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陈白再战罗候

陈白阴沉的说着,他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想要向云霄了解。

但是如今还有一个烦人的家伙挡在面前;于是便递给了云霄一个疗伤圣药。

随即缓缓站起身来:“罗候,是不是那老头打伤的云霄?”

罗候面容冰冷,大声说道:“你在说什么?哪里有什么老头,地府这么大,幽冥血海这么大,本王又怎么全部知道。”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自相矛盾,陈白明显看到了罗候眼神游离。

“呵呵,那好,还真没想到有些大能还敢做不敢当呢;也别多说了,我今日就与你完成那场未完成的战斗。”

陈白说着,手中三尺长剑狠狠一甩发出阵阵剑鸣,似乎也期盼着这场战斗,先天灵宝也算是有灵了。

它对于上次输给那两把刀还是很不服的、、、、、、

陈白都已经这么挑衅了,暴脾气的罗候怎么可能会忍下这口气。

他两把断头刀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刀罡,满头长发无风自动,将陈白的衣角吹得飒飒作响。

“你小子叫陈白是吧,我不管你为什么又活了过来,大不了本王再送你一程就是。”

“口气不小。”陈白没有多说什么,一手甩出法力将云霄拖到了远处的安全位置。

云霄的脸上却是充满了担忧:陈白如今虽然突破到了太乙金仙,但是自己准圣对付罗候都如此难缠。

小脸一震,云霄连忙吞下了丹药开始盘膝炼化药力;她要赶紧恢复伤势,去帮助陈白。

这时罗候已经两刀高高举起,朝着陈白当头劈下;陈白嘴角一撇,寒辞剑仿若游蛇。

直接挡开了罗候这两把刀;而且陈白这一剑看上去更是轻飘飘的。

看着罗候这茫然的神色,陈白笑了笑:“知不知道什么叫四两拨千斤?”

“刚刚是本王大意,你只是侥幸罢了,你有何资格教训本王!”罗候手中狂刀猛甩。

嘴上虽然说着,但是他的动作暴露了他,他开始很小心的应对陈白的每一招每一剑。

心中震惊非常:为什么陈白每一剑都看着轻飘飘的,实则每一次碰撞的时候都势大力沉呢。

他记得上次对战的时候,陈白就像是个只会用蛮力的毛头小子,根本不懂任何技巧和近战方法。

可惜,他又怎会知道陈白假死的四十多年间,一直在贯通着所学所练的种种法术与武技。

“青莲剑歌。”陈白也不想再浪费时间,缓缓开口说道。

一个闪身就到了罗候的身后一剑斩出,等到罗候一刀劈过来的时候,陈白却是又消失在了那里。

瞬间,仅仅是一个呼吸,罗候的身边已经出现了数十个陈白!都是残影!

罗候心中一股危机感涌了上来,不敢有任何耽误,几乎是凭借本能连忙运转刀罡护体。

此时的陈白早已回到了原地,看着防御的罗候嘴上露出一抹冷笑:“斩。”

蹭蹭蹭!砰砰砰,啪!

随着这一字吐出,罗候身边所有的陈白全部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或刺或劈,爆发出一阵鞭炮般的炸裂声来。

仅仅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罗候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剑痕!

或深或浅,鲜血直流让他很快就成了一个血人;虽然这些伤害对他来说构不成致命伤。

但若是没有及时止血的话,他照样承受不住这该死的眩晕感。

只见他一双大手在受伤的地方不断点来点去,那一股股汨出来的鲜血总算是停住。

“你比之前强上了许多。”

“过奖。”陈白明显不想跟罗候废话,很快就提剑再次向罗候冲杀了过去。

罗候的斗志也被陈白激发了出来;两刀一剑不断碰撞在一起,每一次都激荡起虚空中的涟漪。

两人你来我往,恐怖的交锋和每一次力量的对碰都让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一剑光寒十九洲,两刀抽水水断流!

罗候的刀法越发狠厉,陈白的剑招也是招招致命,两人身上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伤势。

罗候身上的伤势更是深可见骨,陈白这时总算是停下了攻击。

“怎么,有些人还是不愿意出来救你吗?当真就要看着你死去吗?”陈白的话中有些调侃。

罗候脸上闪着强烈的杀意,虽然表面上的他还是十分强硬。

但是他心中还是不得不承认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陈白现在真的要强过自己了。

可他明明才太乙金仙的修为,而自己可是大罗金仙!罗候心中想起了之前冥河老祖对陈白的评价。

“陈白,要打便打,何必在那里花言巧语的浪费时间。”

闻言,陈白目光冰冷的盯上了罗候,薄唇轻启:“那好,我倒是要看看等到你要死不活的时候,他究竟会不会出来。”

头顶上面更加高的空中,通天有些疑惑:“陈白这小子说来说去的那个他究竟是谁呢,你小子倒是说名字呀。”

陈白当然是听不到通天教主的声音,正当他要再次对罗候动手的时候。

罗候也开始燃烧起了最后的生命,一副战斗状态很显然是想要跟陈白来个鱼死网破!

陈白可没有想那么多,这时的他只想把暗处的冥河老祖给逼出来。

毕竟冥河老祖在洪荒的人际关系,据陈白所了解到的—也就那样吧。

“呵呵,你不就是想把我逼出来吗?”

嗡嗡嗡!

陈白听着突然炸响的话语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耳朵里面不断回响鲜血缓缓流了下来。

体内一阵气血翻涌,陈白喉间一甜一股鲜血哇的喷了出来,云霄也被这一声震得小脸苍白。

【淦,这比河东狮子吼还牛13啊!没想到这糟老头子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不过话语落下,人却是久久没有现身。

就连高处的通天都皱起了眉头:“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陈白擦拭掉嘴角的鲜血缓缓站了起来:“你这糟老头子,说话那么大声有什么用,不一样还是躲在暗处不敢出来。”

“桀桀,陈白啊陈白,我可是记住你了;今天我不想与你过多计较,希望再次相见你还能这么嚣张。”

这句话是赤裸裸的威胁!

陈白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手中寒辞趁着罗候愣神之际就要刺穿其胸口心脏。

噗!扑通!

就在寒辞剑距离罗候胸口两三公分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直接把陈白打飞了出去,掉落在地。

“我的人,我若是不让他死;谁也没有办法取走他的性命。”

声音落下,幽冥血海一道血水直接激荡起万米化作了一道水柱,遮掩了陈白几人的视线。

等到能够看清之时,罗候已经意料之中的不见了;陈白只能收剑走向了云霄。

十万丈的高空上面,通天教主冷眼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一道绿光直接消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