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突破太乙金仙,奄奄一息

冥河老祖脸色变化不停,旁边人海川流不息。

他的心中似乎又打起了什么算盘,没一会儿就将目光死死的锁定在了陈百的身上。

他想要仔细观察陈白,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想要推测陈白,但是和通天教主等人的结果如出一辙。

如果他要是了解的话,就会知道其实有不少人推算过陈白的来历了。

但是所有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就像是一条大雾弥漫的路,根本没有办法拨开云雾见真相。

久而久之,女娲和元始等人也就纷纷相信了截教内部放出的消息,也就是云霄编造出来的那个故事。

众多大能虽然知道陈白来历不简单,但也只当陈白当真是来之混沌外的某个大家族弟子、、、、、、

原本来说,冥河老祖是对于这些有点嗤之以鼻的。

但是如今看到陈白以金仙之身鏖战大罗金仙巅峰的罗候如此之久。

而且自己还真无法推演关于陈白的事情。

他已经开始相信陈白身上有些神秘的地方了。

这让他坚定了要将陈白留在自己身边的决心,直到弄清陈白身上的秘密为止!

冥河老祖心中坚定了信念后,再次凝眸看向了战斗区域。

陈白和罗候此时已经交手了数千回合。

陈白的身上并不好看,多处挂彩,浑身的伤势但凡换到另一个金仙身上,也早已死于非命了。

看着罗候,陈白还是惨然的笑了起来,讥讽说道:“这么回合下来,自己还受了伤。”

“不如、、、你自己认输算了吧。”陈白喘着气,特意的说着。

经过与罗候这么长的持续战斗,陈白明白了自己只有让他愤怒,才能找出破绽!

这阿修罗族着实恐怖难缠,罗候被陈白打伤之后,反而跟加了狂暴buff一样。

整个人的实力更加恐怖了起来,到最后陈白得出了一个结论:可能这就是阿修罗族的信仰吧。

陈白不得不承认他们这个族类就是为了战斗而生,一群战斗疯子,特么越打越疯狂!

听着陈白的话,罗候果然冷哼一声:“我阿修罗族,只有战死没有认输!”

“你小子能够接住本王这么多刀而死,本王敬你是条汉子。”

“这次本王将用出最强一刀,若是你能够接住不死,本王也就不会再去为难你了。”

陈白咳嗽了数声,面色冰冷擦去了嘴角的鲜血,将长袍往后一甩:“来吧。”

罗候没有说话,只是开始了蓄力过程。

恐怖的威压席卷万里,他的双刀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般,吸收着数以万吨的血水。

在其头顶化成了一个猩红色的漩涡,在其中有着两柄增大版的断头刀。

非要论其大小的话,恐怕是有个十几米长,毁天灭地的刀罡将四周的阿修罗族人纷纷掀飞了出去。

只有冥河老祖站在原地不曾动弹分毫,甚至就连他的衣袍都不曾吹动几分。

陈白抵抗着恐怖的吸力,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运转起了鸿蒙九转天功。

罗候看着突然盘膝坐在地上的陈白,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本王敬你是条汉子,你却是如此轻视本王!你会为你的自负交出代价的!”

罗候彻底暴怒了起来,整个幽冥血海开始剧烈波动起来大地颤裂。

虽然脸上如常十分镇定,陈白心中那叫一个无奈啊。

【特么只顾着嗑药提升修为,却忘了战力的重要性!】

【如果这次我还能够活着,一定得把系统空间里面那些法术和武技学习一下。】

【这特么对上牛掰人物,自己竟然连一个大招都没得;真是说出去都丢人啊。】

心里面郁闷的想着,这时罗候狂暴的声音在耳边振聋发聩不断回荡起来。

“本王这一刀杀死无数敌人,也正是这一招我才能成为阿修罗族的王!你—接好啦!”

陈白大惊。

这幽冥血海的天地灵气实在缺少的可怜,陈白根本就还没能积蓄多少。

他原本是想要利用鸿蒙九转天功将四周灵气全部引来,构造出一个坚不可摧的防护罩的。

但是看着身体外面那微弱的金光流转,结果不说也知道、、、、、、

“一切随缘吧,看命了。”陈白十分佛系的将全身力量用来防御,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着这恐怖的一刀,活生生的将幽冥血海劈成了两半!有些修为低弱的阿修罗族人仅仅是被刀罡触碰。

就已经是缺胳膊少腿,有些倒霉站得近些的人甚至是直接被搅碎,血肉模糊!

砰!轰隆隆!

仅仅只在这天地灵气构造而成的防护罩上面停留了数秒时间。

陈白就已经十分清楚的听到了玻璃般咔嚓碎裂的声音,好在这一刀的威能已经减小了许多。

噗呲!陈白刚刚接触,那恐怖的刀罡就直接震碎了他的衣袍,浑身肌肤一寸寸的碎裂开来。

眨眼之间陈白就变成了一个血人,下一秒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恐怖的一刀还停留在他的胸口。

将他疯狂推开了数千里的距离,企图想要破开陈白最后的防御。

“欺人太甚了!”陈白一口血水喷出,一路撞碎无数白骨的他加上被刀罡绞杀。

浑身上下没有了一块完整的皮肤和血肉,背后一大块肉几乎是靠着几个筋脉吊在上面。

随着陈白最后嘶声力竭的呐喊,鸿蒙九转天功疯狂运转了起来!

闪身跟上来的冥河老祖与罗候瞳孔皆是狠狠一震:“他、他在、、炼化刀气、、、”

一炷香的时间,陈白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一拳将刀气轰碎!

呼!呼呼!呼!

砰。随着刀芒消散,陈白嘴角流着鲜血倒在了地上,不!不仅是嘴中,他是浑身流血!

罗候有些不敢置信的偏头看向冥河老祖,说话有些吞吞吐吐:“老、、老祖,他这是算通过了?”、

冥河老祖一个闪身到了陈白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

带着少有的惊讶语气:“竟然,在生死关头突破到了太乙金仙。”

“可惜,可惜啊,这奄奄一息的模样,终究是难活了。”

冥河老祖随手一甩,替陈白止住了血对罗候随口说了句:“扔了吧。”

“我,我赢、、、赢了、、是、、是不、是可、、可以、、走、、了、、、”

冥河老祖刚想抬脚离开,一股粘稠的感觉却是升起;回头一看竟是陈白无力的将血手搭在地上抓着他的脚。

听到陈白无力的声音,冥河老祖叹了口气直接将陈白的手甩开。

对罗候说道:“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宝物,我先走了;宝物带回来,他不用带回来了,就扔在这里吧。”

说完,冥河老祖就直接离开了;罗候则带着一种惋惜又贪婪的目光放到了昏迷的陈白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