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滴个师父,牛上天!

通天身形一闪,已经是出现在了碧游宫的广场上面。

看着远处的仙鹤飞过,通天满脸凝重的望向了广场之上的截教弟子。

“今日,本座敲响金钟,是想与你们商讨封神量劫一事,想必你们也或多或少听到过风声。”

“封神榜,本座已经签下。”

通天教主声音浑厚的说着,清楚的落到了每个人耳中。

瞬间在人群中激起了轩然大波。

霎时间,人群中响起了议论纷纷的声音;有人惶恐、有人害怕,同时也有人认为这是截教的机遇。

陈白听着周围的师兄弟,在那里喊着,心中有些沧桑的笑了笑。

却不知场上,还有通天教主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凝重。

【封神量劫来了,哪里是什么机遇;就算是机遇,各位也得抓得住呀,哎。】

【小爷也没有那么伟大,到时我尽力改变三位师姐的结局就行了。】

“安静,本座还有话说。”

就在陈白想着的时候,通天再次威严的开口说道,场上瞬间安静了下来。

【师父这表情,看来这次去紫霄宫,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呀。】

后世并没有记载过紫霄宫内发生了什么,所以陈白也不知道通天是经历什么。

现在的表情才会如此凝重,说话才会如此严肃。

通天听到陈白的心声,嘴角艰难的浮现一抹笑容:陈白这小子,倒真有几分察言观色的本事。

“其实,为师今日在紫霄宫,做了一件大事。”

啥?

大事是什么事呀?难道不是指签订封神榜吗?

在场所有的弟子,皆是陷入了沉默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问号。

师父可是圣人,能让师父觉得是大事,那肯定是震惊洪荒的大事件呀!

这时,陈白却是发现,云霄和琼霄两人,都是瞪着眼睛朝自己看来。

云霄正是想到了陈白,之前跟通天教主说的办法。

俏脸瞬间吓得苍白,不至于吧!师父难道真的、、、、、、

难道真信了陈白师弟这毫不着调的主意:杀圣人,抢封神榜?!

被两位师姐这么盯着,陈白脑海中也是冒出了自己,先前提的那个煞笔主意。

内心一震,整个人都是惊起了鸡皮疙瘩。

【擦了个DJ,师父你不会是真的信了我的煞笔主意吧?】

【完了,一切都完了呀,没想到我陈白竟然成了覆灭截教的大罪人呐。】

【不过这也不全是我的问题,谁知道师父你身为截教教主,竟然真的会信这种脑残主意!】

【我就说你不适合当教主,你应该去精神病院当院长!】

听着陈白喋喋不休的心声,通天刚开始还点了点头:没想到这陈白还算有些担当。

但是,心中的肯定还没想完;下一刻,通天嘴角一阵抽搐!

你能不能让本座先把话说完,你说就说,为什么要自己瞎想呢!

好在本座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本座可是堂堂天道圣人,这种事不值得生气。

不能尼玛的说脏话,本座可是圣人!要冷静,不能发脾气。

再者说,本座是绝对不会让截教覆灭的,本座已经看清了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子的为人。

通天教主做着一系列的心理活动,其他弟子也不好开口询问是何大事。

唯独碧霄有些没能反应过来,不明白自己大姐和二姐的神色,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抓着只鸡腿,小脸满是好奇,笑嘻嘻的看着通天教主。

“师父,可不可以跟弟子说说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呀?”

听着碧霄仙子的问话,陈白脸上满头黑线。

【师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可爱呢,这么庄重的场合,咱们先放下鸡腿好不好呢~】

云霄见状,也是担忧问道:“师父,您该不会,真的听信了陈白师弟的办法吧?”

通天闻言,嘴角一撇,神色略显难看的瞟了一眼陈白。

【卧槽!师父你别这么看着我好不好,你这样,我真的很内疚的好不好。】

【而且这件事情,跟你的智商也是逃不开干系的!】

哼,当真以为本座脑残呀?

小了,格局小啦!请打开你们的格局好不好~

通天将目光放到了所有弟子的身上,声音平淡:“从今往后,洪荒再无三清一说。”

嗡!嗡嗡!

所有弟子,只感觉自己被雷劈了一般,只感觉自己的思维真的跟不上师尊的速度。

再无三清是何意思?!

满座震惊,无不是膛目结舌,目瞪口呆。

通天嘴角得意一撇:“你们想的不错,本座已在紫霄宫中,与三清割袍断义。”

。。。

此话出口,即便是稳得一批的多宝道人,此时身躯都不禁颤抖了几下。

四大亲传弟子俱是朝着通天身边飞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着此话真假。

截教七大侍从仙虽然没有明白什么事情,但也第一时间飞出人群,奋力稳定着混乱的场面。

看着他们一个个惊讶的眼神,和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

通天心中的那股沉重反而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振奋。

嘿嘿。

本座这件事情做得,估计得在整个洪荒掀起一阵狂风巨浪了!

【顶你个肺,师父牛掰,老牛坐飞机,牛掰上了天!】

【我睡了无数个觉,真想不到你竟然跟三清玩绝交,还搞出什么割袍断义来了!】

【真的是比我做的梦还离谱!按理说,师父你可是一直将元始和太上,视为两位兄长的。】

【怎么会突然这样做呀,若非你是圣人;我真怀疑你被哪个傻狗给洗脑了。】

【我这该死的好奇心呀,各位师兄弟能不能别吵了,让我们师父说说这传奇的经历!】

陈白这边心中兴奋不已,但一旁的云霄仙子,美艳的小脸却满是担忧之色。

云霄只感觉自己脑海一片空白,智商真的有点不够用了。

这比陈白的办法更加严重呀!

三清之所以在洪荒横着走,就是因为三兄弟团结,牵一发会动全身;所以其他圣人也就不敢惹三清中的任何一人。

但是师父如今割袍断义。

说难听点,不就是被其余两清给孤立了呀!恐怕接下来的截教,就会面对阐教和人教的联合打压了!

云霄满脸苦涩的分析着如今的局面,通天在四大亲传弟子的问话下,却只是笑而不语。

可惜这也只是云霄自己在脑海中的分析,其他人并没有听到。

陈白看着通天,一时间这剧情的走向,就连自己都是有些懵逼了:命运的齿轮上,似乎没有这一出吧。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改变了原本的命运轨迹吗?】

【这也不可能呀,我只是一条躺着的小咸鱼,哪有那么大的能力呀。】

通天这时,正与金灵圣母等人探讨,一时之间也没有听到陈白后面的这两句心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