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儿童绑架案

这都不是暗示了,是明示,陆泽阳没说话,等出了店才站在她面前,抬手假装看了看手表:“时间都这么晚了啊,接下来有安排吗,没有的话,我能请你吃饭吗。”

夏黎内心激动,一抬眸,眼睛亮晶晶的,笑眼弯弯:“嗯,没有。”

穿着情侣装一起去吃饭,这……

夏黎不想多也不行啊!

进展这么快的吗?

一同走向二楼餐厅,陆泽阳正想着要带夏黎吃什么,脑海中突然响起冰冷的声音。

【商场内马上会发生一起儿童绑架案,你必须尽快找到绑匪所在的位置并安全救出儿童。】

陆泽阳怔愣了一下,脸色一沉,心里激动问道:“马上是多久,这商场这么大怎么找!”

【时间不等人,你赶紧找吧。】

他无语了,但人命关天,四周看了看,诺大的商场让他有些头晕,转头跟夏黎说:“我有点急事,今天不能请你吃饭了,以后再一定补偿回来!”

话罢,陆泽阳转头离去,刚走几步又深深的回头看了她两眼,目光流转,眼里都是不舍。

“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回去,注意安全。”

嘱咐完这一句,陆泽阳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商场内发生了绑架事件,陆泽阳不能广播大家离开,以免惊动绑匪而撕票,而一点都不知道绑匪的消息,任何在商场的人都有危险,保护不了别人,他只能让夏黎先离开。

完全不知道该从何找起,诺大的商场一共六层,加上一个天台就是七层,每一层都有几十家店铺,好几个楼梯通道,怎么找?

站立在一楼大厅,陆泽阳额头上急出了汗水,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耳边的嗡嗡声让他头痛欲裂。

该从哪儿找起?

突然看到身后的商场保安,陆泽阳急忙跑过去,着急说道:“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员进来商场。”

保安眼神复杂,几乎是把他当作了神经病,商场每天进进出出几千几万人,安保人员又不能一个一个贴身检查,有人也不可能傻到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拿着把枪,拿着刀进去吧。

看到保安眼神,陆泽阳就明白了,更明白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甩手跑到天台,在天台上找了一圈都没有任何绑匪以及小孩的影子。

重新跑下楼,陆泽阳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衣服紧紧贴在肌肤上,他没时间管这些,找到保安问了另一个问题:“这商场里有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商场营业了许久,商家基本上都已入驻完,只有……

“二楼店铺转让正在装修……”保安指着二楼的一个方向,紧接着指了指其他几家空荡店铺。

顺着视线往五楼看过去,陆泽阳脑子突然“嗡”了一声,手指微不可见的颤抖了几下:“为什么那家没有装修?”

这家商场在商业区,一家店铺走了,另一家店铺马上入驻,几乎没有空房间,保安刚指的几家都是这样。

“五楼那家地势不太好,空闲了两个多月了,一直都没有租出去。”

确实,那家店铺旁边就是厕所,而五楼大多都是餐厅,谁想在厕所旁边吃饭。

就是那儿!绑匪就在那儿!

飞奔上楼,陆泽阳看了看时间,距离系统发布任务已经过去十五分钟,希望还来得及!

与此同时,夏黎离开了商场,站在路边准备打车,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一片落叶掉到地上,她踩了两脚,长长的叹了口气。

【任务发布,商场内五楼发生一起绑架案,请尽快把人质安全无恙的救出来。】

脸色一僵,夏黎转身冲向五楼,从楼梯间开始寻找,不一会儿就跑出了满头汗水。

陆泽阳已经悄悄进了商铺,里面有些桌椅还没有搬离,他小心翼翼摸索着墙壁走进去,终于在一个角落发现了光亮。

“说,你家长电话多少!”歹徒咬牙切齿,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把刀架在小男孩脖子上。

他的目的是要赎金。

男孩吓得哇哇直哭,浑身都在发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大哭令歹徒烦躁不已,一巴掌给他扇了过去:“闭嘴,再哭我就割了你舌头,想再见到你的父母就说出电话号码。”

脸上红得发烫,男孩想憋住,可看到他害怕急了,又一次哭出声来。

大哭吸引了歹徒的注意力,对陆泽阳来说,这是个好机会。

他屏住呼吸,慢慢挪过去,此时距离歹徒不到五米距离。

“哭什么哭!赶紧说号码,不然我就杀了你!”

歹徒还在威胁男孩。

然而,只是威胁,他想要的是钱,要是小男孩有任何闪失,他就拿不到钱。

当然,跟这种穷凶极恶之人什么做不出来,不能挑战他的底线。

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陆泽阳悄无声息走出去,与人质四目相对,心里更是惊讶。

刚才那一个撞倒夏黎的熊孩子?

不是跟他妈妈走了吗,现在怎么又被绑架了。

没时间思考这些,他食指放在唇上,示意男孩别露馅,熊孩子倒是机灵,故意哭得更大声。

就是这个时候!

陆泽阳猛冲过去,一脚踢开歹徒手上的刀,在歹徒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时,反手钳着他的手臂将他按在地上,轻轻松松制服歹徒。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回头问熊孩子。

熊孩子已经吓傻了,止住了眼泪,木讷的摇头。

虽然熊孩子之前不懂事,但一码事是一码事,没受伤就是好的。

“哥哥,小心,还有人!”

小男孩一声大叫,陆泽阳抬头便看到一个人举着刀冲了过来,这个人是刚出去踩点的,感觉不对就马上回来,没想到回来得恰到时机。

手下的人还在乱动,陆泽阳汗水浸湿衣服,如果此时松手,他将要跟两个人对打,如果不松手,他便只能等死。

千钧一发之际,夏黎突然出来,刚才跑得着急就把高跟鞋脱了下来,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甩手将高跟鞋扔了出去。

正中要袭击陆泽阳那人的小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