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难道是我误会多宝了?

此时要是让截教的人知道陈白在想什么,或者是让通天教主听到陈白在想什么的话。

估计,会被集体气到吐血吧。

毕竟大哥你现在可是被阐教鼎鼎有名的十二金仙给团团围住了,你竟然还到处瞎想。

不过陈白的脸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慌乱。

放眼看去,陈白笑了笑:原来多宝阻拦下来的是燃灯道人和南极仙翁。

【那这样的话,多宝估计一个人是扛不住的呀,让他们两人过来的话也够自己喝一壶了。】

于是便开口大声喊道:“云霄师姐,你不用来我这边,你去帮多宝师兄就是。”

嗯?

陈白的声音很大,通天教主也听到了。

心中顿时就冒起了许多的疑问,他也有想要将云霄派去帮助多宝的想法。

但是转念一想陈白和金灵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应付阐教的十二金仙。

这样一来的话,让身为准圣的云霄留在那里压阵的话胜算会大很多。

可是谁又能够想到陈白会自己主动让云霄去帮助多宝呢、、、、、、

这时多宝道人眼中浮现出一抹感动,立即回道:“陈白师弟,你且让云霄师妹回去帮助你。”

“为兄这里暂时还是顶得住的。”

燃灯闻言当即嘲讽道:“呵呵,多宝你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一打一贫道不说,但是以一敌二你真是太猖狂了吧。”

陈白冲着云霄笑了笑:“师姐,你去就是,这群十二废铁还没有能力弄死我。”

“倒是那个不折不扣的假和尚燃灯,你特么是用嘴皮子打架的吗?要打的话能不能直接动手。”

“能动手的你就少哔哔。”陈白冷笑一声,随后指向了将自己团团围住的一群老头模样的人。

不过每个人都是身形挺直目露精芒。

陈白没有表露出一丝的害怕,反而伸出手一一指过这群人。

“普贤快死了,慈航废了,广成子半废了,文殊不过手下败将一个;你说说你们这群垃圾废铁拿什么跟我打,谁来跟我打?”

“啊?!”陈白说着,最后这个啊字还特意吼出来,当时就压住了阐教所有人的气势。

惧留孙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又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属实是没有找到什么反驳的话呀,毕竟人家陈白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还是广成子缓缓再次站到了前面,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缓缓说道:“你放屁,我何时半废了。”

“此子如此猖狂,我们师兄弟这就将你在此地伏诛!”

随着广成子一声爆喝,阐教除了两人已经无法再参与战斗,加上文殊被通天死死盯着。

剩余的九人纷纷动作了起来,恐怖的法力波动直接就碾碎了这片虚空。

可怜的女娲只能再次修复起来,就像是个无情的修复机器一般。

虚空无时无刻不在崩坏,女娲无时无刻不在修复、、、、、、

女娲也是一直紧紧的盯着陈白的方向,只要陈白出现生命危险她便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救下。

女娲不是不想出手,不过以她天道圣人的身份,是没有办法对这些小辈的战斗出手的。

当然这对于元始天尊这种人而言,完全就是废话,没有任何用。

就在这时,陈白刚刚躲过几道剑气,只感觉脚下一顿。

“靠,又来这一套,捆仙绳啊!”陈白有些无语的挥剑直接将捆仙绳荡开。

“难道你们就这么喜欢玩捆绑吗?把我捆起来群殴很有意思吗?”

说道,陈白直接借力一跃而起反而直接离开了众人的包围来到了外圈。

也是顺利与金灵圣母、龟灵圣母、无当圣母等人会合。

其实通天教主随时可以直接制止元始天尊。

不过他也想历练一下陈白,不经历磨难和生死,温室里的花朵永远无法成长。

截教的教义本就是截取一线生机,既然如此,这些反正是陈白必须经历的。

此时金灵圣母已经各自为陈白分担走了几人。

不过在陈白的一再坚持下,陈白只愿意让她们一人挑选一人走。

“你们剩下的,就做好被我折磨的准备吧。”陈白嘴角一扯,勾勒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左手持剑,右手拿伞,陈白一个箭步上前就是左右开弓。

凌厉的招式和剑气直接化作了一堵密不透风的墙。

一时间,任由惧留孙他们怎么挥动法宝却是久久无法攻破他的防御。

广成子游走在周边,脸色铁青:“什么鬼,陈白明明与我打斗时受了重伤。”

“可是他现在就像是兴奋过头,一身力气用不完一样。”

陈白可没管广成子在想什么,只是刚好回头的时候与广成子对视了一眼。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哈哈哈。”陈白冲广成子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广成子这倒霉孩子很幸运的就成为了陈白所要找的突破口。

一剑折天,翻江倒海犹如洪水汹涌直接将所有人都冲退了开来。

面对这短暂的空隙,陈白深吸口气,一个闪身已经出现在了广成子的背后。

举起油纸伞,断头一剑就要挥下;就在这时,陈白却反而感觉到了自己身后传来的凉意与杀意!

晃神片刻,广成子周身已经被落魂钟全然遮住。

断头的一剑注定无功而返。

陈白却是感觉身上一紧,捆仙绳已经顺势从脚底爬了上来!

“呵呵,不露出点破绽还真抓不住你这猴子。”广成子眼中泛着冰冷的笑容。

一把直接抓住了陈白右肩上的吴钩剑。

就是狠狠往上一翘又是紧接着一拽!

“啊!我草拟马!”陈白瞬间脸色苍白,右手瞬间无力的耷拉了下来。

吴钩剑的剑刃上面还残留着一截森森白骨和筋肉。

“呵呵,就这点实力还只会说狠话?活该你死啊!”

广成子残忍的笑着,抬手就是一拳汇聚法力轰击在陈白的腹部。

吴钩剑再次插入了陈白的左肩上面!

“陈白!”

“陈白师弟!”

“陈白师弟!”

“、、、、、、”

听着四处响起的呼喊,登时就站起身来的通天教主和最先担忧喊道自己的云霄。

不过另一人却是让他没有想到,那人竟是多宝!

他脸上那满是担忧的神情,陈白能够感觉出来不是假的。

陈白有些好笑的自嘲想道。

【难道真是自己误会多宝了吗?】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脸色苍白,面目狰狞,浑身血污右手耷拉,如今的陈白就像是从地狱回来一般。

他一口血水吐出直接挡在了广成子的保护罩上面。

只听到陈白呸了一声。重重的啐了一口。

“呸!你真觉得我像是只会说狠话的人?你见过哪个装13的傻子敢去骂元始天尊?哈哈哈哈!”

陈白发疯似的狂笑着,恐怖的力量硬生生将惧留孙和广成子震退了数步。

一袭长发在空中乱舞,浑身血污的他既像极了一个神又像极了一个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