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甩锅阐教,系统又来奖励了!

就在这时,准提道人直直甩出了一根静心竹。

陈白眼中冷光一闪,心中大怒想要直接掏剑抵挡,若是被这静心竹捆住的话,可就沦为其鱼肉了。

不过陈白如今根本不能拿出自己常用的法宝、神兵;要是拿出来的话,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可是阐教普贤真人就那么几件法宝,陈白这时候也根本没办法去弄件山寨版的过来呀。

【真闹心啊,这就很离谱嘛;信不信小爷甩出一套闪电五连鞭打得你找不着北!】

无奈之下,陈白只能灌注真气再次将速度提上去了一倍,借此甩掉了身后烦人的静心竹。

准提道人却是也不慌不忙,就像是玩着猫捉老鼠一般,根本不急着抓住陈白。

就像是特意隔着些距离一般,时不时的祭出一根静心竹刺向陈白、、、、、、、

颇有闲庭信步的感觉、、、

可是前面的陈白就不这么想了,他都快气得要慰问准提全家了。

额头上面满是汗水,长长的刘海被打湿后贴在了上面。

【特爷爷的奶奶的爷爷,这么搞下去,准提这明明是在玩弄小爷啊!天杀的准提光头,小爷诅咒你不得耗死。】

陈白气喘吁吁的,即便他的速度已经十分之快了;但准提道人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

不论陈白如何加速,他总能不急不慢的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陈白并不喜欢这么被人戏耍的感觉。

跑到前面一座山峰上面猛的停了下来。

回身,全身真气灌注到了双拳上面,两双手迅速膨胀了起来,都是实打实的肌肉、力量!

“去你的,敢玩小爷!”陈白伴随着怒吼,整个人飞身上前。

恐怖的力量掀起的劲风刮到了旁边无数的岑天大树。

虚空颤抖,仿佛随时都会崩裂开来。

准提道人看着这来势汹汹的陈白,嘴角上扬一抹不屑的笑容。

不屑一笑:“不自量力的蝼蚁。”

说完,直接一指点出;恐怖的圣力凝聚出了一道光束迎上了陈白的双拳。

两股恐怖的力量一经碰撞,陈白竟是连几秒都不曾坚持下来。

两条手臂往后面直接往下弯曲,眼瞅着就要折断,陈白再也不敢再坚持下去。

只得选择放手,然后连忙想要往后退去。

但是那股恐怖的圣力却是直接砰的一声打在了陈白的胸膛上面。

“操!”陈白低喝一声,整个人往后倒飞了出去,一股鲜血喷洒在了半空。

胸前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从山峰上面不断跌落下去,直接滚到了山脚。

若非是这夜行衣还算坚固,恐怕都已经被树枝啥的刮得支离破碎。

“噗!”

陈白刚想开口,却是只感觉喉间一甜,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你妹的,还真是只能抗下一击啊。”

陈白心中无奈,面色阴狠的爬了起来。

根本没有他思考的机会,再不跑的话估计就得被直接干凉凉了。

连忙摇摇晃晃的朝着昆仑山上跑去。

准提道人这时也是来到了山脚,却是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陈白尸首。

有些好奇的说道:“有些意思啊,硬抗本道一击竟然没死!”

心中想着,也不再耽搁。

毕竟马上就到阐教了,若是真让那小贼跑入了玉虚宫当真不好拿人。

元始天尊爱面子可是众所周知,又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坐下有徒弟干偷鸡摸狗之事。

听那声音,准提道人已经肯定偷东西的就是普贤真人无疑!

陈白这时早已经来到了昆仑山上,吞下两颗丹药后的他总算是护住了严重的伤势。

“就到这里吧。”陈白笑了笑:“准提肯定自作聪明的先去了玉虚宫。”

“小爷不如就将证据扔在半、咳咳,半山腰。”

特意闹出一个动静将阐教门人引过来、、、、、、

等到其赶来的时候,陈白早已经将夜行衣收起,只扔下了几株用处不大的药草。

自己则是早已离开了昆仑山,飞向了天际。

至于后面昆仑山会发生什么事情,那都已经不再陈白考虑范围之内了。

反正都是敌人,让他们内耗更是求之不得。

这一来一去,陈白已经出来了三四天的时间,哪吒所剩的时间已经寥寥无几。

【叮!今日是系统与绑定的周年纪念日。】

【特奖励鸿蒙九转天功、万品烈焰金莲、混沌至宝一件、混沌级仙丹灵药若干、、、、、、】

陈白飞在空中,听着这一系列的奖励提示音。

怎么说呢,就是无法形容的喜悦感。

陈白就好像回到了当时刚绑定系统时,打开新手大礼包时的那种激动、喜悦!!!

“万品烈焰金莲,倒是个好东西,可以用来给哪吒重塑肉身!”

至于混沌至宝,陈白绑定系统后早就变的越发咸鱼和佛系起来,对于法宝等阶压根就没关心过了。

【哈哈哈,这波操作小爷只想抠666啊!够咸鱼,够佛系!】

陈白真的是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谁能够想到这系统竟然还有周年纪念礼啊。

不过陈白有些无奈的吐槽。

【系统啊,为什么以前十周年、二十周年啥的就没有大礼包你。】

陈白心中吐槽着,脑海中却是响起了一阵鄙夷声。

【叮!人心不足蛇吞象啊,宿主你要记住自己是条咸鱼你要佛系;万事不可强求。】

。。。

陈白脸一下就乌黑了:“你、、、这算是在给我洗脑吗?”

无语的想着;系统却是响起了一条让他更加无语的消息。

【叮!多年以来,从今往后,宿主不能再通过嗑药提升实力。】

【请尊重自己的身体,从今开始,请宿主自己修炼鸿蒙九转天功。】

!!!

陈白这次瞪圆了眼睛,张着嘴半天没能憋出一个字来。

【没搞错吧,我从来没修炼过呀,这么突然让我措不及防啊!】

陈白心中爆吼:“不带这样玩的啊!说好的当咸鱼,要佛系呢?!”

“你特么名字被狗吃啦?名字与身份完全不符呀!狗屁佛系咸鱼系统啊。”

陈白处在气头上,但就算是硬生生的破口大骂了几个时辰。

系统却是没有再响起一句冰冷提示音、、、、、、

无奈之下,陈白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无奈的现实。

只得先赶回截教去,给哪吒重塑肉身才是眼前的当务之急。

想到这里,陈白再次换上了那副没心没肺的笑容朝着截教而去。

总不能让他们担心自己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