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他可太了解他的父母了,跟踪这些事情他父母做不出来,他放心大胆去见了陆泽阳和他带来的夏莉莉。

这顿饭以郑西学一句“你好好照顾莉莉啊,我去去就回”结束,他坐上了飞美国的飞机,陆泽阳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有一时的愣神。

现在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只剩他一个人了!

从同居变独居,舒服得不得了!

夏黎伤完全恢复,重新开始上班,当医生很辛苦,她最开心的莫过于一下班就能在门口见到杨阳,他总会带着微笑迎自己出来,每次见到他,身体上的劳累就烟消云散,她喜欢跟他在一起,享受当下每一分幸福时光。

郑西学这一走,好巧不巧的给陆泽阳夏黎二人提供了房子,陆泽阳经常把夏黎接来家,一起做饭一起看电视,颇有一副婚后同居之感。

自从郑西学走后,她在自己家待的时间都没在陆泽阳家待的时间多。

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沈清羽去她家找她的时候经常找不到人。

这天,沈清羽再次碰壁,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不是夏黎,你一天到晚不着家的?为什么我每次来找你,你都不在,说吧,你今天又有什么理由。”

夏黎快步跑到阳台,回头看了眼在厨房忙活的陆泽阳,小心翼翼对电话说:“谁让你来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呢,我回爸妈的家了。”

她每次都能为自己不在家找理由,今天在外吃饭,明天医院加班,沈清羽一点都不信,翻了个白眼道:“要不我现在给你妈打电话?”

电话打过去就什么都清楚了,夏黎也完了,她急忙阻止:“别别别。”夏黎长叹一口气:“是,我确实不在爸妈家,哎,医院同事非要聚餐,我要是告诉你,你肯定会让我带你来,他们又不准带人,连亲属都不能带,所以我只有骗了你嘛。”

沈清羽半信半疑,眯着眼睛道:“你最好是。”

挂了电话,她转身就去了沈行之办公室,霸占他的位置,绘声绘色的说起夏黎这段时间的不对劲,伸长脖子问:“哥,我怀疑她有男朋友了。”

沈行之愣了愣,手指不安的敲击桌面,故作镇定道:“她本来就是单身,有男朋友不也很正常吗?”

口是心非的男人。

沈清羽大大咧咧躺回办公椅,右脚搁在左腿上,嘴角浮现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什么话都不用说,等着就好。

果然,沈行之坐不住了,抬眸眼神飘忽:“那你怀疑她男朋友是哪天给我发的照片上那人?”

“你问这些干嘛,她单身找谁都和咱们没关系吧。”

喜欢就是喜欢,为什么不能直视自己的内心,沈清羽要让自己的哥哥有危机感,吊儿郎当的回话。

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沈行之沉着脸答了一声:“请进。”

助理推门而进,点头给沈清羽打了声招呼,将一份文件递给沈行之;“沈总,这事最近调查到的。”

文件就只有一张a4纸和一叠照片,照片是陆泽阳进一个月来出没在这座城市各处的身影,不过资料太少,照片上的地点距离很远,算不出他经常活动的范围。

对于完全不了解陆泽阳,见都没见过的助理来说,能找到这些确实不容易,沈行之没有为难他,挥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

照片上模糊的身影就是陆泽阳无疑,沈行之眉头紧皱,沉默片刻还是先让助理把沈清羽松回家。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沈行之点燃一支雪茄,一旁的照片反射出光照到他的黑色西装裤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斑点。

雪茄味道浓重,他吞吐着云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心情郁闷的时候就抽雪茄,吸进去的第一口觉得释放,余味却满满都是落寞。

掏出手机翻到陆泽阳的电话号码,沈行之犹豫片刻拨了过去,随后打开免提放在一旁,手机在傍晚空荡的办公室里“嘀”着,声音莫名有些低落。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在忙,请稍后再拨……”

毫不意外的结果,沈行之吐着烟圈,眉头还没舒展开来,自言自语道:“陆泽阳啊陆泽阳,那个人究竟是不是你……”

“你怎么不接电话啊?”夏黎洗完澡出来就看见陆泽阳望着手机发神。

“诈骗电话,让他在我这里多响一阵,少两分钟去祸害别人。”陆泽阳悄无声息将手机叩过来,转移话题道:“我去看看汤好没好。”

走进厨房,他终于有时间细细想刚才那通电话,沈行之除了他结婚前那条“祝你新婚快乐,好好照顾新娘”和他逃婚后一句“你去哪儿了,为什么突然逃婚”,就没有再联系过他,今天这通电话属实诡异。

只有一个可能……

一没注意,手被烫到,陆泽阳下意识扔掉勺子,退后好几步。

夏黎听到声音跑过来,看着他的手背一脸心疼,关掉火,让他坐在沙发上,熟练找出医药箱细心包扎。

“怎么这么不小心。”夏黎轻轻吹气,好像受伤的是自己。

陆泽阳心里藏着事,反手将她的手握住,试探的道:“莉莉,你能不能告诉你你和沈清羽哥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夏黎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继续为他上药,摇摇头轻笑道:“你刚才是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才受伤的?”

“你告诉我嘛。”他知道沈行之是个人精,自己必须得提防,先打听清楚再说。

夏黎怎会知道这点小心思,还以为他吃醋了,包扎完最后一点,抬眸认真的解释:“他叫沈行之,我和清羽关系好,也一直把他当做哥哥,后来我出国了,我们就断了联系,现在的话……更像是不怎么熟的朋友。”

有一层他喜欢她的关系,想熟都不敢熟。

从没有怀疑过夏莉莉喜欢沈行之,只是经过她这么一说,陆泽阳心里更加清晰,也看出了她误会自己,顺杆而下道:“我感觉他很优秀,我怕你拿我和他做比较,就不要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