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终于苏醒,回截教!

陈白有些好奇的听着这破碎声。

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的说道:“呃,这是自己身体里面的声音?”

当然是没有人回答他的,回答他的只有身体四周弥漫起来的一股虚幻的雾气。

陈白这段时间待在虚空当中,闲暇时刻也看了诸多关于洪荒的各种百科和隐秘资料(当然,都是系统所奖励的鸡肋物品)。

他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

陈白有些惊讶,他也只是单纯觉得自己从前的很多行为都有些不妥、太过幼稚。

这次可以说是让陈白大概上体验了一番死亡的感觉,对自己从前的行为有了诸多改正。

虽说在心态上面有了不小的变化,但是陈白属实没有想到自己的心境竟然能够有所突破。

说简单一点,就是修行之人所谓的修炼道心;心境突破无疑让陈白许久未曾凝固的道心一举成形。

陈白千年以来,虽然修为越来越高,但是他却始终因为没有明白佛系和咸鱼的真正道理。

所以也就是一直没能修炼出道心来。

在虚空中、处于这片黑暗之中陈白的心境却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如果说从前他的内心就是奔腾的黄河之水,如今的他心境就是一春平静的湖水,唯有翻涌时就如海啸!

“道心也已经练成了,如今我好像也没什么事情需要在待在这里了,不如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

陈白声音有些平静,但终究透露出了一丝喜悦。

很快就已经盘膝坐在了虚空中,鸿蒙九转天功自行运转起来,黑暗中有着许多微弱的能量涌入到他的体内。

“感受到了,归位吧,我也该醒啦。”陈白这一声终究忍不住心中的喜悦,主要是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他也真的想念云霄和通天那个糟老头了。

嗡嗡嗡!

感受着眼前景色不断倒转,陈白闭上了眼眸;等到睁眼之时,看到耀眼的猩红血水。

陈白一时间还有些难以适应,没办法睁开眼睛。

过了好久的时间,陈白才微微睁开眼眸。

伴随着坐起来的动作,浑身骨骼就像是放鞭炮一样炸响了起来。

陈白心中有些无奈的想到。

【哎,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这具肉身躺了四五十年的时间,没成植物人就算不错了。】

有些轻松的想着,也许这就是真正佛系的人的魅力吧;凡是都往好处想,从不会有悲观和抑郁的那种网抑云之感。

陈白也没有想到树立道心之后,自己的行为和想法已经不知不觉的改变了很多。

不过道心当然不会对其有什么负面影响,有影响的话那可就是魔心了。

陈白刚开始也担心这个问题,后面翻阅典籍看到这一点之后也就放心了下来。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陈白慢慢的站起身来,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浑身的伤势竟然已经看不见任何伤口。

甚至是连暗伤都没有留下,陈白心中此时也不得不感慨这鸿蒙九转天功当真是玄妙非常。

也感慨着可惜自己还只碰触了解到了其皮毛而已。

【算了算了,先回截教去再说吧,这么久了不知道所有事情都发展到哪一步了哦。】

想到这里陈白心中也好奇了起来,他记得自己那小徒弟哪吒可是承担了截教三代弟子的门面。

和小白两人可是要带领截教三代弟子对抗阐教的三代弟子的。

还有师父说的那些老怪物,也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样的局面了。

当初自己被抓走时,也没来得及说什么,不知道云霄师姐如今怎么样了。

陈白心中想着这各种各样的事情,尤其是想到云霄的时候,尤其装13的背手45°角抬头看天。

默默说出了一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敲,我身上都长草了。”陈白很快就补上了一句大煞风景的话。

话音刚落,陈白化作一道流光直接从幽冥血海深处的另一个通道飞出了地府。

这条通道还是陈白翻阅洪荒秘辛才发现的,这也是为了不撞到冥河老祖等人,以免耽误时间。

经过这条通道,陈白很快就出了地府,来到了久违的碧海蓝天之上。

呼吸了口新鲜空气之后,陈白又深吸了口气:“呼,久违的蓝天白云啊。”

几十年来都待在一片黑暗的地方,又有哪个人是能够不渴望阳光与微风的。

在里面时可能会随遇而安,但是出来之后当然还是会更享受眼前的这种美好。

陈白也没有多做停留,化作一道流光径直朝着东海方向金鳌岛的位置飞去。

感受着风吹过脸庞,陈白不得不说还真是非常舒服呢。

突破到了太乙金仙的他,此时的脚程要比之前更加快上了些许。

虽然这三四十年的时间没有注重在修炼上面,但是鸿蒙九转天功的逆天还是让他太乙金仙的实力得到了强力巩固。

同时提升到了太乙金仙初期巅峰,受益最大的事情还是练成了道心。

真正明白了佛系和咸鱼的真正含义、、、、、、

就在这时,陈白也已经来到了截教的金鳌岛。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陈白俊俏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温馨的笑容。

因为身份令牌还在,护岛阵法也就没有排斥陈白;很顺利的就进入了金鳌岛之中。

嗯?陈白刚刚踏入金鳌岛却是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奇怪,众多师兄弟们怎么一个都不见了?”陈白有些好奇的看着四周的方向。

法力催动之下,陈白的神念很快就遍布万里距离,心中的疑惑却是又增加了几分。

他竟然在方圆万里之内只感知到了几个修为低下、洗衣做饭的外门弟子。

说白了就是后勤人员。

“不会是截教出了什么大事吧,完了,不会是跟阐教开战了吧。”陈白心中想着。

刚激动起来,体内丹田位置的金色道心却是一闪,陈白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平静了许多。

一个闪身就来到了一个在小溪旁洗衣的外门弟子。

“啊啊啊,别杀我别杀我。”

“我没事杀你干嘛,抬头看看我的模样。”陈白冷冷的说道。

这人和陈白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当时这人还给了陈白一个白面馒头。

那时候的陈白刚刚进入截教,因为是后天人族的跟脚一直被他人欺负;也就三霄对其友好又关心。

这小子当时倒也对自己十分友善。

“你、你、、、你是陈、、陈白?”

看着这书生模样的俊秀青年,陈白笑着点了点头。

“对,我没死;还是你先跟我说说截教的事情吧。”

“哎呀,别说了,你去了幽冥血海就知道啦!”那俊秀青年脸色焦急,吞咽半天口水却是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幽冥血海?嗯、、、什么情况呢;不好!】

陈白的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股强烈的不安感浮上心头。

随后扔了一个洗髓丹给青年之后,自己披上了一件灰白色的长袍化作流光又朝着幽冥血海返回回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