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笑里藏刀的魔鬼,陈白!

陈白面对广成子的废话连篇只是微微一笑:“你是想用嘴皮打架吗。”

【老咸鱼,我现在能够展露出来的实力有多少?】

【叮!如今宿主可以展露从前金仙时的全部实力。】

陈白笑了笑心中回道:“呵呵,金仙的全部实力么,还真没试过呢,料想足够了。”

陈白不知道的是通天能够听到他的心声,不过好在如今是在万丈高空。

对于刚刚与系统的对话,通天的脑海里面并未响起。

“广成子,我听说你深谙先下手为强之道,如今却是为何如此废话连篇?”

“竖子好胆!”广成子怒喝一声,残影还在原地,真身却是已经消失不见。

陈白只感觉到背后一寒,连忙提起寒辞剑一击仙人指路。

广成子这时也已经手握雌雄剑,两剑相交寒光划过两人的脸颊。

陈白连忙就往后面暴退出去,广成子一声大喝:“普贤师弟。”

嗡嗡嗡。

普贤身上法力波动,手持吴钩双剑就是朝着陈白的双肩狠狠劈来。

“有意思啊。”陈白连忙在空中将身体调平,险之又险的从两剑中穿了过来。

一缕长发直接被削落,陈白倒也算是再次与他们二人拉开了距离。

【一打二还真是麻烦。】

陈白心中想着,趁机看了一眼四周。

不远处的云霄身穿纯白色霓裳裙,一掌落下又是连忙往后退去。

随着陈白与广成子交手,五处战场也是纷纷传来了动静。

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片空中已经出现了无数的空间裂缝、、、、、、

不等陈白细细思考,广成子已经直接冲了上来。

刚想要往上飞去,陈白只感觉右脚一顿,回头一看竟是普贤的长虹索束缚住了自己的右脚。

“槽!”陈白暗骂一声,广成子这一剑摧枯拉朽的刺了过来势如破竹。

出手便是杀招!

陈白不敢妄自称大,心神一动连忙将油纸伞抓在了左手中。

忽的打开,直接遮天蔽日笼盖住了自己与广成子。

这也是为了不让油纸伞引起元始天尊等人的注意,特意将其威能调到了中品先天灵宝的样子。

广成子这一剑斩了过来就像石沉大海,没有引起一丝一毫的波动。

一击不成,广成子没有任何的犹豫,落魂钟出现在了陈白的身后,狠狠砸了下去。

“我擦,这特么是真疼啊。”陈白不是不想挡。

这一钟直接砸得他头昏脑涨有些迷糊起来。

脚底一股寒意直扑脑门,普贤真人和广成子纷纷提剑刺了过来。

两人的角度刁钻非常,陈白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只能避开一剑。

乒!乓!

油纸伞猛地一晃,狠狠打了出去,广成子眼皮一跳连忙收剑回防。

这一伞震碎寰宇,划破虚空!广成子噗的一声就朝着后面倒飞了出去。

乒!噗呲!

陈白剑眉微皱了一下,一柄前段弯曲的吴钩剑直接刺穿他的右肩。

狠狠的卡在了肩胛骨中。

这一剑奔着他的心脏而来,被陈白一剑荡开,终究还是刺穿了自己的右肩。

“呵呵,你还真是好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啊。”陈白冷笑一声。

普贤真人看着陈白杀意的眼神,顷刻间慌了神,想要将吴钩剑拔出退后。

陈白却是死死抓着,让其无法拔动分毫。

“我在等你报我的恩呢,别着急。”

陈白邪魅的笑了起来,就在这时,天空直接就漆黑一片,没有了一丝阳光。

下方多宝道人惊呼一声:“这广成子,竟然用番天印对付陈白师弟!”

“呵呵,这正说明陈白一切顺利。”通天说着,便再次看向了其他几处战场。

而陈白这一处战场,通天则是让多宝道人盯着。

阐教阵营,元始天尊这时也缓缓睁开了眼眸:“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太乙金仙的实力,还是一打二竟能逼广成子使出番天印。”

“不能为本座所用,那便想办法杀之。”

元始天尊说着,双手在打着法诀不知是在干嘛。

空中。

陈白看着这突然出现黑暗,大手直接抓住了普贤真人。

不知为何普贤真人只感觉浑身的法力就像是被禁锢了一般,竟是无法动弹分毫。

“别挣扎了,别忘了你肉身重塑的材料是谁给的。”

?!

普贤真人傻眼了,这特么还能通过重塑材料控制其肉体?!

陈白笑了笑,他可不会傻傻的告诉普贤。

当时通天给玄都和普贤重塑肉体的时候,他动了点小小的手脚。

“刚刚那一剑我已经看出了你对我的必杀之意,你说你要是死在自己师兄手下。”

“元始天尊和广成子会是怎样的心情呢?”陈白在普贤的耳边说着,丝毫不顾吴钩剑还刺穿在自己的右肩上面。

语气森然,让普贤真人彻底慌了。

陈白就是个魔鬼,简直就是个笑里藏刀的魔鬼!

他想要传音阻止广成子,但已经为时已晚。

此时广成子的番天印碾碎寰宇,其周边的虚空像蛛网般纷纷碎裂开来。

一望无际的黑暗铺天盖地般朝着陈白和普贤真人压了过来。

“就是现在,我将你扔出去,能不能活就看你有没有办法挡住番天印了。”

陈白冷笑一声,一手直接将普贤真人甩了出去,直直朝着番天印而去。

就在这时,普贤真人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法力波动,经脉开始通畅。

连忙将手中的另一只吴钩剑刺向番天印,同时扔出了无数的防御法宝,可惜品质不行。

在与番天印碰撞的第一时间就通通化为了齑粉飘散空中。

广成子冷笑一声:“有点东西,死在番天印下是你的荣幸。”

嗯?!

这时,广成子却是身后一凉,一股生死危机的感觉从脚底传来。

“你是近视眼吗?连人都不分就是砸。”陈白说着:“青莲剑歌。”

瞬间,寒辞剑舞动,无数的剑影遮云蔽日,寒光凛凛闪耀天际。

广成子的身上在顷刻间就出现了无数道剑伤。

直接割破了他的八卦紫绶仙衣,鲜血直流,模样好不狼狈。

广成子这时也反应了过来,手中法诀连掐,落魂钟直接罩住了自己。

陈白见状也不恋战,身影闪动,在空中留下一长串的残影拉开了距离。

见状,广成子心底一寒:陈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偷袭自己,那阻挡自己番天印的又是何人?

元始天尊看着空中的战局,一眼便看到了奄奄一息的普贤真人。

抬手一挥直接将浑身没有一块完整血肉,露出森森白骨的普贤真人拖了下来。

愤怒的骂了一句:“蠢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