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人面兽心,你们就是!

此时的紫霄宫前。

已经聚集了数道威严的身影。

正是那几位洪荒巨擎,为数不多的几位洪荒圣人。

随便拉出一位,都是能够让洪荒大地为之颤抖的人。

八景宫太上老子、玉虚宫元始天尊、娲皇宫女娲圣人、须弥山大雄宝殿接引与准提两位圣人。

“拜见太上师兄、元始师兄,女娲道友。”

准提道人一副邻家小弟弟的模样,可谓是看见一个人就热情的打着招呼。

环视一周后,准提道人装模作样的数了数人头。

在数了几次之后,准提才将目光有意无意的放到了元始天尊的身上。

“这通天道友真是越发无理起来了,竟让太上师兄和元始师兄在这里等他,越发不知礼仪!”

准提话音刚落,元始天尊神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通天师弟,十之八九是被截教之人所带。”

“通天师弟这事的确不讲究,竟让诸位道友和鸿钧老师等待如此之久。”

元始天尊正想接着开口批判通天,却是不料一道圣光闪过,通天教主已经站到了眼前。

也不好再说什么,元始天尊就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通天环视一周,看了看五位圣人。

朝着女娲和太上分别见礼之后,强忍着心中的膈应,还是向元始天尊见礼。不过当看到,那一脸谄媚的准提和接引两人;脸上更是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准提抬头刚好看到了,通天脸上对自己不耻的神情,心中颇有一阵恼怒。

眼睛滴溜溜的一转,也是将目光放到了元始天尊的身上:“通天道友,来得挺早呀?”

元始天尊听到准提的话语之后,原本还带着笑容的老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通天师弟,你这做的确实是有些过分了;这里就属你辈分最小,你却是让各位前辈等你。”

通天听着元始天尊的话,只是心中冷笑一声,颇有凄凉之感;其实他刚才在殿外已经听到了他们交谈。

“哼,我三清之事,何时轮到你西方品头论足了?”

通天毫不退让,看着准提那虚伪的嘴脸,就是直接怼了回去。

准提一听,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怒气;但是打又打不赢人家通天,只能再次将目光放到了元始身上。

“通天师弟,今天乃是道祖老师召集,不要惹事。”

元始天尊自然也是感受到了,准提那求救的目光;当即就是开口说道。

通天此时只感觉心中有些凄凉,没想到自己如此尊敬的兄长,竟会联合外人欺压自己。

通天正想接着说些什么,但是一句天威般的声音却是从混沌中传来。

“别闹。”

紫霄宫的大门也是随之打开,九重云之上,一道浩瀚恢弘的圣光浮现而出。

太上老子见状,率先走进了紫霄宫中;随后便是女娲与元始天尊,紧接着准提与接引也是走了进去。

通天思考了一会儿,也是跨步走了进去。

通天只见一尊紫衣道袍的身影端坐在蒲团之上。

他周身萦绕着神秘莫测的天道规则,一条条秩序神链执掌在他的两手之间;无数的天地灵气更是幻化成龙凤麒麟的模样,在其周身游走。

通天见状也是连忙跟随太上老子他们的动作,朝着老者恭敬行礼。

“拜见道祖老师!”

通天的确是不想签订封神榜,但也不是脑残;不可能跟陈白嘴上说的一样:干就完了。

鸿钧道祖听着六圣人的行礼,微微睁开了眼眸,扫视而过,脸上却是无悲无喜。

过了一会,鸿钧道祖才缓缓出声道:“今日尔等应该也知晓为何事而来。”

言罢。

鸿钧道祖右手轻轻一挥,一张玄黄色的榜单浮现在了虚空之中;同时也是接着说道。

“量劫将至,封神在即;特召三教来此,共商此事,签下这一张封神榜。”

听着鸿钧道祖的话,通天心中忍不住一阵腹诽:“那都是放屁,说着好听叫封神。”

其实谁不知道这上面要册封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一万九千六百为辅神。

身为圣人,自然知道这封神榜一旦签下,便意味着门下弟子将永远成为天庭的傀儡。

通俗点讲,也就是说自己门下的弟子,都会成为昊天手底下的工具人!

非但真灵受到封神榜的束缚,签下封神榜的人更是要受到打神鞭的压迫与管制。

这要是挨上一顿打神鞭的毒打,说轻的遍体鳞伤;往重了打就是魂飞魄散呐!

更加要命的是,签下封神榜之后,你就失去了追求大道的权利和能力;只能享受人间的香火之力。

到时天界众神哪里分得够香火,这一辈子能够达到大罗金仙都是祖坟冒青烟咯。

这些既然事情,既然通天明白;其余五大圣人自然也不傻,谁也不想自家弟子榜上有名。

但是通天照样知道这封神榜无论如何都要签下,否则压根无法催动封神量劫。

正当诸圣皆在沉默之时。

元始天尊已经将目光放到了自己的身上,沉声说道:“通天师弟,你门下皆是一群湿生卵化、被毛戴角之辈。”

“倒不如将这群孽畜全部送上封神榜,当了天庭正神;倒也是他们的一场造化。”

卧槽尼玛!特么陈白真的是没有说错呀。

元始师兄,你特么就是人面兽心,周扒皮叫鸡之徒!

特么当了biao子,还想在本座面前立牌坊!

本座尊你为兄长,汝这琅琊榜(lyb)却是如此戏耍本座!

通天脸上不由得充满了落寞之色,目光所至尽显凄凉……

“元始啊元始,本座当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本座一向视你为兄长,但却没想到你仅因教念不合,就一直针对我截教弟子!”

“本座自认为,本座弟子待你也并无失礼之处,哪次不是亲切的叫着师伯。”

“你说本座的弟子不是人,你阐教十二金仙又何尝不是废物!还是不知礼仪的废物!”

“你阐教弟子见到本座,何时叫过一声师伯!”

“依本座看来,何不将汝等阐教弟子送上封神榜,反正不知礼义廉耻。”

通天一说就是一长串的话语。

这让一向把面子看的比命还重要的元始天尊,如何忍得了。

两人顿时间剑拔弩张,元始没好气道:“我看你就是跟那群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待久了!”

“现在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兄长?!”

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太上也是忍不住了:“通天,元始毕竟是你兄长,怎可如此无礼。”

装,你们特么的就给老子装!

通天怒目而视,看着西方两光头在旁边煽风点火。

自己的两位兄长还听信他们,来针对自己。

心中的失望可谓是累积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通天已经忘记自己活了多久。

但是从没有一天像今天一样绝望……

呵呵,若不是陈白,本座还真的是会被你们一直蒙在鼓里呀。

一时间,通天教主凄凉悲惨的笑声,响彻了整座紫霄宫……

那是一种近乎癫狂的绝望与失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