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割袍断义,再无瓜葛!

通天凄惨的笑声传遍了整座紫霄宫。

诸圣却是冷笑而视,心中有着各自的心思。

笑了好一会的时间,通天眼中浮现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怒火。

青萍剑在一霎那,已经出现在了通天的手中。

元始见状,神色猛的一变,开口怒斥道:“通天!难道你想当着道祖老师的面,与两位兄长动手吗!”

“呵呵,想我通天一向将你二位视为兄长,却不曾想你二人,竟联合西方之人欺我截教!”

通天说着,一股可怕的圣人之力席卷而来,整个紫霄宫都是为之颤抖了几分!

自从喝了陈白的茶,吃了陈白的炸鸡之后;通天经过半年闭关,已经将跟脚稳固在了混沌神魔。

自身的修为,更是已经踏入了圣人后期圆满;早已远远超过圣人中期的元始天尊!

若不是如今有道祖鸿钧在场,通天才会强忍着内心的暴怒与失望。

“今日这封神榜,本座自会听从道祖老师的命令,将其签下。”

通天平静了许久才缓缓开口说道。

元始闻言,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看来通天还是分得清轻重的,截教那群牲畜就该送上封神榜。

“但是,在场尔等,休想将我截教弟子送上封神榜。”

“谁若敢打本座截教的主意,本座必手持长剑,定斩不饶!”

通天看着元始脸上那得意的模样,停顿一下之后才接着说道。

元始天尊一听,这哪里还忍得了,简直是太过分了!

“通天,你真是越发无礼,越发猖狂!”

太上坐在一旁,正欲开口附和。

通天却是直接在一旁开口打断:“不用说这些东西,本座的为人你们清楚,这都是你们逼本座的。”

“本座今天便在此宣布,从今往后我通天与你俩再无瓜葛,至此割袍断义!”

说完,通天直接挥起青萍剑,朝着自己衣角斩去;随后便是看向了鸿钧道祖,和那飘浮着的封神榜。

直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不等元始等人反应,便已挥袖离去。

等到通天的身影完全消失之时,元始天尊才反应过来,老脸早已气得发紫。

即便是太上那常年古井无波的脸上,也不由的浮现出一抹震惊。

“罢了,既然通天已经签下封神榜,你们各自也就快点吧。”

鸿钧微眯着双眼,毫无波动的说道。

待其余五大圣人签订之后,鸿钧直接将封神榜与打神鞭都交到了元始天尊手中。

“大势已定,就此散去吧。”

鸿钧说完,整个人化作圣光,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女娲和太上见状,便也是先后离去;只剩下了元始天尊与准提、接引三人。

三人相视一眼之后,元始天尊的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弧度;一齐离去。

再说通天。

此时已经回到了碧游宫中,甚至还来不及思考,便令手下水火道童敲响了截教金钟!

整个截教上下,所有弟子,此时不论是在做什么。

纷纷放下了手头的事情,朝着金鳌岛碧游宫广场而去。

此时陈白和三霄仙子站在碧清宫门口,每人手中皆是拿着一只鸡腿。

“师姐,这么多师兄弟都朝着碧游宫去干嘛呀?难道今天是截教赶集吗?”

陈白咬着鸡腿,嘴里含糊不清的问着云霄。

乓!

云霄二话不说就是拍了拍陈白的脑袋:“你小子,这是截教发生大事了!我们也得赶紧前去。”

“金钟响,大事生!大姐,我们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碧霄在旁边焦急的说着,还顺带瞪了陈白一眼。

。。。。

【你说就说,但是你又啃一口鸡腿是啥玩意,吃人嘴短不知道吗师姐。】

咳咳,当然,陈白是不可能当着碧霄的面说的,毕竟母老虎好凶的。

也只能开口答应着,四人一行,各自拿着个鸡腿朝着碧游宫而去……

此时广场之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的截教弟子。

前面更是站着多宝道人、金灵圣母、龟灵圣母、无当圣母还有赵公明等人。

“多宝师兄,你说师父这次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竟然敲响了金钟!”

金灵圣母站在一旁,小声的问着多宝道人。

问我?我哪里知道。。。

多宝只能回答道:“可能是与此次量劫有关吧。”

听着多宝道人的话,金灵圣母正想要再问些什么。

一股圣威席卷,通天的声音径直从碧游宫传出来。

“所有弟子,是否全来了?”通天坐在大殿中央,运转圣人修为,声音传遍了整座金鳌岛。

赵公明听着,却是站在原地,东张西望不知在找寻着什么。

“不对呀,云霄妹妹她们三人怎么不见了踪影。”

赵公明好像是在自问,这时不知哪位弟子喊了一句:“快看,那里还有四个人往我们这来!”

这一嗓子,直接就将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都放到了那姗姗来迟的四人身上。

“嗯?那不是云霄、琼霄和碧霄三位仙子吗?怎么陈白师弟也会在那里?”

“上次争碧清宫的时候不就知道了,三霄仙子与陈白师弟关系匪浅呢。”

陈白吃着鸡腿慢慢悠悠的走在后面,在云霄的逼迫下,四人总算来到了广场。

“呦,师弟陈白,见过公明师兄!”

陈白入列之后,看到赵公明站在自己身边,也不好意思不打个招呼。

不远处的多宝道人却是被陈白这行为气到了。

玛德,老子堂堂大师兄站在这里,你凭什么先给外门大弟子打招呼!是故意要打本尊的脸吗?!

眼睛滴溜一转,多宝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笑容。

随即,踱步负手走到了陈白和赵公明的面前:“陈白师弟啊,为何事竟来如此之晚呀?”

【尼玛,这cao蛋玩意,没事来挑小爷的刺干嘛?羡慕小爷帅吗?】

“呃,呵呵,多宝师兄好久不见呢,我这不是看师父老人家还没出来,特意抓只鸡烤着吃嘛。”

“师弟我修为低下,还是很怕饿肚子的呀。”

多宝听着陈白的话,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驳,不过老狐狸毕竟还是老狐狸。

转眼又换上笑脸:“那这次就算了,可能师弟不知道这金钟响意味着什么,下次注意吧。”

【顶你个肺,垃圾叛徒还想自己找台阶下?压屎了你!】

陈白心中想着,嘴上带着笑容说:“师兄,我知道这金钟响的意义呢,还是师父亲自告诉我的。”

。。。

多宝脸上的神情瞬间就僵住了:你这话是几个意思?难道我多宝失宠了不成!

嗯?

自从上次因为碧清宫事件来,师父好像还真就不咋搭理我了……难道我真的失宠了吗?

不要啊!师父,弟子到底错在哪里了?

看着多宝受挫的模样,陈白随意的啃掉了鸡腿上的肉:“师兄,要不要来一口鸡腿-骨呀?”

【哼,叫你特么惹谁不好,非得惹我这条咸鱼,小心咸死你啊!】

通天坐在大殿内,看着眼前的水幕,播放的正是广场上的场景。

因为距离不远,更是能够听清陈白的心声。

“呵,再玩下去,多宝得被陈白活活气死了,不过多宝到底是何叛徒呢。”

通天想着,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