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截教与阿修罗族开战了?

脚程很快,心中很急;没一会儿的时间陈白就远远看到了幽冥血海的位置。

经过通道,陈白隐隐能够闻到被风吹来的淡淡血腥气息。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陈白连忙加快了步伐,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来到了之前自己与罗候大战的地方。

“上次可能是风向原因,如今再来这里前方竟然飘来如此浓重的新鲜血腥味。”

要知道这里可是幽冥血海,本身就尽是血腥气息;但是如此庞大而新鲜的血腥味还是占据了陈白的嗅觉。

陈白不敢再继续耽搁,隐匿身形和气息之后朝着外面飞快跑去。

大约走了万里距离,陈白正打算起身飞出海面,在这里他感受到了恐怖的法力波动!

这绝对不是单打独斗能够引起的波动,陈白敢肯定这是千人参与的战争!

陈白心中的预感越发的强烈起来,他总感觉通天是有阿修罗族开战了。

有些无法再平静的往下想去,陈白化作一道流光静悄悄的掠过海面,出现在了那诡异的高空中。

地府虽然也有天空,但却是终年不见阳光的。

这时。

陈白才将眼下的情况看清,只见无数的鲜血流入幽冥血海;无数的碎肉伴着鲜血从空中落下。

吞咽了一下口水,陈白一成不变的脸上有惊讶、有疑惑。

这两方的人他都认识,真的如他所料:截教与阿修罗族开战了、、、、、、

为了能更好的分析局面,陈白连忙运转道心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情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放眼望去,这片区域所战斗的双方都是阿修罗族的普通族人和截教的外门弟子。

【师姐她们都没在这里,这里战斗的都是些修为较低的弟子。】

陈白眼眸一转盯上了一名战斗十分凶猛的截教弟子。

只见他一刀接一刀,刀刀凌厉;即便是与这些骁勇的阿修罗族战斗也丝毫不落下风,相反找上他的阿修罗人都被一刀砍了。

不过这一击致命的刀法也让他在战场上成为了众矢之的。

没一会儿的时间,阿修罗阵营那边就发现了他的与众不同,很快就派了二三十人缓缓围拢过来。

刚开始时这截教弟子倒也凶猛,用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打法接连斩杀了数十人。

可惜此时他也已经身受重伤,挥刀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很显然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

见状,对面二十多个阿修罗人嘴角带着狰狞的笑容一步步走了过来。

“死吧,你得为我们的兄弟陪葬!”那为首的小队长说着,二十多个阿修罗族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陈白看到这个场景,一个闪身消失在了高空中。

砰砰!啪啪啪,啪!

那截教弟子刚刚不甘的闭上眼睛,但是想象中被剁成碎肉的场景却久久没有出现。

反而说是那群阿修罗的惨叫不绝于耳。

睁开眼睛看向前面,一个身穿灰白色衣袍的男子一席黑发如瀑,背负双手挡在了他的身前。

截教这名弟子光是看着侧颜就知道眼前这人不凡,连忙拱手答谢:“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陈白没有搭理而是右手甩出一道光束,倒在地上的二十多名阿修罗族人纷纷化成了虚无。

这让截教这名外门弟子默默吞咽着口水。

“你的实力在这里还算不错,但是也没有到无敌的地步。”

“没有绝对的能力保护自己之前为什么要暴露自己的实力。”

“这是战场,你太出众只会引来针对,这不是擂台也不是比试,这是生与死的抉择,只有残忍和血腥。”

陈白头也不回的沉声说着。

那名截教弟子愣了愣,再次拱手:“感谢前辈指点。”

“晚辈知道这是战场,晚辈在这里见到了自己身边的好友、师兄师弟离我而去。”

“晚辈虽然没有多大的能力,但是我也要为自己的师门争一口气;只要我多少一个阿修罗族人,我的师兄弟就可以少死一个!”

陈白听到这里,古井无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动容。

也就没有再去反驳于他,这人说的倒是真实;心性倒是不差。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要是你刚才就这么被乱刀砍死了你不后悔吗?”

陈白不时点出一指清理着冲上前来送死的阿修罗战士,一边特意质问这弟子。

“师尊说过修炼本就是一条逆天而行的路,一路上披荆斩棘面对无数次生与死的抉择;晚辈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呵呵,倒是有些意思,那么你师父又是谁呢?”

“说来惭愧,晚辈不才,至今还只是截教一外门弟子,师尊自然是我教教主通天圣人。”

“机缘未到罢了,不可妄自菲薄;对了,你是人族?”

“前辈好眼力,晚辈正是人族。”

陈白听着笑了笑:“你这小子倒是有趣,我其实是想来打听一下你们这片战场为何都是你们这群外门弟子。”

“截教的内门弟子都去哪里了?”

那截教弟子听到这里,脸色瞬间焦急了起来:“师尊带着内门的师兄们去了幽冥血海最深处。”

“据说是在找一个叫陈白的师兄。”

砰!

陈白的心咯噔一下仿佛漏跳了一拍:“你说什么?找陈白,难道这么大的一场战争就是因为陈白而起吗?”

截教弟子点了点头:“没错,陈白师兄已经被阿修罗族的人抓走了几十年。”

“前十年师父一直在寻找陈白师兄的下落,但却是一直没能找到,后面找到阿修罗族但是他们却不愿交出师兄。”

“所以呢?所以通天就向阿修罗族开战了?!”陈白有些激动的说着,直接将这弟子抓了起来。

弟子因为缺氧铁青着脸,用力想要掰开陈白的手:“前、、前辈不可对、、师、、师尊无礼。”

陈白落寞的笑了笑,将这弟子放了下来:“无礼?因为一个小小弟子,害死了这么多的人,他们都是你的好友、你的师兄弟呀!”

“难道你就不气愤通天这么做吗?你就不恨这该死的陈白吗?”

那弟子却只是坐在盘膝坐在地上恢复功力,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来,显然是在生陈白对通天无礼的气。

不过当听到陈白后面那句话的时候,那弟子没有任何犹豫就立刻反驳了:“为何要恨?!”

“前辈可能不了解,我们截教本来就是一个大家庭,怎能看着自己师兄被人抓走几十年!”

“就算我们这群外门弟子微不足道、实力微小,我们也会拼尽自己的全力,豁出自己的性命救出陈白师兄!”

陈白无奈且自嘲的摇了摇头:“罢了,你且绘制一张你们师父前行的地图给我。”

“这个简单,我身上就有一份。”说着,那弟子便拿出了一张羊皮卷递给了陈白。

陈白也没有客气,直接伸手拿了过来,转身就欲离去。

脚步一滞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心念一动从系统空间里面取出了不少疗伤丹药和洗髓丹等仙丹。

一把扔给了那名截教弟子:“先吃下洗髓丹,再吃那大还丹,助你突破玄仙是没有问题的。”

“那些疗伤丹药你自己视情况用就行了,尽你自己的努力保护好你的师兄弟吧。”

“你叫什么名字?对了,我会给你设下一个结界保护你,半柱香内无人能伤你,但是半小时后你要是还没突破那就天意如此了。”

陈白说完就要离去,那弟子看着手中的丹药愣了下神,随后直接跪在了地上。

“晚辈任龙叩谢前辈指点之恩、赐药之情,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陈白离去的脚步顿了一下:“无名,罪人一个罢了,你叫任龙是吧,有缘自会相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