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望徒成龙,哪吒下山

陈白的呼唤却是没有半点的作用。

坐在床沿上面,陈白脸色有些尴尬的回过神来,心中像个孩子似的赌气道。

【哼,不就是一只老咸鱼嘛,你以为小爷没了你真就废了呀,小爷可是大气运者。】

陈白心中想着,脑袋却是很诚实的不再去想鸿蒙九转天功这件事情。

因为他知道如今的自己是没有办法理解其中奥秘的。

干脆就转身出了密室,临走之前他还特意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气息,发现真气饱满非常。

感觉就像距离太乙金仙只差那临门一脚了。

虽然陈白始终没能找到那一脚该往哪踢、、、、、、不过至少结果是不错的。

来到大殿之上。

云霄感觉到身后有人影闪动,回头一看果然是陈白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打量着陈白,连忙关心的上前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云霄仙子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会傻傻的去问陈白刚才是有什么感悟。

只会问问他有什么收获之类;这也正是陈白一直喜欢的一个地方。

不然要是以陈白的性格,云霄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话估计就会直接说出来了。

陈白摸了摸云霄的脸颊,双手一摊:“怎么说呢,收获应该是有的,不过我自己也还没有搞懂。”

云霄嘴角微微一撇反摸了一把陈白的还没长出头发的光秃秃:“没事,慢慢来。”

【师姐就是关心人呀,还聪明,小爷真是当了一辈子打工仔修来的这一世的福分呀。】

陈白想了想,哪吒和小白也基本打扫好了大殿,将工具放好之后笑嘻嘻走了过来。

不等两人开口,陈白就抢在前面说道:“哪吒,你知不知道为师为什么要在短时间内对你这么严苛?”

想了想,哪吒神情尊敬的摇了摇头:“弟子不知,不过弟子知道师父是为了我好。”

陈白神情严肃,说话不再像之前那种吊儿郎当的腔调:“为师的确是为了你好,为了让你早日担当重任。”

“也好亲自为自己正名,还陈塘关百姓自由。”

哪吒听到这里,他对自己师父的话也有些懂了。

他没想到陈白能够替自己想这么远,他相信陈白若是想的话,完全可以摆平东海龙族。

但是自己师父没有,他背负了陈塘关所有百姓的骂名留着这个难题想让自己解决。

为的就是让自己有颜面回去面对家中父母!

陈白其实也没有想到哪吒自己在脑海里面联想了这么多的事情。

虽然这些都确实是这样做的,但是自己刚才说那句话不过就是为了激励他而已呀。

陈白看着哪吒这热泪盈眶,抱着自己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属实有些措不及防。

挤眉弄眼的看向了云霄,眼神中很明显的在说着:这怎么办啊!赶紧帮我想办法,啊!

云霄两眼一摊,投去一双无奈的眼神。

陈白简直是吐血了,无可奈何的扒愣着哪吒那小小的光头。

云霄掩嘴笑了笑,毕竟是自己丈夫,总归不能看着他满脸无奈而不管。

便开口替陈白解围:“哪吒,别像个孩子了,你可是要下山担当重任的哦。”

一听担重任,哪吒两眼放光,嗖的一声站了起来。

“师娘,师父是不是看我特别厉害,想让我下山历练呀?”

陈白嘴角一勾接过话头,神秘兮兮的说道:“没错,为师不仅让你担重任,而且你可谓是截教三代弟子的门面担当呀!”

“以后可不能再像个、、、”

话没说完,哪吒已经双手插在裤兜一副正经模样:“别说了,我都懂。”

呃。。。

陈白看着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哪吒,突然就感觉自己说错了话;这小子态度转变是专业啊。

哪吒翘着二郎腿直接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面,颇有气派的看向了小白:“嘿,小胖妞,以后我可就是你领导了。”

“先给我端杯茶,然后给我师父、师娘泡杯茶吧;我们都渴了。”

后面好像是思考了一下,又补充上一句:“对了,你要是自己渴的话,倒上一杯也无妨。”

“你!”小白俏脸娇怒,就想要抬脚狠狠踹上去,将哪吒从椅子上拉下来。

陈白及时投过去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气的胸前波涛起伏的小白也只能委屈又愤怒的沏好四盏茶端过来。

“嗯,还不错;不过你为什么一副这么不耐烦的模样呢。”

“要知道你可是我的好兄弟呀。”哪吒说着,小白只能无奈的应了一句好。

云霄和陈白坐在一旁喝着茶,一起看着眼前这一幕,默契的笑了起来。

惹得哪吒不明不白:“师父、师娘你们为什么笑啊?”

“没什么,没什么;你接着做你自己的事吧。”

“哦,我怎么总感觉你们两个人的笑都那么不怀好意呀。”

陈白心中对哪吒这句话不置可否,邪魅笑道:“哪吒啊,我和你师娘是笑你得罪了上司还不自知呀。”

“啊?”

哪吒傻眼看着陈白属实有些懵圈了,完全没有搞懂陈白的意思。

见状。

云霄看着哪吒轻轻一笑,眼神流转示意其看向旁边的小白。

这时哪吒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想,但是他不敢肯定,也不愿意肯定。

陈白却是很快就让哪吒肯定了心中猜测。

只见他抿了抿嘴唇,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其实吧,为师已经打算让小白跟随你一起下山。”

“同时呢,小白也是为师派去监督你的,一旦你有什么不正确的地方,小白随时可以先斩后奏。”

哪吒听着陈白的话,满脸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他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哪里还要陈白和云霄明了,哪吒连忙就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拍了拍灰。

弯腰恭敬的站在小白的面前,脸上带着牵强虚伪的笑容:“嘿嘿,白姐请坐,不要跟我客气。”

“白姐,这茶是不是冷了呀,需不需要小弟再去给您添点?”

小白听到陈白的话之后,脸上得意的笑了起来坐上了椅子。

看着小白和哪吒两人角色瞬间互换,陈白和云霄相视一眼露出了一抹阴谋得逞的坏笑。

陈白引导这些其实是怕小白不愿意下山、不愿意离开自己;所以特意做出了这些。

同时也是为了打击一下哪吒的顽劣性子,这迟早都是得磨炼的、、、、、、

又看着小白和哪吒两人胡闹了一阵子,陈白这才沉声打断:“好了,你两也该下山了。”

“下山之后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你们呢。”

哪吒就像是离家的孩子一般,陈白向其千叮咛万嘱咐着所有的事情。

意识一动从系统空间当中取出了一只信鸽:“要是什么事情搞不定又联系不上为师。”

“小白就写信绑到这只信鸽腿上便是。”

“好啦好啦,师父你要对我们有信心呐。”哪吒抢过信鸽不等陈白再多说。

直接拉着小白走出了山门、、、、、、

看着远去的人影,陈白眼中泛起一刹那水雾。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小爷有种当空巢老人的赶脚,希望别掉链子吧小哪吒。】

这时,轻轻一声云霄拍了拍陈白的肩膀叹了口气:“哎,孩子们总是要长大的,你就别担心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