,纷纷陷入了震惊当中。

太乙真人看着陈白的面容出了神,久久才开口质疑道:“你就是陈大白?!”

陈白满身是血,听着太乙真人的话冷笑一声:“怎么?你现在才认出我吗?”

“原来你不是陈大白,你是陈白。”太乙真人默默呢喃着。

惧留孙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太乙真人不解问道:“太乙师弟,这陈大白又是谁?”

“师兄有所不知,就是他毁了我收哪吒为徒的计划,毁了师父的计划。”

不等他们继续说,陈白身上的力量波动恐怖如斯,一声冷喝直接打破了远处的声音。

不等他们继续讨论,陈白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冲了出去。

一道剑气势如破竹斩向了黄龙真人。

柿子要挑软的捏,揍人要挑弱的打。陈白深知这个道理。

于是便盯上了黄龙真人,毕竟黄龙真人一没实力二没强力法宝的,单纯就有一只坐骑仙鹤。

看到剑气斩向黄龙真人,广成子也是第一时间施展法术将落魂钟罩住了黄龙真人。

不过其还是被猛烈的震荡惹得一阵头昏脑涨,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

不过此时陈白可没有多余的心情去想其他,头也不回的以伞为剑猛地斩向身后。

与此同时太乙真人脸色微惊,连忙回枪一挑有如灵蛇一般,用一个诡异且刁钻的角度刺向了陈白的腰部。

“日,你竟然想捅老子腰子,你这不是找死嘛。”陈白杀气外泄,寒辞剑荡开其火尖枪,油纸伞尖刺向其腹部。

太乙真人见状忙不迭的运转法力护住全身,同时将火尖枪拼命往回收来。

阴冷的面孔没有了以往的英俊,只剩下满脸的杀气;陈白毫不留情的一剑直接贯穿了太乙真人的左肩。

收回刺出的火尖枪虽然冒着浓厚的火焰,可是出乎意料的连陈白的防御都没有破开。

这时广成子已经靠了过来,冷不防的落魂钟就朝着陈白的脑袋上面砸去。

雌雄剑几乎是在与落魂钟同步的状态下刺向了陈白的心脏位置!

嗡嗡嗡!

本该贯穿陈白胸口的一剑和砸碎陈白头颅的落魂钟。

下一刻让广成子瞪大了眼睛,他看到陈白就像是九幽地狱中的魔鬼,冲他露出了渗人的笑容!

“你是在给我挠痒吗?”陈白冰冷的声音像是一颗重磅炸弹直接炸响在广成子的脑海里面。

广成子来不及细细思索,直觉就想要飞快往后面撤去,但是陈白已经一把抓住了火尖枪。

握住枪尖,陈白一把将太乙真人甩向了广成子,两人砰的一声疯狂的往后面退去。

太乙真人更是脸色苍白,白骨森森的左肩不断流淌着鲜血;广成子的身形也颇为狼狈。

落魂钟都险些跌落了下去。

这时陈白面容一变看向了下方的位置,捆仙绳已经爬了上来。

顿时好笑道:“故技重施可是找死行为啊。”

双手用力,陈白轰的一声挣脱了捆仙绳的束缚,并且一手抓住捆仙绳的一端直接将惧留孙拉到了自己面前。

“我知道你,你有个徒弟叫土行孙不是。”陈白看着一脸慌张的惧留孙,直接就是狠狠一脚。

惧留孙运转法力还想要在空中稳定住身形,但是很明显他低估了陈白的力量。

还没等到身形稳定,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死亡危机,火尖枪冒着火焰朝着自己刺了过来。

陈白左手微微偏转,火尖枪也是跟随动了起来;刚刚这一会儿的功夫,陈白已经将火尖枪放入系统空间炼化了太乙真人的印记。

“太乙师弟,赶紧将火尖枪收回!”广成子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

若是再耽误片刻,惧留孙恐怕就得死在太乙真人的火尖枪下了!

太乙真人捏诀的手不住的颤抖,他颤巍着声音十分紧张慌乱:“师、师兄、、火尖枪好像失控了、、”

与此同时,爆炸声不断的空中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听到一阵轻微却又凝重的噗呲一声,枪尖入肉声!

火尖枪刺穿了惧留孙!啪的一声直接将惧留孙活生生钉在了虚空中!

安静、场上鸦雀无声。

过了片刻,陈白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哎,偏了。”

是的,偏了。

陈白原本是想要一举刺穿惧留孙的心脏的,可是惧留孙在最后一刻竟然将自己的身体强行偏移了几寸!

“不过就算是火尖枪上的火焰应该也可以让他死掉吧。”陈白的声音很轻,但是听到众人耳中的时候沉重无比!

“惧留孙师弟!”

“师兄!”

“师弟!”

“、、、、、、”

听着一阵伤心的呼唤,陈白的笑容冷峻万分,笑声十分的突兀。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多宝带头喊了一句陈白师弟好样的;这才打破了这诡异的局面。

元始天尊这时也发现惧留孙已经拖不下去了,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抬手一股圣力就压向了陈白,同时想要将惧留孙带到自己身边来!

砰砰!轰隆隆!

天雷滚滚,通天教主一个闪身已经出现在了陈白的身前,剑指直接切碎了元始天尊的这股圣力。

“元始道友,你这又是想干嘛?”

通天教主冷声道,元始天尊面色微怒:“你弟子都快要将本座弟子杀死了,这还算是比试吗?”

陈白提前在通天之前开口说道:“元始老狗你当真没脸没皮,这本就是比试自然就会有生死。”

“第二,你哪只眼睛看见惧留孙是我杀的?明明是你座下弟子太乙真人的火尖枪所伤。”

“陈白,别说了。”通天教主脸色一愣,随后开口劝道。

陈白摇了摇头,坚定不饶的站直了身躯,尽管浑身沐血伤势渗人。

“第三,他现在也没死啊,若是等下死了那也与我何干?”

“第四,我方才被你这么多弟子围杀受了多么重的伤,但是我师父有插手吗?他没有,因为他尊重这场比试。”

“第五,我想问问你,你叫弟子围杀我的时候有想过这只是一场比试吗?如今你弟子技不如人你又将这视作一场比试?”

“开始的时候我就已经让了你这群废铁弟子数招,你有什么资格在我这玩脾气?”

陈白说着,这一刻他虽站在通天教主身后,但是所有人无不带着震惊非常的目光看向了陈白。

“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