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人性如此,何况仙人

准提心中想了想,还是决定开口说道。

“怎的,莫不是通天道友找到了对贫僧下手的歹人?”

通天教主点了点头:“其实那人就藏在我们这群人中间,你且说是与不是啊计都?”

“你上次化作本座样子潜入碧游宫,想必在座各位也都知晓吧,计都这变化之术实属顶尖呢。”

隐藏在暗处的大能们虽对这事并不感冒,但还是习惯性的看向了计都的方向。

计都脸色一震,摆手摇摇头:“这不可能,西方教那几件宝物本尊还看不上呢。”

“你通天又没有任何这证据,怎的如此将黑锅往本尊身上甩?!”

看着计都恼怒的模样,通天似乎也不想与其多说,只是缓缓开口说道:“有意思,有意思啊。”

“本座岂是没有证据就信口开河的人。”

说完,通天将云霄在昏迷之前就交给自己的留影石拿了出来,以真气运转一副画面投射在空中。

【卧槽,这不是投影技术的祖宗嘛。】陈白看着,心中震惊想道。

投影技术?通天虽然没有听懂,但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再去揣测。

只见那副画面上显然就是如今所在之地,只见计都瘫在地上,持留影石之人缓缓朝着他走了过去。

那人似乎把计都拿脚踩住了。

“说说吧,准提圣人被抢是谁干的。”

画面中的计都似乎身形越来越虚幻,眼瞅着就要消失。

但是众人都看出了其嘴角却是掠起最后一抹笑容。

计都狡黠的笑了笑,面容有些扭曲:“那件事就是我做的。”

“怎么可能?你虽然很强,但是你区区分身恐怕也不是圣人对手吧。”

计都面露鄙夷之色:“呵呵,我可以让本尊一直给我传递力量。”

、、、、、、

通天将留影石收回,画面也是消失不见:“怎样,计都你还有何话要说?”

陈白笑了笑,他哪里不知道自己师父在留影石上动了手脚,删减了不少的对话和内容。

计都能够明显感受到几道强大的目光都放到了自己身上。

心中愤恨骂道那分身死就死了,特么还傻×一样的坑自己一把。

“呵呵,各位也听到了这一切都是分身所为,与本尊并未有多大关系。”

“准提道友请相信我,本尊对你们的宝物没兴趣,对于这件事情本尊也全然不知道。”

通天微微笑笑:“那最后一句又是何意思呢?你分身按常理又怎会是圣人准提的对手呢。”

“即便是你本尊,也不该能够胜过圣人吧。”

这话的意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在这里的人都不是傻子。

通天这话意味着他怀疑计都身后还有人!

这些大能谁不知魔族行事无端狠辣,可是计都在魔族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种存在。

谁竟能够成为其身后的幕后主使?

一时间传音不绝,议论纷纷。

“莫不是罗睺那个大魔头还没死?”

“这不可能吧,罗睺已经被道祖斩杀了呀。”

“可是罗睺要是死了,谁又能够当幕后主使呀?”

“、、、、、、”

通天嘴上冷笑一声,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师父是想干嘛?】

陈白还是太过年轻,有些无法明白这些老怪物的心思。

这时云霄和陈白却同时听到通天教主的传音入密。

“云霄,悄悄将烧火棍递给陈白吧。”

“陈白你小子一定要妥善处理,摸让别人发现端倪。”

通天教主知道陈白隐藏物品有些独到手段,即便是他都无法探知宝物其方位。

陈白暗中点头,将烧火棍收入衣袖之中,实则意识一动将其收入到了系统空间当中。

计都大惊,连忙怒吼道:“你们这帮蠢材,如今是纠结本尊的时候吗?”

“现在混沌至宝不见了!你们又该当如何?你们谁能再次找到?”

被计都这么一说,所有在云端之人纷纷停止了议论。

他们当真再没人感受到那混沌至宝的任何气息!

气急之下,所有人纷纷破云而出,怒目而视望着通天教主。

“通天!你这厮竟敢戏耍我等!”

“通天道友,我劝你还是早点将混沌至宝交出来吧,休要再整这些有的没的。”

通天听着滔天的指责并不感到意外,在他让云霄把烧火棍交给陈白的时候,他就算到了这接下来的事情。

陈白感受到自己和云霄被放到了一旁的巨石上倚靠着。

远远看去,陈白见到通天在那装傻充愣道:“各位道友所说何事?什么混沌至宝呀?”

“别在这装傻充愣了,前段时间就听说你截教有了混沌至宝,如今竟是还不承认。”

镇元子站在人群之中,眼珠打转模样狡黠。

“镇元子,本座实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本座不过是赶过来就吾两位徒儿。”

“还有诸位为何出现在这里本座也不知其因,本座这就要带弟子回去疗伤了,劳烦让路。”

【人呐,都是利益至上的;就连所谓的仙人也无法逃脱,若非为了混沌至宝,镇元子是万万不敢这样与通天说话的。】

通天心中笑了笑看向陈白,心道自己这徒弟的心性当真与人不同。

一件混沌至宝足以让整个洪荒血流成河!陈白竟如此不放心上。

“通天道友啊,你所说甚不合理,不如你且将混沌至宝借与我们众人一看,我们也好行你方便。”

嗯?

通天皱眉看着眼前这中年男子,只道其实力恐怖非常,身上的血腥杀戮气息延漫九天!

不过这人面容却是从未见过。

通天倒也不是特别在意。

毕竟这种场合有很多隐世怪物也想出来,为了躲避仇家或是什么原因都会选择易形。

在场之人修为都是差距不大,就算发现对方易容了,也无法堪透其本尊。

不知为何,那人目光突然放到了陈白身上。

好巧不巧,陈白刚也闻声看向了那中年男子。

噗!

陈白胸口一闷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麻蛋,这人太恐怖了,他这一眼好像要把老子看穿一样!我好像看到了漫山遍野、堆积如山的尸首!】

通天一听瞬间恼了,剑指男子:“阁下是何意思,本座还在这,怎可对本座徒儿出手!”

【好在小爷我药也不是白磕的,精神力也不是说着玩的;虽然我吐了口血,想必他也不轻松。】

。。。

通天听到陈白后面这句话,心中忍不住破口大骂:你特么小子话为什么总喜欢断开说!

一时之间通天这剑收也不是刺也不是、、、、、、

“呵呵,通天道友莫要生气,本座也是好奇你这弟子为何才金仙修为,便想看看你这弟子资质如何。”

通天闻言顺势将剑一收:“如何?现在阁下看也看罢,是不是该让路了。”

“别急啊,还有我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